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七十三章,雨带梨花 感谢 小阿 打赏玉佩!

第二百七十三章,雨带梨花 感谢 小阿 打赏玉佩!

  “哎呀,我听说你的眼睛尖,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我耳朵上这么一点胭脂你都看见了,真是好眼力。@!..”

  这‘女’人长相国‘色’天香,但是身上的妖媚之气太浓,这么一句话,却极尽撩拨之能事,简而言之,‘骚’的不行。

  我也不愿和她多废话,正要冲进诛仙剑阵之内,要了她的命,却没想到地上的人群中,星梦走了出来,看着天上的‘女’,说了一句不可思议的话:“你,你是南天一脉的人?”

  眼前‘女’莫非还是补天一族的吗?‘女’听见星梦的声音后低下头望着星梦,嫣红的两片红‘唇’微微扬起,笑着说道:“星梦,你长大了。”

  果然是补天一族的族人,而且看来还是南天一脉的皇室成员,星梦双眼圆睁,冲了出来,飞上天后隔着诛仙剑阵望着对面妖异的‘女’,喊道:“姐姐……”

  当年南天一脉的始皇到底有多少个孩,我没深究过,不过‘女’儿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星梦。而且星梦来历成谜,她的先天道体不是始皇遗传的,是不是始皇亲生这一点谁都说不清楚。

  可是,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始皇还有另一个‘女’儿,这妖异‘女’望着星梦的时候,眼神里的恶毒倒是少了几分,星梦表现的非常‘激’动,吃惊地喊道:“姐姐,真的是你吗?你当年不是失踪了吗?为什么会在金鳌岛上?”

  这‘女’人却笑着摇摇头,不回答任何星梦的问题。

  “哼,把你抓回来后好好问清楚就行了!”

  我低吼着又要出手,可对面的妖异‘女’却恢复了原本的面目,哈哈笑道:“还是说正事吧,端木森,我来这里是为了代我家主给你捎个话,三天后金鳌岛就会彻底开放,诛仙剑阵也会撤去,他会亲自在碧游宫中等你前去会晤,还请三日后准时出席!”

  我哈哈大笑道:“为何要等三日?我今天就要进去,看你们谁能拦我!”

  可是,我才说出这话,星梦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低着头在我身边低语道:“端木森,今日还请收兵吧。”

  我皱着眉头却看见星梦碎发之中竟有晶莹之泪闪烁,就算是见到失散多年的姐妹,对方却成了敌营的对手,也不至于哭吧,再说了,星梦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星梦拉着我,硬是将我从天空中给带走了,我也不好反抗,人家妹都已经哭了,我再出手,这确实有点过分了,而且我也看出星梦有一些难言之隐,就在我们落到地面之时,却听见诛仙剑阵内的妖异‘女’开口喊道:“妹妹,和杀父仇人成了朋友,你真是我们南天一脉的骄傲啊。”

  金鳌岛外搭建的大营内,我坐在角落里,靠着窗户,压根就没有去听诺诺他们的所谓作战计划,在圣人面前,一切作战计划都是空的,到了最后,还是要用最简单的方法去战斗。

  这就和奥特曼打怪兽一样,人类再怎么计划,最后还是要靠奥特曼来拯救世界。

  很显然,我就是那个奥特曼。

  诺诺点了点桌,喊道:“端木森,刚刚的计划你在听吗?”

  我一愣,笑着摇摇头说道:“抱歉,走神了,劳烦您再说一次。”

  诺诺顿时无语,这时候和我一样从开会到现在一直默不作声的司马天,却望着星梦道:“星梦,你姐姐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星梦一怔,从之前在天空中发生的一幕到现在,她一直一言不发,也没人‘逼’问她,如果不是司马天开口问她,或许这个小妮根本就不会说。

  “她是我的姐姐,名叫星古,这个名字很男‘性’化,那是因为小时候开始她就一直都是以男生的模样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其实是我父亲的第一个孩,也就是我们所有兄弟姐妹的大姐。但是在我出生后的第五年,星古在一次外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父亲派过很多人去找她,都没有找到她的踪迹,即便是我父亲实力最强横,横扫百族可与圣人比肩之时,他也没有找到我的大姐。星古小时候,星武就成了我们兄弟姐妹的大哥。”

  星梦说的这些情况过去我们都不知道,诺诺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那你的姐姐实力如何?你了解多少?”

