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六十章,忍耐

第二百六十章,忍耐

  一个陌生的‘女’人,我确定自己没见过她,不过她使用的光影暗杀术却是恋心儿的招牌看家本领。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在这个世界里见过有人和恋心儿使用的法术一样。我没动声‘色’,再想观察观察,却偶然间瞥见了那个男腰间绑着的一个葫芦,居然带着葫芦,而且我能看见这葫芦上所刻的咒文,几乎可以肯定,这葫芦是封鬼葫芦!

  在两个世界中,只有通天会的人才会佩戴封鬼葫芦,这个世界的通天会已经彻底没落了,难道是另一个世界来的?

  这样解释的话,也算是能够说通了,这两个人应该是来自另一个世界通天会的人!

  既然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再隐藏身份,想着走出去打个招呼,可是接下来他们说的话,却让我心头一紧!

  “听说恋心儿受了伤,是真的吗?”

  男的嘴里提到了恋心儿三个字,我一下就紧张起来。‘女’点点头,眼神中也‘露’出了焦虑,叹道:“是的,听说是探访方诸山的路上被两个黑衣人袭击,差一点丧命,还好躲过了一劫。”

  听到这里,我怎么能忍!马上撤掉了散仙印,从空中一跃而下,我的突然出现也让面前的一男一‘女’‘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女’更是下意识地踏入了黑影之中,我则立刻表‘露’身份,喊道:“我是端木森!”

  一句端木森,让这一对男‘女’一怔,男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后,脸上‘露’出了喜‘色’,喊道:“出来吧,真是端木森,当时他在茅山上大战天下道‘门’的时候我正好被派到这个世界里来,当时通过网络看的直播,真是太厉害了,端木大哥,你是我的偶像啊!”

  ‘女’也走出了‘阴’影,脸上还是很惊愕的样,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没有发现我和残龙。

  我则没心情和他们胡扯,焦急地问道:“你们刚刚说恋心儿受伤了,生死垂危,真的假的?”

  男此刻点了点头道:“真的,就是上一周,我们已经护送她回到了那边的世界。”

  我立刻喊道:“你们应该知道穿梭世界的法阵或者是时空‘交’接处的地点,带我去,我现在就要去见恋心儿!”

  却在这时候,背后的天空中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我一回头,看见司马天背着手从空中慢慢落下,双眼紧盯着我,喝道:“端木森,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见恋心儿!”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正要走,我的脚还没跨出去,面前就被一片烈焰给封住了,司马天出手拦住了我。小说网

  “为什么要拦我?”

  我皱着眉头,声音里带着愤怒。司马天却冷漠地说道:“我没有拦着你,你可以回去,只要你能够打败我,你哪里都能去。”

  “这不算拦算什么?哼,又是一个装‘逼’的吗?”

  残龙不合时宜地帮我说话,换来的是从空中落下的巨大星光一瞬间将它砸入了地下,残龙没见过司马天,此时一多嘴,立刻遭了秧。

  两个另一个世界的通天会弟看见此情况,立马低下头惊慌地说道:“司马天大长老,弟不是有意将恋心儿的事情告诉端木森的,是他偷听到的!”

  这句话钻入了我的耳朵里,可就是另一种意思了,我一回头不满地问道:“前辈,他们的意思是,你们一直都知道恋心儿的消息,但是却一直都没告诉我?为什么?难道我就不能知道自己‘女’人的事情吗?”

  司马天却没有解释,只是指着烈焰说道:“我说过了,我没有拦着你,拦着你的人不会伤害你,但是我会!今天你要是执意要去另一个世界见恋心儿,我会杀了你!”

  司马天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他说要杀了我,那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他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特别是在罗焱逆天失败之后。

  我曾经听白骨和大叔说起过从前的司马天,他们告诉我,从前的司马天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在另一个世界还没被卷入圣人大战和逆天失败后的祸事中前,他是一个有些痞气,但是对通天会内的人很温柔的男。

  那时候的司马天第一见罗焱的时候,会总是笑眯眯地去‘摸’罗焱的脑袋,还会捏罗焱的脸,是一个不折不扣活了500多年的老顽童,但是,他的‘性’却在罗焱逆天失败后大变!

