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零九章,拳怕少壮,老杀手确实老了……

第三百零九章,拳怕少壮,老杀手确实老了……

  老杀手失踪了整整两年,甚至连‘毛’舜被我杀死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我曾经一度怀疑这位老杀手失踪不见了,可能是死了,或者是和‘毛’舜闹翻了。小说网.

  但是,一直查不到他的下落,不过一个像他这个级别的高手,想要躲起来,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看着地上的吴姓明星,死状比起两年多前被老杀手干掉的人来说,手法更加娴熟,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洒出来。

  回头走到了窗户边上,蹲下来仔细这么一瞧,铁珠穿过窗户的时候形成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圆形孔‘洞’,我透过对面的圆形孔‘洞’往外看,黑夜里扫视了一圈后什么都没有发现,对面北京的高楼层层林立,能够下手的地方太多了。

  就在这时候,右前方一块黑乎乎的窗户后面闪烁着微微的亮光,我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似乎这亮光是故意冲着我来的,照了好半天,我也看出了一丝端倪,似乎是有人要我过去一聚。

  这种时候,刚刚死了人,而且还是透过这个铁珠的孔‘洞’照过来的,会是谁呢?

  二话不说,我认准了方向后,直接破窗而出,在一片警员目瞪口大的表情下,我踏空前行,向着对面的亮光处一步步走了过去。

  黑暗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将我吞没,我感觉自己正在走向一处‘阴’森而恐怖的巨大暗‘潮’,那唯一的亮光带来的却不是安全,而是更大的威胁。

  可是,我必须前进,为了找出真凶。

  却在此时听见“嗖”的一声,只见一枚银‘色’的铁珠擦着我的脸飞了过去,我闪身躲过,恐怖的劲力贴着我的鬓角飞出,丝丝头发缓缓落下,我眉头一皱,能够发出这种铁珠的人,毫无疑问一定就是老杀手了!

  我不再迟疑,加快了步伐,对面‘射’过来的铁珠越来越多,可是也不知道是我的身法高超的缘故,还是对面的老杀手故意没有‘射’中我,这一路走过去,他的攻击没断过,但是却很少能够碰到我的身体,大部分铁珠都被我躲过了,有的甚至被我直接弹飞!

  当我走到右前方大楼上的时候,远远这么一看,脸‘色’瞬间凝重起来,老杀手背着手,站在大楼的一处窗户背后,鹰隼一般的眼睛远远地望着我,寒芒透过玻璃落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会没来由地微微一颤。小说网

  即便我深知,如今的我可能动动手指就能碾碎面前的老杀手。但是,却还是被他身上一股凌厉的杀气所折服,两年多未见,老杀手依然如同深井之水,让人看不透。

  我低声说道:“前辈,两年多没见了。”

  老杀手点了点头,冲我招了招手并且打开了窗户,示意我进去。我微微一皱眉,老杀手此时的种种行为都在给我一种暗示,他不是杀手!

  难道是我搞错了?

  我心里‘露’出奇怪的念头,但是既然他让我进去,我也不能落了面,一闪身进入了窗户内,站在了老杀手的对面。

  黑‘色’的房,没有灯光,窗户外有风呜咽着吹过,我们两个面对面站着,同样也沉默着,他没说话,而我却也安静地观察着他。

  两年多未见,老杀手的变化并不大,只是显得稍稍瘦了一些,身上的气势也着实‘阴’沉了几分,毕竟是中华第一号的杀手,过去的他在杀手界里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传奇,杀过很多人,做过很大大案,身上积攒下来的杀气足以傲视整个灵异界,但是即便是原本这样强悍的老杀手,在两年后的今天,却变的更加恐怖了。

  这一点,听起来仿佛没什么,但事实上是很可怕的!

  人都是有极限的,20岁的时候你可以绕着‘操’场跑10圈不带喘大气,可是等你到了80岁,就算你绕着‘操’场走上几圈都会一个劲地咳嗽,这是人类无法避免的一点,越是年龄大就越会衰老,即便是像诸葛飞,或者是酒中仙这样算是人类之中一等一的高手,他们虽然不至于衰老的那么快,但是一旦年龄上去了,实力也会相应的停止前进,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许佛,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罗焱,天才有,但是并不是人人都当的起天才之名。

  我眼前的老杀手到底几岁了,我不知道,因为对于他的资料圈里太少了,可是有一点我很清楚,此时我眼中的老杀手,又往前迈了一步,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步!

