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七十八章,众教主皆现身!

第二百七十八章,众教主皆现身!

  无名宫殿内,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候的通天教主坐在蒲团上,看着一片‘混’‘蒙’的天空,什么都没有,身边的师兄弟们都在打坐,领悟刚刚鸿元所传授的道音,只有他一个人在发呆。@!..

  因为,也许从他自盘古体内分化出来的一刻开始,他就是不一样的,鸿元所传授的法术,教导的道法,他只要听一遍就都学会了。

  所以,他总是可以这么清闲地抬起头,看着其实什么都没有的天空。

  他知道自己将来要成为绝世的强者,他也知道自己一定能够成为绝世的强者。

  身后的老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师弟,你为何不打坐,却在看天?天有什么好看的?”

  通天教主一般从不回答他这个窝囊师兄的问题,但是今天,却开口答了老的问话,傲慢地说道:“为何我们头顶上还有东西?”

  老一怔,不解地说道:“这是天啊,天难道不是应该就在我们的头顶上吗?”

  而那时的通天教主却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道:“天,应该在我脚下,世间应无一物能在我头顶之上!”

  可是这么多年来,一些本不应该在他头顶上的人,开始踩在了他的头顶上,而今天,又有一个人就试图挑战他的威严,试图将他变成跳板,甚至试图灭杀他。

  封神之战后很多年没有愤怒过的通天教主,终于爆发了!

  他看着我手握金‘色’大剑,破开东皇太一钟的一刻,就如同点燃了他心里那一撮已经在燃烧的苗,这一刻,通天教主终于拿出了真正的圣人之力!

  我从东皇太一钟内冲出来的一刻,却迎面撞上了一道道恐怖的圣力,这些圣力疯狂地扭曲,在我刚一现身,就将我压在了铜钟之上,我定睛看去,却见到对面顶通天教主已经彻底进入了毁灭一切的圣人模式,东皇太一钟飘开,我被疯狂的圣力给压在了地面上,轩辕神剑护主心切,猛地从地上弹起,直刺对面的通天教主而去,可是至强神器却仅仅是刺进了通天教主身前三寸的地方,就根本无法再前进分毫。

  “端木森,让我来告诉你,时代总是在变,世间总有一些英雄会出现,他们会如同这天上的流星一样划过,但是,最终留在这片天空中的只有恒星,永远不灭的恒星!而我们圣人,就是永远不灭的!想要杀我?真是笑话!”

  狂放之音冲上九天,圣力根本就不化形,直接轰击在了我的身上,仅仅一拳就打穿了我的肩膀,接着这些圣力钻入我的身体内,一瞬间就将我的身体锁住,如同僵硬的尸体。小说网

  圣力不断地落下,地面发出“轰隆轰隆”的响声,恐怖的冲击力,在地面上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坑,这些大坑深达上百米,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灾难,这是所有看见这一幕后每个人心中留下的唯一念头,也是让诺诺他们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我一直说,在圣人的面前,任何的作战计划都是假的,唯有绝对的力量才是真的。

  地面在摇晃,世界在悲鸣,通天教主立身于高天之上,誓要将我杀死!

  我的眼前被金光弥漫,身上的疼痛感我还能忍受,可是一直这么被压着打,别说是灭圣了就连翻身我都做不到。

  我不由得看向了背后的灵觉枷锁,还有最后的两成没有打开,但是我也知道打开后的结果,当然,实力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但是同样会给我的身体带来巨大的负荷,上一次我和许佛对打,我开启所有的灵觉后,最终差一点自己死在自己的手上。

  最后两成是我的禁区,也是我身体的极限,可是眼下,我只能打开灵觉枷锁,释放自己最终的力量!

  此时在时空‘交’接处,老也感觉到了来自远方的震动,地面微微摇晃,他面‘色’凝重,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出手,却在此时,他看见自己面前被封的墓碑,在这震动中,似乎隐隐裂开了一个缺口。

  “你,终于还是要出来了,徒儿,为师留不住你了。诶……”

  老低下头,这一声长叹,带着多少辛酸,当他低头的一刻,封之墓暮然间爆开,一道残魂化作蓝‘色’极光从墓碑中冲出,飞上天空,它飞走的一刻,天空中却飘下了晶莹的晶。

  过了好一会儿,老才慢慢抬起头,捋了捋自己银白‘色’的胡,自语道:“留在这里也徒然无用,既然如此,师弟,我来会会你吧。”

  老语毕,冲天而起,踏紫云疾行!

