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八十五章,战争,没有胜利,只有悲伤。

第二百八十五章,战争,没有胜利,只有悲伤。

  ‘毛’舜举着‘射’日神弓,想要召回‘射’日神箭,可是蓝‘色’的神箭被我捏在手里,虽然剧烈颤抖但是却无法挣脱我的手。@!..

  复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毛’舜惊慌之中将‘射’日神弓掉在了地上,身一闪冲上了天空,想要踏云而行,可是他还没飞出太长的距离,就被我追了上去,接着一剑刺穿了‘毛’舜的右‘胸’,将他直压到了地上。

  鲜血映红了他身上的衬衣,这家伙趴在地上,惨叫个不停,我却一把按住了他的头,暴怒地喝道:“被给老嚎!”

  ‘毛’舜的头被埋在泥土之中,一刻不停地喊道:“端木森,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的资源,我拥有很多元始天尊的情报,我什么都能告诉你!我会成为你的一大助力,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怎么制作圣体,这一切都是别人不知道的。只要你放了,端木森!”

  我一把将‘毛’舜从地上拎了起来,接着另一只手猛地拍在了‘毛’舜的背上,接着全力出手,一连在他的灵觉上狂震十下,这家伙一口鲜血喷出,灵觉瞬间被我打碎,痛苦地捂着脸,嚎叫不止。

  “你废了我的灵觉!端木森,你居然废了我的灵觉!”

  他大吼大叫着,我却面无表情地拖着被废了灵觉的‘毛’舜一步步向后方走,很快就到了‘玉’罕,黑蛋和众人的身边。

  我将‘毛’舜往地上一扔,这货倒在地上,眼睛一直看着四周的我们,满嘴的鲜血,喊了起来:“诸位大哥大姐,诸位大人,我不是故意要杀那个人的。是,是元始天尊让我这么干的!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也是受害者,我也是被‘逼’的!”

  可是,此时‘毛’舜一切的解释都已经变的徒劳无功。

  ‘玉’罕是第一个下手的,她冷着脸拿出了一个小粉包,然后让‘毛’舜整个吞了下去,这粉包一入口,‘毛’舜立刻脸‘色’铁青,随后捂着肚,一个劲地扭曲身体,惨叫连连。

  接着,黑蛋下手,踩烂了‘毛’舜的手脚,木梁纯,索尔,纷纷下手,仅仅几个照面后,‘毛’舜的身已经被打的稀烂。

  最后,周易走到了‘毛’舜的面前,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毛’舜,双眼血红的周易伸出了手,一下刺穿了‘毛’舜的心脏,然后将他的整个心全都挖了出来!

  ‘毛’舜死后,魂魄‘迷’‘迷’糊糊间飞了出来,我一把捏住他的魂魄,身一晃,下到了‘阴’间,进了‘阴’间,飞到黄泉河边,我一只手猛地将‘毛’舜的魂魄按进了黄泉水中,原本懵懵懂懂的‘毛’舜,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一看四周是黄泉河,一下吓的惊恐万分。小说网

  “放过我的魂魄吧,求求你了,我的‘肉’身已经没了,别让我的魂魄落进黄泉河中,不然这比死了还要可怕,求你了!”

  ‘毛’舜还在求情,我却冷着脸,松开了手,这一松‘毛’舜立刻被黄泉之中无数的恶鬼魂魄拖入了河中,我看着他惊恐的脸消失在了河水里,接着一抬手,道力轰然落下,将‘毛’舜的魂魄打成了碎片,彻底灭杀后,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阴’间。

  返回战场后,正好看见天空中一道巨大的金芒闪过,随后我看见一身白‘色’道袍的元始天尊从远处的天空中落了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元始天尊**在了地上,身上虽然没有伤,不过气息已经‘乱’了,看的出来,在刚刚的大战中他吃了亏!

  一身黑袍的罗焱慢慢落在了地上,即便强如罗焱,此时表情也非常凝重,刚刚一战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区区残魂,也想战胜我!等你消失之后,这里的所有人,我都会杀了,我的时代终将来临!”

  元始天尊向四周看了看,只看见打开的神农鼎,却没看见‘毛’舜,立刻明白过来,‘毛’舜已经被灭。双眼内顿时爆发出不可遏制的怒。

  此刻,罗焱回头看着我,笑了笑说道:“报仇了吗?”