  “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低声问道,我等着老杀手的答案,也许他会说谎,但是我相信,他不会在此时说假话,因为他不屑,因为我看见他的十根手指上夹着的铁珠,因为我看见他‘阴’沉的眼睛里,闪烁出杀气浓郁的化不开。

  他对我动了杀机,但是却还没有出手,作为一个超一流的杀手,他深知自己和我之间实力的惊人差距,所以,他不敢‘乱’动,但是一旦出手就一定会一击必杀,因为我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人,不是我杀的。”

  他的话让我一怔,他居然否认了,可是就在我整个人吃了一惊的空档,对面的老杀手却身一闪冲到了我的面前,手上的铁珠全部飞出,却看见数道银光闪烁划过我的眼睛,我往后退了小半步,此时这些银光全部都在空中停住,接着从空中轰然落下,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身上。

  造天之力被打的‘波’纹‘乱’颤,可见老杀手的功力有多强,但是差距毕竟还是存在的,铁珠无法打穿我的造天之力,他的攻击根本就伤不了我,而我,也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身前倾,就在老杀手想要后退的一刻,他的身诡异地往后退,我的身同样诡异地消失,接着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回身一把抓住了老杀手的脖,整个手臂发力,将老杀手往地上按。

  可是,毕竟对方是杀手之王,居然在此刻急中生智,后脚一蹬,踢在了我的手臂上,将我的手臂踢开了,自己则往前冲,踏出两步后就已经距离我十多米远,老杀手整个人轻飘的好像羽‘毛’一般。

  他落地后,转身的一瞬间,烈焰天机眼爆‘射’而出,对准了他的心口处,不过这道烈焰天机眼却只是打穿了对面老杀手的手臂,在紧要关头,老杀手以自己比野兽还要可怕的反应力,躲过了我的致命攻击。

  强,真的很强!

  如果我不是逆天者,如果我不是天才,如果我不是受到了许佛三年的特训,三年前的我,根本就不可能是眼前老杀手的对手。虽然现在的老杀手被我压着打,但是能够以杀气动摇我的心神,以普通的铁珠将我的造天之力打的‘乱’颤,急中生智逃过我的擒拿,最后甚至在危急关头避过了我的致命攻击。

  这样的老杀手,绝对有超过茅山五老的实力,我相信,即便是诸葛飞对上了老杀手也不一定能讨的了好,难怪两年多前的道‘门’大会,老杀手能够穿行于茅山来去自由。

  对面的老杀手伸手点了几下自己的‘穴’道,血很快就止住了,他脸‘色’变的微微有一些难看,低声说道:“你果然变的很强大了,我家少主死在你的手上,也许真的是实力不济的缘故。”

  老杀手嘴里说的少主,自然就是被我打死的‘毛’舜。

  “你刚刚说人不是你杀的,可是为什么又突然攻击我?”

  我厉声质问道,虽然心里很佩服这个老杀手,但是案归案,该查的还是要查,该杀的还是要杀!

  “我没有接过任何杀人的委托,这些人都不是我杀的,只是手法和我相近。而我对你出手,是因为你杀了我家少主,我要报仇而已,不过看来凭如今的我已经没办法报仇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已经敌不过你了。”

  他一声长叹,却带着几分沧海桑田的感觉,我又皱起了眉头,不解地问:“普天之下还有第二个人能够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用铁珠杀人吗?”

  老杀手摇了摇头说:“我说过了,杀人的不是我,至于为什么用我的方法来杀人,我只能告诉你,当年和我一起修习这一派功法的并不只有我一个,我还有一个师弟。其他的解释,我不愿多说,你在白道查你的,我在黑道查我的,他污了我的名号,我自然会处理,今日引你前来,大仇不能报,也便算了,只怪我家少主福薄吧。”

  说话间,他竟然就想这么走了,我哪里会放他离开,正要拦住他的时候,却看见有一道银光从另一边‘射’了过来,穿过玻璃,向我脑袋直‘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