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六十九章,诛仙剑阵,启动!

第二百六十九章,诛仙剑阵,启动!


  通天教主一直很骄傲,他是所有圣人中最骄傲的,因为他有骄傲的资本。(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当年无名宫殿内,师兄弟一起听道于鸿元‘门’下,无论是对道法的领悟,还是对法术的掌握,他永远都是第一名。

  因此,师兄弟之间都猜测通天教主会在成圣的那一天,得到鸿元送出的道痕,助他走上超越圣人的天地之主之路,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成圣那一天,他看着鸿元将自己的一缕道痕送给了元始天尊,这让每个人都没想到,那一刻的无名宫殿中,是通天教主的骄傲第一次遭到惨重的打击。

  随后他组建截教,截教一时间统领天下,他坐在碧游宫中的时候双眼望着苍茫的大地,迎来的却是阐教的反击,西方两教主暗中的偷袭,封神一战,截教近乎全灭,只剩下了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

  然而,对他来说最大的打击却不是来自圣人,不是来自他的老对手元始天尊,而是一个叫罗焱的男人。

  上一次逆天之时,他看着罗焱逆天失败,但是即便失败了,他依然封印了鸿元!

  通天教主无法想象自己心中无敌的师尊居然也会被人封印!

  他曾经认为自己的身前只有鸿元一人,后来元始天尊走到了他的面前,接着罗焱也走到了他的身前,他距离无敌之位,越来越远。

  而就在今天,许佛的造访,又一次给了他当头痛击,即便只是输了小半招,可是输了就是输了!于是,在他之前,距离心中遥不可及的天下第一,越来越远了……

  可是,无论是元始天尊,罗焱,还是许佛,却都是他认可的强者,但是,今天一个男人的出现,却彻彻底底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个人,正带着古神和妖怪的军团向着这边杀过来。

  金鳌岛上下一片严肃的肃杀之气,通天教主看见自己的进攻部队被赶了回来,这些他眼中的蝼蚁,贪生怕死也就算了,可是却被一个他眼中的弱者追杀,这让他异常震怒。

  “诛仙剑阵启动了吗?”

  通天教主放声大吼,声音在空中不断地回‘荡’,很快就有天君来报道,说并没有全部的人都回来,但是剑阵已经准备就绪。

  这一刻,通天教主望着地上缓慢移动的人群,冷冷地说道:“金灵和多宝回来之后,就关闭大‘门’,放出诛仙剑阵!”

  听到这话,汇报此事的天君身一怔,猛地抬起头吃惊地喊道:“师尊,这里有数万人……”

  却在此时,一个‘阴’仄仄的声音在通天教主的身后响起,一个身穿粉‘色’罗珊的‘女’缓步走到了通天教主的背后,冷笑着说道:“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诛仙剑阵,以杀为主,杀的越多这威力就越强,有这数万人的生命祭献,这诛仙剑阵对上端木森的时候,一定会有让人惊‘艳’的力量!”

  天君全身一抖,他不敢看这个站在黑暗中的‘女’,因为上一次看见她容颜的金鳌岛弟数秒钟后被砍成了碎片。

  通天教主眼睛往后斜瞄,冷漠地说道:“我可没有说要用数万人做祭品!别随便揣测我的意图!你传令下去,只要不想死,就挡住端木森的大军,数万人对上这点古神妖怪,居然落荒而逃,如今的修士,真是大不如从前了!”

  天君立刻说了一声遵命退了下去,通天教主一抖身上的红‘色’大氅,走回了碧游宫内,经过‘女’身边的时候,他带着杀意说道:“下次要是再多言,别怪我不留情面。”

  此时在时光‘交’接处,断**陷入了苦战之中,当然这个苦战说的是他单方面的艰难,即便他是三清道痕所化,可是真正和老动手,那还欠了不少候!

