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七章,气场不对,分歧不断!

第三百一十七章,气场不对,分歧不断!

  这男一脸惊慌失措的样,一看就是被吓坏了,说话的时候,整个手都在哆嗦,脸‘色’也很难看。<>

  “小森过来帮个忙,这男人的记忆。”

  我听见罗切特喊我,立刻走了过去,以梦道之术进入了这个男人的梦境空间内,一片金光闪烁后,我走进了这个陌生男的梦境空间中。

  应该是因为刚刚受到巨大惊吓的缘故,这个男人的梦境空间显得非常不稳定,原本的样已经看不清楚,而是变的有一些破碎,天空,地面,看起来都有大片大片的裂缝。

  进入梦境空间之后,这些记忆片段都开始变的非常不稳定,甚至有一些记忆片段的碎片从我身边飘过,其内的记忆已经支离破碎。

  “小森抓紧时间,这个男人的情绪很不稳定,应该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已经丢失了很多记忆,而且剩下的记忆也在不断地被粉碎中,你最好加快速度,不然可能到最后什么线索都找不到。”

  我听见罗切特的声音在天空中徘徊,随后点了点头。

  快步往前走,飞过数道裂缝之后,看见了大片的记忆片段,伸出手,点开其中的黑‘色’记忆片段,很快就有画面和声音传入了我的脑中。

  这男是通天会的一个弟,画面是从早上开始,我注意到画面上的日历是今天,而通天会内则是一片平和,诺诺,龙形他们几个圣人之战中的指挥层也都在,他还和龙形打了个照面。

  这说明,到早上为止,整个这个世界的通天会都是安全的,随后便是接近午餐时间,他进入卫生间,钻进了大号格间里,而通天会的异变也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他一边看报纸,一边在方便,过了几分钟后外面传进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叫喊,又好像是有打斗的声音。

  不过他没在意,通天会内本来就经常会有类似的声音,有的弟喜欢午休的时候‘交’‘交’手,切磋一下,这都不稀奇。

  可是随着叫喊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多,这个男人自己也开始慌张起来,他赶紧方便完,然后穿上了‘裤’,因为厕所里信号不好,电话打不出去,可是外面的叫喊声又着实牵动他的神经,因此,他慢慢地打开了厕所的‘门’,探出头去,往外看了一眼,这一眼一望出去,顿时让他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看见一个通天会弟满脸惊慌地跑到了厕所的‘门’前,身上还带着伤,脸上的惊恐表情简直就和普通人见了鬼似的,嘴里还一个劲地哆嗦,含含糊糊地喊着:“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不是互相是同盟吗?不要,不要啊……”

  随着最后这一声“不要”的响起,躲在格间里的男人双眼猛地一睁,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可是该死的是,这个记忆片段在这里忽然就停住了。

  我从记忆片段内出来以后,马上点进了四周其他的记忆片段中,可是四周的这些记忆片段全都是别的画面,根本就没有连接之前厕所内的记忆。

  就在我认为可能是因为我们进来的太晚了,造成这些记忆片段已经崩溃消失,之后的画面无法看见的时候,一片黑‘色’的,已经是粉碎状态的记忆片段飘到了我的面前,我伸手点在了这个记忆片段之上,出现的画面很短,只有一瞬,可是,却让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一些东西。

  我看见刚刚记忆中那个逃到厕所‘门’口,被吓的不轻,而且似乎是在被什么人追赶的家伙,此时已经死了,鲜血拖了一地,而在这个已经破碎的记忆片段的旁边,却出现了一只手或者应该被称为是一只爪,一只一看就是非人类的爪!