  他亲手杀了另一个世界的许佛,也就是他真正的师傅,亲眼目睹了鸿元的强大,以及罗焱失败后消失的身影,对于他的冲击,不亚于又一次让他经历了年少时候灭族的痛苦。

  从那一天之后,一直以来温柔的前辈司马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外表冷,说一不二的司马天。只是,我一直都知道,在他如今冷的外表下,有一颗烈焰一般的心。

  然而,今天他说会杀了我,就绝对不会手软。

  残龙又从地里飞了出来,这家伙脾气也爆,怒吼着就要变成本体,向司马天进攻,司马天看了它一眼,打了个响指,无数规则之力化作五彩细线爬上了残龙的身,将它给压在了地上。

  “再废话,宰了你!”

  司马天双眼杀机已现,而残龙看着身上的规则之力,第一次脸‘色’大变,我还是头一遭看见这条痞龙双眼‘露’出恐惧,即便面对至高古神它可都没怂过!

  “远古规则守护者!我的天啊,你是规则之力的主人,在上古时代,你是绝对能够和圣人比肩的存在,妈呀,端木森,你这前辈也太牛‘逼’了!”

  它大呼小叫起来,我白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他是我的祖师爷,别大呼小叫的,丢人。”

  结果残龙一听司马天是我的祖师爷,立马笑道:“跟着你没跟错,我靠,这祖师爷太牛‘逼’了!”

  我懒得理它,要是让它知道我的老祖宗许佛是圣人,我的正牌师祖是造天者,那它还不叫翻了天。不过被残龙这么一打扰,紧张的气氛一下就舒缓下来,我刚刚心里的怒气也都消退了,低下头说道:“我不是您的对手,可是,毕竟恋心儿是我媳‘妇’,自己媳‘妇’受了伤,我为什么不能去看?”

  司马天走到我的面前,开口说道:“因为你还有两年时间就要和圣人一战,如果你输了,无论是你,还是恋心儿,还有很多人都会死。有时候,一个男人要学会忍耐。恋心儿没事,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们不通知你她的情况,是怕你分心,如今,那个世界的命运全都系于你之手,你不能败,明白吗?”

  我抬起头,看着司马天,对面这个男人的脸上写满了刚毅,他的话不多,可是每一次开口,都会让我明白一些事情,让我更成熟一分。

  “还要打吗?”

  司马天忽然问道,我摇摇头。

  “那就回去吧,你的时间不多了,一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了,如今的你,才刚刚踏入‘门’而已。至于这条金龙……”

  司马天看向了残龙,残龙立刻紧张起来,我无法理解远古规则守护者这个词的意思,但是残龙太清楚了。

  “我,我是端木森的坐骑!”

  这货都一次承认是我的坐骑,难道是为了和我攀攀‘交’情不成?还是想巴结司马天?司马天点点头说道:“驮着我们一起离开。”

  收回了规则之力后,残龙立刻变成了本体的模样。司马天一跃落在了它的背上,而我则走到了这两个通天会弟的面前,说道:“如果见到恋心儿,代我对她说一声,我很想她,还有我和她的三年之约不会变,只要圣人之战后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娶她为妻。”

  说完后,我也踏上龙背,残龙示好一般地发出一声龙‘吟’,冲天而起。

  此刻,在时空‘交’接处,老正坐在茅屋内,他在等一个人的到来,一个不容他小视的大人物的到来。

  不过片刻,一个僧人自远方走来,手上捏着一片莲叶,脸上带着七分笑意,每走一步,这地上却有‘花’草长出,很是神奇。

  “准提,你又迟了一刻。”

  老脸上‘露’出笑意,看着眼前僧人。

  这僧人毫无特点,唯一的特点便是他身上这一身白‘色’僧袍一尘不染很是飘逸,他进了屋,笑着说道:“世间时光皆在师兄你的‘操’控之下,又何必笑我迟到呢?”

  老没多话,直接开口说道:“接引似乎要助通天一臂之力,而我则邀请你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准提又是一笑,说道:“明白,自然明白,接引若出手,我自会挡下,算是还你当年之因缘,放心便是。不过,今日我算出一件奇怪之事。”

  老疑‘惑’地望着准提,深知对方看似笑脸无心,但是言语间却多玄机,准提笑着说道:“两年后,有些会融化……”

  此话一出,不由得让老‘露’出一丝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