  几乎每一招都被老压着打,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他几次想要揭开自己脸上的面具,释放别压制的灵气,但是老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断**看见天空中有三尊道力所化的巨大道影,所谓一气化三清,老这一招已经练至化境,背后的天空中不断地浮现出层层叠叠错‘乱’的空间,这些道家的影像,全都因老的愤怒而变的越发恐怖。

  “我说过了,我需要海之魂,他本就是我过去的半颗心脏所化,之后虽然我将心脏补全,但是他的力量依然是我的力量,既然是我自己的力量,我为什么不能取回来?老,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断**被击落地面,一声爆喝后,抓住机会猛地掀开了自己的面具,压抑已久的灵气如同一泻千里的洪水冲了出来,灵力沉沉浮浮,四周的一切都因为他的灵力而变的越发不安。

  “终于让我打开了所有的力量,老,你虽然为圣人,但是我断**亦不惧你,如今看来是没办法和你好好商量,那我们就拳头底下见真章吧!”

  断**全力出击,老灰‘色’道袍一甩,满天道光‘迷’‘蒙’,盛怒的圣人,对上自己的道痕,断**到底是生是死,一切却都是未知之数。

  却说我站在残龙头顶上,金‘色’巨龙载着我飞到了巨大的碧游宫前,对我来说,这里是陌生的,可是对于我脑海中部分属于罗焱的记忆来说,这里却又是熟悉的。

  虽然我心中自信满满,然而,圣人毕竟是圣人!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神话流传于华夏大地已经千年,圣人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对普通人来说,圣人是童话书里的人物,而对于今天的我而言,圣人,是必须战胜的敌人!

  地面上的金鳌岛部队已经退到了金鳌岛的传送法阵之前,可是传送法阵是关闭着的,这让数万名修士全都‘露’出了惊慌的表情,背后有追兵,出路就在眼前!可是为什么法阵会被关闭?

  有的修士会飞行,此刻冲上天空,想要冲进金鳌岛,带头的是个看起来还是有些实力的壮汉,他踏在云上,对着身后天空中飞行的修士们说道:“我们先逃,别管地上的那群家伙!”

  他一边说着一边猛地向金鳌岛飞去,按理来说,他绝对能够逃出生天,可是,让所有的修士,无论是天上的还是地上的修士都震惊的画面突兀地出现在了每个人的眼中。

  这壮汉带头冲进金鳌岛,身还在空中飞行,可是,一道赤‘色’的剑光一闪,穿过了他的‘胸’口,将他的‘胸’口打穿了一个大‘洞’,鲜血喷涌而出!接着,赤‘色’剑光再次一爆,将壮汉的身和灵魂一起抹杀,整个过程发生的很快,快到没有人反应过来,这个壮汉居然已经被形神俱灭了!

  “死了,他怎么死了?”“是谁杀了他?是谁!”

  修士们开始恐慌起来,我远远地看见了这一幕,挥了挥手,示意队伍停下,心眼开启后观察整个金鳌岛,这一看,我表情立刻严肃了下来。

  整个金鳌岛被四把‘肉’眼看不见的大剑守护着,这四把大剑分立金鳌岛的四个角,一把红‘色’,一把蓝‘色’,一把金‘色’,一把黑‘色’,同时,无数细小的剑气密密麻麻地在整个金鳌岛四周环绕,刚刚那个壮汉就是被其中一道细小的红‘色’剑芒所杀,这壮汉实力不弱,这剑芒却能够一击将他杀死,而且轰杀的连灵魂都消失不见,这剑阵,当真凶险。

  “快开传送法阵啊!你们快点开传送法阵,我不想死在这里啊!”“上面的人有没有听见的?我们都要死了,你们快点让我们进去!”

  一片嚎叫声响彻在金鳌岛的四周,此时,一个冷的声音透过巨大的号角在整个金鳌岛上空回‘荡’,高声说道:“教主之命,如果你们不想死,就打退对面的军团,他们退兵后,传送法阵自会放下。为了生存,为了活命,你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

  金鳌岛下方的人群一片寂静,嚎叫的声音在听见这番话后彻底消失了,接着有人喊道:“当初我们加入的时候,你们不是这么答应的!你们说只要我们投降,你们就保证我们绝对的安全!现在居然让我们去送死,‘操’你们大爷!”

  可是,即便骂声一片,金鳌岛上却变的平静下来,我驾驭着残龙飞到了金鳌岛修士们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低声说道:“你们可以投降,我会接受你们的投降,放下手上的武器,慢慢走过来,我保你们不死!”

  毕竟眼前这是数万人,他们的命也是命,我不可能看着他们血流成河。很快就有第一个人走了出来,丢掉了手上的战刀,慢慢地向我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