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血茶

第三百二十二章,血茶

  妖族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显摆和挑衅,我们几个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等着通向主峰的升降台降下来,这家伙没事来惹惹我,也算是不开眼了。(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没动声‘色’,拍了拍蓝风的肩膀,示意他去处理一下,蓝风点点头,走过去对着这身穿金甲的魁梧妖族拱了拱手道:“这位是之前和通天教主一战的端木森,玄妖前辈还是不要惹的好,毕竟他怎么说也有能够和圣人比肩的实力。”

  蓝风这家伙是**‘裸’地拿我当枪使啊,这话一说出口,再看玄妖的脸,那原本趾高气扬的表情顷刻间就变成了不满,果不其然很快这个玄妖就喝道:“哼,能够和圣人比肩?说笑的吧,蓝风,你也别忘记了‘女’娲娘娘立下的规矩,人类,一律不得如山,见之必杀。”

  随后玄妖一把推开了蓝风,向我走了过来,厚重的大手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冷笑道:“识相的话,叫声大爷,我给你留个全尸,让你的魂魄有机会投胎转世,不识相的话,让你魂飞魄散。”

  我却没搭理它,而是望着蓝风说道:“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会连你一起灭了!”

  语毕,一掌拍出打在了玄妖的心口上,灵气穿‘胸’而过,将玄妖的整个心口都打出了一个‘洞’,玄妖双目圆睁,脸‘色’瞬间煞白,缓缓倒在了地上,我往了它一眼,轻咦道:“咦?倒是还有一口气在,看来身骨‘挺’硬朗的。”

  四周的妖怪们全都傻了眼,蓝风也吓的连续往后退了几步,接着有妖将敲响了铜锣,更有妖将吹响了号角,这号角声很沉闷但是却响彻整个天空。

  我看了残龙一眼,残龙立刻会意化作金龙,载着我们飞上天空,直冲洪‘洞’山主峰而去,四周剩余的三个峰上同样也有号角声响起,有妖怪们的喊声钻入了我的耳朵里,妖怪们开始‘混’‘乱’起来。

  “有人类冲上主峰了!”“快点拦住他,快啊!”

  而此刻的我,已经和残龙一起飞上了天空,冲破云层,飞到了万米高的天空中,遥遥望去,却看见主峰上,一个‘妇’人看着我,双眼给我的感觉,就和之前的大蛇幻影的眼神一模一样。

  她,应该就是地母——‘女’娲!

  眼前的‘女’娲,如果要形容的话,用一个词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那便是怨‘妇’。她长的很漂亮,但却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容颜,而是一张很平静,甚至很普通的脸,可是毕竟她的下半身是粗壮的黑‘色’蛇尾,所以即便长相不能算是倾国,也一样会让人过目不忘。

  只是,这双眼睛和眉宇间的神‘色’,却都带着深深的怨念,我对于‘女’娲的事情不了解,但是当年罗焱逆天的时候,她是帮着罗焱的,也就是说她本应该算是我们这一方的人,可是这些年过后,为何会如此敌视人类,我却有一点想不通。

  没有落地,而是远远地拱了拱手,喊道:“‘女’娲前辈,在下端木森,请撤掉警报,在下有事相求。”

  我的一举一动算是很客气了,‘女’娲一言不发地看着我,看的我很尴尬,这种感觉不算是敌意,倒像是有点怨恨,怎么形容呢,就好像给我一种多年未见的老婆看见老公的感觉。

  如果她直接对我出手,或者是一口拒绝,我倒不怕,可是此刻的她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倒是让我反而心里发‘毛’。

  “前辈……”

  我正要开口说第二遍,她却一挥手,所有的警报声瞬间平息下来,妖怪们惊讶地望向主峰,而我却听见‘女’娲对我说道:“下来吧。”

  落在了洪‘洞’山的主峰上,这里的风景和我所想的倒是有很大不同,在我的印象里,妖族,无论是小地方的山大王,还是统帅一方的妖王,这住的地方是一个赛过一个的华丽,你看沙妖妖王的地下宫殿,再看洛星霸占龙‘穴’后简称的洛阳妖族地下妖界,那都是华丽无比,且大气的很。

  可是‘女’娲在这巨大的洪‘洞’山山顶,却只有一间小小的茅屋,还有用篱笆围成的一个院,篱笆的外围种满了不同颜‘色’的‘花’朵,虽然很美,可是却只能说是一个小小的山村茅舍,和‘女’娲的身份完全不配。

  当然,当初我见到老那一间小房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可是人家老是道家三清,讲究的是清静无为,‘女’娲可是圣兽,更是地母,为何也会如此简单随‘性’呢?