  我从梦境空间中退了出来,罗切特也收回了幻境之力,陌生男已经昏‘迷’了过去,四周的人看着我,眼神里都有疑问。

  叹了口气后,我开口道:“我看见一只黑乎乎的应该是爪的东西,并且也看见了一个通天会弟被杀,但是其他的通天会弟的下落我还不能确定,不过应该不是人类做的。”

  这些话说的比较穆棱两可,该隐作为这一次行动的负责人,此时也收敛起了一直以来老吸血鬼‘阴’森的冷笑,而是摆出了一张严肃的脸低声说道:“首先,我们这一次的任务是要取得通天教主的心头血,这是重中之重。所以,通天会的事情在我看来,应该放一放,我们兵分两路,先取得圣人之血后再调查通天会内的怪事。”

  这话落在了我的耳朵里,我一下就不乐意了,不满地说道:“取圣人之血固然重要,可是这么多的人生死未卜,我觉得还是要以人命为大,请先调查通天会的事件,然后再去和通天教主一战。毕竟,之前通天教主被我打伤,我心里有数,他不可能短时间内就恢复。”

  我和该隐有了分歧,老吸血鬼登时就不乐意了,一双狭长的邪‘性’眼睛里闪烁着妖媚的光芒,低声喝道:“端木森,我才是这一次任务的队长,你必须听从我的指挥。”

  而我则同样不客气地回应道:“指挥?真是好笑,如果我不配合你,你凭什么去和通天教主一战?就算是圣人,受了伤后也是圣人,我出手可保你们无虞,要是我不出手,你就算是万年不死的老怪物,也要褪层皮!”

  这三年来,我和该隐始终处于不对盘的状态,我可以和其他人打成一片,但是对这个‘阴’阳怪气,活的时间又久,总是‘阴’‘阴’沉沉的老吸血鬼却始终没什么好印象。

  再加上这三年来,他也会时不时地偷袭我,用他那一套所谓的喜欢的东西就该被毁灭的理论,将我定义成了他最喜欢的东西之一,是一定要毁灭的,因此,训练前两年,我是晚上睡不好,白天还要拼命训练,最后一年,这货晚上来偷袭我,基本上都被我打出‘门’,变成了他每天顶着一身的伤第二天起**。

  这应该就是现代社会所说的气场不对的缘故吧。

  “哦?你是在威胁我吗?”

  该隐冷冷地反问我,而我则毫不避讳地点了点头,随后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该隐,就在我们两个剑拔弩张之际,还是米洛克出来打了个圆场,哈哈一笑拍了拍我们两个的背喊道:“哈哈,都别吵了,你们两个都有道理,那么就很简单了,我们兵分两路,小森还有残龙,加上莉莉安娜,你们去查关于通天会的事件,我,罗切特还有该隐就辛苦一下,去确定通天教主的躲藏地点,等我们这边有了眉目,就将通天教主的所在地告知你们,到时候你们再来汇合,合力干掉通天教主不就行了吗?只是大家都退一步,哈哈,毕竟是一个团队里的队员嘛!”

  米洛克的圆场打的正是时候,我耸了耸肩说了一句行后就往外走,该隐冷哼一声却也没有了异议。

  我让残龙带着昏‘迷’过去的男,然后和莉莉安娜分开在这通天会内又转了一圈,却什么都没发现,甚至连血迹都没有,这让我非常奇怪,其他地方没有血迹我就已经觉得很可疑了,可是之前厕所‘门’口我明明通过记忆片段看见过有人死亡,甚至还被拖出了长长的血痕,可是现在地面上也是干干净净的,这说明,攻击通天会的这群家伙儿肯定在之后故意清理了一下现场。

  可是,为什么它们要清理现场呢?

  这就好比,你杀了人,却不会有警察来抓你,你会费力去清理现场吗?肯定不会啊,谁吃饱了没事干。但是,通天会内这么干净,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攻击通天会的这群家伙儿,很有可能是知道我们马上要来通天会了,也就是说,它们掌握了我们的行程!

  这个猜想很大胆,同时还有残龙肩膀上扛着的这个昏‘迷’的陌生男人,刚刚发现他的时候,他嘴里一直喊着“报复,这么快……”之类的话,也很可疑,只是可惜,他还没醒,而且就算是醒了也不一定就能正常和我们‘交’流。

  该隐他们没有停留立刻离开了通天会,莉莉安娜跟着我,此时开口问道:“小森,我们下面去哪里?”

  我想了想后说道:“先去其他这个世界的道‘门’看一看,我感觉,也许遭到攻击的并不仅仅只是通天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