  星梦抬起头看着我们,犹豫了片刻后才说道:“严格意义上来说,星古才是我们南天一脉的天才,当年我们补天一族的第一天才是北天一脉遗落的最后北天帝皇,然而,在他之下,我的大姐当属第二,同时,她也一直都是个热心保护我们,帮父亲分忧的好大姐,只是可惜她不是男儿生,父亲喜欢男孩儿。”

  我默默地听着,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插’话道:“就算这样,今天你见到她为什么要哭?”

  星梦其实一直在避重就轻,她没有说重点,更是对她和星古之间更深的纠葛只字未提。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星古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了,就必须要问清楚!

  “我哭是因为大姐曾经对我们说过,如果有一天她脱下戎装,换上‘女’装,描眉擦粉,面带胭脂的时候就说明她已经找到了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今天我的大姐,如此妖娆,说明她有了爱的人,我因此而高兴。”

  星梦的回答很扯淡,她还是没在说实话,不过我却不能再深究,不然周易这小肯定要不高兴。星梦自己也察觉到谎言太拙劣,立刻转移话题道:“我的大姐,名字里带着一个‘古’字,据我大哥说,大姐小时候做梦,经常会说一些梦话,口气很老陈,就好像是一个远古时代的老不死,还经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这天地乃是我所创,江河山川,乃是我所化,日月星辰更是我所变。所以父亲才会在她成年礼上,正式赐名为星古,意思就是指她的身体内住着另一个古老的人。”

  这话落在我的耳朵里,却让我上了心,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在小时候说出这些奇怪的话,刚刚星梦所学的这句话,分明就是盘古的口气!

  “好了,了解到这里差不多了,最后,我想听听端木森的意见,对于马上要正面和通天教主‘交’战,你有几分胜算?”

  诺诺笑着看我,我本来还真没打算说话,但是耐不住四周的人都看着我,这才从椅上站了起来,点点头说道:“用老**三年前对我说的话,我现在来告诉你们,这一场圣人之战,一定会赢,要问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我已站在圣人之上!”

  说完后,我撩开帐篷的帘,走了出去,只留下了帐篷内一堆吃惊的人。

  回到自己的帐篷中,扑了**,随便一滚,这几年来我基本上都没好好睡过觉,恐怖幻境中,要是睡着了,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庄园内,我要是睡着了,该隐会将我的心脏从体内掏出来。

  我始终处于假寐状态,过了几分钟后,帐篷外面却有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来,我睁开眼睛,仔细一听,是恋心儿的声音。

  “我们,三年没见了,你真的没什么话对我说的吗?”

  她没有走进帐篷,而是站在了外面,我从地上坐起来,拉开了帐篷的链,说道:“进来吧,外面冷。”

  闻言后她钻进来,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衣,头发很长,但是很柔顺,比起三年前,她又成熟了一些,也更漂亮了几分。

  我们对望着,谁都没有开口,其实心中不免有一些陌生,在我之前‘吻’住她的时候我的确很‘激’动,可是如今我们面对面坐着,却没有了话。

  有人说,距离产生美,有人说,离得远了就会变淡,外面星光朦胧,我们同时开口问道:“三年过的好吗?”

  接着两个人却都笑了,这样的问题,很没营养。恋心儿点点头说道:“还好,就是‘挺’忙的,跟着诺诺姐学了很多本事,也经历了很多事情,你呢?一下就变的这么厉害了,我们都没想到,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一顿,眼神中透出一丝丝的犹豫,随后说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恋心儿愣了一下,最后却点点头,我说了一声好,最后却将自己的上衣给脱了下来,在我心口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伤疤,有碗口这么大,非常狰狞!

  恋心儿一愣,伸出手轻轻地抚‘摸’我的心口,双眼有秋‘波’流动,叹道:“疼吗?怎么‘弄’的?”

  我握住她的手,笑着说道:“这是身上最大的伤疤,还有很多其他的小伤疤,就不给你看了,我用命,换来了这一身的本事,也算有了回报。哈哈!”

  我这一笑,对面的恋心儿却忽然哭着扑进了我的怀里,她很少哭,但是这一回却紧紧抱着我,哭成了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