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二章,任性之错

第三百一十二章,任性之错

  这实力其实我透过自己的眼睛也能看出来,无论是老杀手还是他那个神神秘秘的杀手,这实力都很强,比起我在古神秘境之中见到的古神来说,这两个老家伙的本事可就大多了。小说网..

  “那么,他们这一脉有什么弱点吗?”

  我接着问道,轩辕这就帮不了我了,用他的话来说,他也不知道这一脉的人有什么弱点,但是炼体之人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炼什么就要戴什么。

  就好比轩辕,他炼的是魔剑一流,所以他用的武器就是魔剑,而且就算剑不在手上,也要以魔剑剑气入体。

  如果这个佩戴的信物不见了,就会‘乱’了他们的本心,最后甚至引起功力衰退。

  轩辕这些话,让我瞬间想到了一点,那就是那枚金刚坠,至少有两个人的死都间接的和金刚坠有关系。

  如果说金刚坠就是老杀手师弟的信物,那么他为了要回金刚坠而不断杀人也是可能的,可是我细想下来还是不对,当时他杀死吴姓明星之后,就有机会拿回金刚坠,为什么他没有这么做呢?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说道吗?

  不过现在总比之前要有头绪了,轩辕知道的毕竟不多,我联系了妖姬,让她借助国字号第五组的资料库帮我查找云武流的传人。

  结果,这一次国字号第五组特别给力,很快就传来了三份资料,都是云武流的传人,其中一个是老头,外表看起来非常严肃的一个白胡老头。

  还有两个传人,都是年轻人,不过传过来的都是老照片,其中一个年轻人的样和老杀手很相似,应该是老杀手年轻时候照的,照片上的老杀手脸上一片正经,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短发,‘挺’书生气的。

  而另一张照片上,我看见的是一个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年轻人,他看着比老杀手要年轻几分,照相的时候双手抱着脑袋,头发很长,从照片上看的出来,他的头发是‘花’白的。

  云武流,老杀手,他的师弟和他的师傅,应该也是这支流派最后的传人了。

  我拿着照片走进了老杀手的病房内,慢慢地将照片放在了桌上,一直脸‘色’冷的老杀手却在此时不仅动容,只是,这么多年来风霜雪雨,他都经历过了,却不会如同年轻人那样看着老照片‘激’动到落泪,他只是捏着照片的一角,笑着对我说道:“这是我的师傅,这是我的师弟,真亏你还能‘弄’到这样的照片,我以为这种照片早就应该消失了。”

  我坐在沙发上摇摇头说道:“你还是什么都不能告诉我吗?还是准备闭口不言,我想,你年轻的时候一定经历过很多,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师弟,还是你们云武流遭受到的那一次劫难。”

  老杀手听见我最后的话后猛地抬起了头,双眼望着我,低声说道:“你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说道:“云武流在60年前,也就是在新中国刚刚建立的时候,遭受到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你的师傅,在这一次灾难之中挥剑自尽,而你的师弟也因此被流放到了国外,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唯一躲过这一次劫难的只有你,因为当时的你神秘失踪了,我的资料并没有写清是什么灾难会让一个传奇的炼体流派衰落成了如今的样,你,能告诉我吗?”

  老杀手将自己手上的照片放了回去,用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微微笑了笑,这笑容里包含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有悔恨,有痛苦,也有愤怒。

