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七十章,挑战天下第一凶阵!

第二百七十章,挑战天下第一凶阵!

  这个投降的人高举双手,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他很害怕,因为眼前的古神和妖怪们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背后金鳌岛的诸人全都望了过来,他们同样很惊慌,如果这个先一步投降的人能够被我们接受,这就证明,他们终于有了活路。

  可是,活路真的存在吗?

  双手高举过头的男慢慢走来,每踏出一步都显得很慎重,额头上还有汗水往下落,可就在他走出金鳌岛的‘阴’影,要迈出诛仙剑阵覆盖的攻击范围内的一刻,异变,发生了!

  一道细小的剑芒快速落下,轰然间刺过了男的‘胸’口,和刚刚的杀人手法一样,接着剑气爆炸,将这个男的身体炸成了碎片。

  死了,这个企图投降我们的人也被杀了!

  这下让所有准备跟着一起投降的人全都退了回去,一个声音从‘混’‘乱’的金鳌岛人群中传出来:“大家还是拼一把吧!如果拼赢了,我们至少还有活路,刚刚的红‘色’剑芒是剑光,金鳌岛上已经开启了诛仙剑阵,留在这里一样是死,投降也是死,不如死战一场!”

  最后一句不如死战一场,如同星一般点燃了所有金鳌岛下修士们一战的决心,都说困兽更有血‘性’,因为他们已经被‘逼’到了极点,再不一搏便没有了后路。

  “他说的对,大家不如死战一场,要是活下来了,我们就都是金鳌岛的功臣,要是死了,至少还能留下条魂投胎转世,总好过被诛仙剑阵灭的形神俱灭吧!”

  很快就有人附和了起来,随着这句话的传开,原本颓废的金鳌岛修士们全都站了起来,一个跟着一个,慢慢地走出了‘阴’影,手上握着武器,眼中‘露’出一种因为想要生存,所以不会熄灭的杀意!

  残龙看着地上被调动起来战意的人群,低声问道:“怎么办?全杀了?”

  我摇摇头,刚刚说话煽动的人肯定是金鳌岛安排的,不过我也早就预料到了对面的人可能会选择困兽之斗。

  我嘴角微微扬起,一跃跳下了残龙的头顶,落在了地面上,对面的众人全都吃惊不已,他们没料到我会主动出击,可是,他们没有退,只是停在了原地,冷漠地望着我。(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这两年,接触的最多的东西,叫做恐惧。很多人告诉我,恐惧是控制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我觉得这话不假,但是两年后我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希望远比恐惧更加让人着‘迷’。每个人都会为了心中的希望,而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孩会为了买一个新的游戏机而拼命学习,打工仔为了过上好生活可以触及法律的边界,对面的金鳌岛让这群修士感到了恐惧,‘激’发了他们心中困兽一般的斗志,但是,我要用我的希望来取代他们心中的恐惧。

  “端木森,你想干什么?”

  对面有人冲我大吼,我微微一笑,指了指天空中的金鳌岛说道:“你们无法逃走是因为天空中的诛仙剑阵将你们笼罩在了死亡的‘阴’影里,那么,我端木森就来破了这诛仙剑阵,给你们生存的希望!”

  我的话,随着风吹过了这片大地,吹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这些对着我刀剑相向的敌人,却在这时候忘记了说话,只是看着我,呆呆地看着我。

  接着,我听见对面有人喊道:“端木森,你说,你要破了诛仙剑阵?我没听错吧?你说你要破了诛仙剑阵!”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对面的人们终于‘露’出了表情,但是这样的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张大了嘴巴,震惊之情溢于言表。

  “你没搞错吧,那可是诛仙剑阵!”“天下第一凶阵,你不知道它的来历吗?”“虽然你很厉害,可是也不能白日说梦话吧!”

  很多人开始质疑我,我却一言未发,我知道什么是诛仙剑阵,我也知道它的来历,更知道它的威力,天下第一凶阵,当年封神一战之时,多宝道人以自己还未成圣的修为‘操’控此大阵,竟然挡住圣人的脚步,之后多位圣人一起出手方才破了此阵。

  在眼前这些人看来,我是强者没错,但是还没强大到能够傲视诛仙剑阵的地步。

  “小森,你不要‘乱’来!”