  另一边在晦暗的‘洞’‘穴’中,一片白气忽然冲出,惊的四周鸟兽奔走,更是有无数树木衰败,却看见一双金芒自这黑暗‘洞’‘穴’中亮起,冷冷说道:“通天,如果让你看见如今的我,也许你就会明白,你已经永远无法与我为敌,也是时候,让这天地明白,真正的主人,诞生了!”

  而在通天会营地中,此时的慕容飞鸟心有所感,忽然望了一眼苍穹,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她身边的断**双眼同样‘露’出一片奇怪的神‘色’,不仅仅是他,司马天和隐匿在云端的许佛,两人几乎是同时感觉到了异样。

  许佛低声道:“怎么回事?为何我有一种危机感?难道是鸿元的封印出现了问题?”

  而在金鳌岛中,星古勾着‘毛’舜的手臂,将头温柔地贴在‘毛’舜的肩膀上,‘毛’舜依然没有‘露’出真容,却很是开心地说道:“老家伙终于按捺不住,要出关了。不过他这一次出关,天下局势可就真的不同了,一个近乎于鸿元的新的主宰的出现,不知道,这群人见到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星古却妩媚一笑道:“老家伙真的能达到鸿元的水平吗?”

  ‘毛’舜却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此次出关,他也只是想要灭灭端木森的风头,他的本体,应该还未沉淀,不过一切很快就会有定数了。”

  此时的我,依然在遭受通天教主的轰炸,却在此时听见了背后传来的一声脆响,灵觉枷锁开始碎裂了,许佛特制的灵觉枷锁终于承受不住圣人的攻击,开始碎裂了,随着它的碎裂,我身上的灵气开始越聚越多,越来越浓。

  我在忍耐,在等待,当灵觉枷锁彻底碎裂的一刻,就是我反击的一刻开始的讯号,虽然身体都已经被打的破破烂烂,但是,这一战,我还没输!

  却在此时,通天教主猛地停住了猛攻,一转头看向了远方的一片紫云,放声狂笑道:“哈哈,师兄,你还是来了!怎么了?是看不过去了吗?”

  老站在紫云之上,满头银发白须,双目就如电似芒,他望见了地面上的惨状,又看了看四周狂暴的圣力,双眉紧皱,说道:“师弟,你为何如此执意要灭了这个世界?”

  通天教主笑的更加疯狂,他一手指着天空说道:“师兄,你还记得当年我对你说的话吗?终有一日,我要让我的头顶上不存在任何一件事物,我要让我的名字,成为最强者的代号!可是,这些年来,我距离这个愿望渐行渐远,你们一个个都想超过我,可是,我不会让你们超过的!因为,我才是当年无名宫殿内最有天赋的弟,我才应该是鸿元的接班人,我才应该成为新的天地之主,只有我,唯有我!”

  老慢慢地飘近,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我,敏锐如老这般的圣人,自然看出了我身上的灵气正在积聚,他没有阻止我的爆发,而是大袖一挥,选择了站在我这一边。

  “师弟,你的这个想法,我不认同。但是我也知道我劝说不了你,那么很简单,用你最喜欢的方式,来分清楚,我们到底谁对谁错!”

  老这句话,意思很明显就是在主动请战。

  司马天一愣,连云端中的许佛都是一愣,通天教主听后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放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好好好,师兄,我们有多少年没有好好一战了?上一次打的不够尽兴,这一次,我们好好一战!”

  老却一挥手,紫气将四周包裹,通天教主看了看四周的紫气,冷笑道:“还是一如既往地老样,是怕我们之间的战斗会毁了这个世界吗?无聊的想法,你觉得你能赢我吗?当年在无名宫殿内切磋,单打独斗,你们谁能赢我?如果不是元始拿到了师尊所赐的道痕,他也别想赢我!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杀心,如今,终于可以爆发了!”

  一声爆发,紫气之中,圣力惊天,直达天外,这个濒临毁灭的世界,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圣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