  我点点头,他叹了口气后说道:“我的时间也不多了,你的敌人比我当年更多,更强,我无力杀死同样踏过圣人境界的元始天尊,要灭他,只能靠你了。人间也再没有我的残魂,以后,就看你的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中轩辕神剑,我看见其身上的血脉开始层层叠叠地出现,一层,两层,三层,三层血脉之力叠加,来自少典,伏羲,和罗焱自己的血脉之力层层重叠,红芒,金光,集于一身,罗焱表情凝重,往前迈出一步,轩辕神剑高举,重重地将轩辕神剑劈下,我以为他会喊,战必胜,但是这一次,他没喊。

  因为我和他都知道,这一剑只能伤了元始天尊,却杀不了他!金‘色’的剑芒轰然飞出,在天空中疾行,最后落在了元始天尊的身上,元始天尊大袖一挥,白光闪烁,金‘色’的剑芒重重地砍在了白‘色’的光芒上。

  开始角力!两个超越圣人的强者最后一拼!狂风‘乱’舞,光芒四溢,地面瞬间破碎,强劲的飓风将我们全都吹了出去,扬尘直冲天际,我们谁都看不清站场内的情况。

  当光芒消散,扬尘落定后,已经是好一会儿之后了,之前一直没有动静,我吐掉了嘴里的尘土,从地上爬了起来,此刻,我看见罗焱和元始天尊面对面站着。

  罗焱冷然道:“师尊,承让了。”

  一句承让了意思太明确了,罗焱胜了!旋即,元始天尊身上白气外泄,竟然还有鲜血喷溅出来,落在地上后,瞬间变作一棵棵参天大树,这些大树越来越高,如同枫叶一般红成了一片,这些都是元始天尊之血所化。

  “哼,你如今能伤我,等我伤好再出关后,天下,还是我的!”

  元始天尊说话间化作一片白光,消失不见。

  这场圣人之战到了如今,终于落下了帷幕,通天教主和老早已经消失不见,许佛和司马天嘱咐了我几句后,也一起消失。

  远处,古神和妖怪们正在围剿截教的弟,只有多宝道人逃走了,其他的天君基本上都被擒住。

  一群人围着罗焱,这是他最后的时刻,诺诺握着快要燃尽的照片,站在人群的最后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罗焱。

  直到罗焱走到她的面前,放下手中的金‘色’大剑,拥抱住了她的一刻,她全身一震,泪如雨下,低声说道:“你说会活着回来的,我等了你这么久,这么久!”

  美人之泪,洒落在这片红‘色’的树林中,罗焱拥抱着她,轻轻亲‘吻’她的长发,柔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他只能说对不起,因为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接着,罗焱轻轻托起诺诺的下巴,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双‘唇’,一个‘吻’,让诺诺等了这么多年,她望穿秋水,那一个个思念的夜晚,孤独的身畔从未站过其他的男人。

  她闭上双眼,忘情地回应着罗焱的这一‘吻’。

  我远远地看着他们,自己坐在石头上,疲惫地双‘腿’打颤,已经没了力气。大叔默默地走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脑袋后说道:“真是长大了,比我厉害了。”

  我没有笑,因为这一场战争,死了太多太多的人,我笑不出来。

  诺诺手中的照片燃尽的一刻,罗焱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通天会的弟们又一次看着他们心中的英雄离开,诺诺紧闭着双眼,好像还在体会刚刚那短短的温存。

  我看着远处延绵的红‘色’树林,那红的耀眼的树叶,在落日的余晖之中更显出了几分如同鲜血一般的美丽,惊心动魄的美,仿佛不是元始天尊的血所化,而是这一场战争中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鲜血所化。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胜利了!

  通天教主重伤,元始天尊受伤,‘毛’舜被杀,只是,这样的胜利,太沉重了。

  天空中渐渐有雨水落下,也许是上天为了洗刷掉地面上的血迹,而落下了这一场大雨,也许是因为天道也在为圣人之战的惨烈而哭泣。

  我坐在雨中,阿呆和众人慢慢地走到了我的面前,阿呆将我背在了背上,周易为我们打起了伞,我趴在阿呆坚实宽厚的背上,和大家一起,沉默着,悲伤着,踏过满是焦痕的土地,向着通天会的方向走去。

  路过李迅阵亡的那个大坑时,我看见黑蛋将李迅的尸体背起来,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的我,再一次失声痛哭起来,和个孩一样地哭了。

  不仅是我,我身边每个人都哭了,泪止不住的流,‘混’合着雨水落在这片残破的大地上,后人又有几人知道今天曾经有个叫李迅的年轻人,死在了这片本和他无关的世界中呢?

  战争,从来都没有胜利,有的,只是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