  我听见背后也有声音传过来,却看见一片白云包裹下,通天会内的所有人全都赶到了我的身边,而说话的则是弑君。

  弑君落地后赶忙走上前来,勾住了我的肩膀后说道:“小森,你小别犯浑,我知道你变厉害了,一招就能秒了无当圣母这种级别的高手,但是这可是诛仙剑阵!当年罗焱逆天之时,都不能独自破去,我们还是从长计议!”

  我正要说话,远处一声破空声轰然传开,我看见满头‘乱’发的断**,戴着一张已经有些残破的面具落在了地面上。

  他的样很狼狈,身上的道袍多处都被打烂了,脸上的面具也‘露’出了斑斑碎痕,甚至额头,手臂上都带着血迹,可是即便是这样的断**,眼神依旧犀利!

  “断**,你去借海残魂,成功了吗?”

  白骨一见断**到来赶忙问道,断**摇了摇头看着远处的天空,我也瞧了过去,却见天空中道力明灭不定,想来断**不是自己飞过来的,极有可能是被某位圣人给打飞过来的。

  “老不肯,我和他过了招,不是对手。不过,就算没有海之魂的帮助,按照我们拿到的诛仙剑谱的复刻版,一样能够找到阵眼所在,只要我们一起上,破阵并不难!”

  断**这话说的在理,四周的人也都点了点头,可是此刻的我却开口道:“不,还是由我自己来破阵。”

  我的固执,让众人都不悦起来,就在他们‘欲’说还休的时候,我却已经身形闪烁间出现在了天空中,望着地上惊愕的众人,我摇摇头道:“你们不用劝我了,我早知道金鳌岛会布置诛仙大阵,我有自己的考量,你们不必再劝,放心,事不可为我自然会退回来,这天下第一凶阵还困不住我!”

  说完后,我猛地转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踏天而上,走向金鳌岛!

  多宝道人坐在金鳌岛的剑阵中央,在他身下方的祭坛上‘插’着四把剑,从上古时代开始就赫赫有名的四把杀剑。

  有人将这四把剑说成是神剑,也有人将这四把剑说成是魔剑,但是,归根结底,剑就是剑,神剑也好,魔剑也罢,开了锋,便是用来杀人的。

  多宝道人想起千年前的封神大战,那时候的他也坐在这样一个巨大的祭坛中央,但是当时的他心中却有一片燃烧的战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圣人,而且还是不止一个圣人。

  到了他这个份上,追求的不仅仅是力量,而是快感,高高在上的圣人也被他‘操’控的剑阵所击退,这样的成就感,让他心中异乎寻常地舒爽。

  可是今天,他的对手还没出现,也注定不会是圣人,他感到有些无聊,打了个哈欠,因为在他看来,对面阵营内,无论是司马天还是那个突然间强的**的端木森,都不是诛仙剑阵的对手,也不可能来挑战诛仙剑阵,所以,今天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可是,就在他哈欠连天之际,却看见祭坛的中央,赤‘色’的杀剑微微晃动了一下,这个举动让他有一些意外,不过随后就微微一笑说道:“应该是哪个不长眼的妖怪冲进了剑阵中吧,真是找死!”

  他没再却看四把杀剑,而是回忆起了之前无当圣母被杀的一幕,他就站在无当圣母的身边,看着她的脑袋被切了下来,看着鲜红的血液被抛飞在天空中,他看见了一切,可是却是在无当圣母死后!

  “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三年前碌碌无为的小家伙变的如此可怕?勤学苦练?还是什么天机造化?端木森,你的身上,这三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是一个值得探究的‘迷’啊!”

  就在多宝道人自言自语的时候,祭坛上的蓝‘色’杀剑也动了一下,紧跟着金‘色’的杀剑,黑‘色’的杀剑都动了起来。

  这四把杀剑每动一次,就说明有人闯入了剑阵中,而这四把杀剑一齐抖动,那所代表的的含义有两种,第一种是很多人同时闯入阵中,从四个方向同时惊动了四把杀剑。而第二种,则是多宝道人不敢想的情况,有人在破阵,并且,在剑阵外围游走。

  天下间还有人有这份本事来对抗诛仙剑阵?多宝道人表情凝重起来,走到金鳌岛的边缘,放眼看去,却见一个黑衣男游走于无数剑气中,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