  “我的师傅叫做云天行,他不是一个厉害的高手,但是却是一个好师傅,也很护着我们,虽然很严厉。我本名叫做云秦,是他的大弟,修的是云武流之中云动流派,所以我能够用石打穿书百米外的东西,因为云无边,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见到云动。我的师弟叫做云商,原本和我一样修的是云动流,之后改修了云静流,讲究的是大云无边,无论是谁站在这大云之下都无法看见大云的边,我们是师傅从小带到大的。可是在一次出山历练后,我欠了‘毛’家上代家主一个救命之情,为了还清,我自愿加入‘毛’家成为‘毛’家的护从,谁曾想到,这件事情引的我师傅勃然大怒,在他看来,我们云武流一直都是炼体流派中最出‘色’的,绝不应该成为别人的护卫,让我不要履行承诺。为此,我和师傅大吵了一架,血气方刚之下离开了师傅,去了‘毛’家,之后一方面以杀手的身份杀人,另一方面则以‘毛’家护卫的身份,暗中保护‘毛’家家主的安全。可是,我没想到,我师傅为了帮我脱离‘毛’家,竟然亲自上‘毛’家理论。当时的‘毛’家作为灵异圈的一个大家族,底气很足,实力也很强,我的师傅上‘门’闹事,却在‘混’战中被‘毛’家其他高手击毙。这件事情,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我正陪着‘毛’家家主在南洋谈生意。然而,让我更没想到的是,云商却在这一次的‘混’战中,亲眼目睹了师傅被杀死的惨状,自己更是被当时‘毛’家的副家主打伤,本想秘密处死。可是后来‘毛’家家主听说此事,就拉着我赶了回去,最后因为是师傅和师弟上‘门’挑衅在先,他们决定将我的师弟云商流放到了国外,终生不能回国。而我更是为了要保住师弟的命,表面假装向‘毛’家献忠,说只要见到师弟的脸,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因此,最终我含泪送走了云商,可是我心里明白,他开始变了,而且,随后的几年,我见证了他的巨变!”

  自己的师傅为了自己而被打死,自己的师弟为了自己心情大变,这样的人生,这样的回忆深埋在云秦老杀手的心里,难怪这个老家伙‘性’格这么古怪。

  “怎么变了?”

  我接话问道。

  “他到了泰国不久就和我失去了联系,我开始以为他可能是还没有落脚的地方,结果后来过了一年多,我才通过‘毛’家的情报网络,渐渐听说了他的消息,他将云武流的炼体之法和泰国的降头术结合,创造了一种‘阴’险,毒辣,但是非常有效的杀人法术,而他,也开始疯狂的在国外杀人,名气,甚至一度传回了中国!”

  老杀手这话倒是让我心中冷笑不止,他名气响,你名气也不低啊,他在国外杀人,你在国内杀人,果然是一对师兄弟,长相相似也就算了,连这杀人的脾气也一样。

  “后来呢?”

  我动了动嘴皮,继续说道。

  “后来他在泰国连续做了几件大案,就偷偷回了国,来找过给我一次,不过却被我给打了回去,当时的他不如我,远远没有我强,本身云商的本领就在我之下,他做事不认真,不喜欢努力,明明天赋不错,却总是喜欢偷懒。我和师傅过去都骂过他很多次,他每次都嬉皮笑脸的,久而久之他的本领就比我要弱了不少。只是,那一次见面我没有下手杀他,却让他永远都不要回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又回来了,而且还是在‘毛’家家主刚刚死的时候,他这一次回来,连我都不明白他的目的,可是,我不希望你杀他,毕竟,他还是我的师弟。”

  听完老杀手的话,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插’在‘裤’口袋里,慢慢地向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到了如今的地步,他肯定活不了,除了我和你,国字号第五组,李大山那边都在找他。如果你想要他活着,你唯一的方法就是帮我,让我们先找到他。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后我走出了老杀手的房间,老杀手坐在病房内,看着面前的三张照片,想起了当年他师傅对他和云商说过这样的话。

  “云动,云静,虽然都是我们云武流的功法,可是毕竟动静相冲,你们练成之后,难免互相之间会起争端。你们好自为之,我不希望你们同‘门’相残。”

  而在云天行说出这句话后,很快他就听见云商笑眯眯地说道:“师傅,你又变成这幅样了,干嘛那么严肃?再说了,我这一辈都练不成云静流的,放心吧,我打不过师兄的。而且师兄最疼我了,哪里会伤害我,我们两个不可能相冲,应该叫动静皆宜,哈哈!”

  回忆从云秦老头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来,他慢慢仰起头,闭上了眼睛,低声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当年任‘性’的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