  在我落地之后,‘女’娲便没有和我说话,而是径直走进了院内,我看见在院的中央放着石凳和石桌,貔貅正在喝茶,看见我走进来却也没有任何反应。

  我率先走进院中,可是跟在身后的莉莉安娜以及残龙都无法进入,被一层淡淡的金芒挡在了外面,我一皱眉头却听见貔貅说道:“他们没资格和我们一起喝茶。”

  再看石桌之上,只有三个茶杯,地上也只放了三个石凳,我让残龙他们稍安勿躁,自己坐在了石凳上,两个圣兽一个人,成品字形坐着。

  我伸手去拎茶壶,可是这手一搭在茶壶上,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的手竟然拎不动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茶壶,这小小的茶壶给我一种重逾千斤的感觉,微微一皱眉头,早就知道这两头圣兽不会好相与,如今算是看出来了,从这喝茶开始就是刁难。

  我手上发力,一点点将茶壶举了起来,缓缓地倒像自己的茶杯,可是再一看,这茶杯竟然是漏的,也不知道是‘女’娲故意为之,还是这茶杯本身就是漏的,另一只手轻轻点在了茶杯上,道力平铺在茶杯底部,茶水落下后,将这茶水稳稳接住。

  整个过程我脸‘色’未变,但是心里已经开始小心谨慎起来,面前坐着的可是两头圣兽,如果它们一起出手,恐怕我想要安然无恙地退走不太可能。

  再看这茶杯中的茶水,竟然是鲜红的颜‘色’,看起来微微冒出热气,可是闻了闻,香味不浓,却还隐隐散发出一股血腥之气。

  我没喝这茶,将茶杯放回了桌上,冷声问道:“这茶水是用什么来煮的?”

  ‘女’娲望着我,同样冷冷地说道:“人血。”

  我双眼顿时猛睁,豁然间从椅上站了起来,一拳将茶杯打碎,暴怒道:“你们以人血煮茶!怎能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

  然而,面对我的暴怒,无论是‘女’娲还是貔貅都显得很平静,貔貅一边喝着鲜红的茶水,一边说道:“你们人类吃动物,喝猪血之时,好像也没有觉得那是伤天害理之事吧。其实人类也是动物,强者就能吃掉弱者,这便是妖族的法则,也是你们人类的法则,不是吗?”

  我被貔貅说的哑口无言,竟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分辨,的确人吃动物,动物吃人,在人类的社会里,人类能够将自己看的比动物要高,可是如果在妖族的社会里,那么人类也不过是食物之一,生物链就是强者为尊的法则,而我所站的地方,是妖族不是人类餐厅。

  我缓缓坐回了椅上,‘女’娲一挥手,被我打碎的杯重新复原,她平静地说道:“如果你不愿喝茶,别坏了我的杯。”

  “你们抓了这么多的道‘门’,到底想干什么?”

  我冷峻地开口问道。

  ‘女’娲却不说话,而貔貅则一边喝茶一边说道:“是‘女’娲前辈抓的,不是我抓的,你要问她,当然,她愿不愿意告诉你是她的问题。”

  ‘女’娲双眼望着我,这一双黑‘色’的眼睛里看不出太多的光芒,更看不出太多的含义,她好像只是看着我,或者说她并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我的脸,单纯地看着我的脸。

  “你在看什么?”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满地问道。

  “你和他真的很像,只是气质有些不同,可是长相,却几乎一模一样。”

  ‘女’娲这话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却是罗焱,我皱着眉头说道:“很多人都说我长的像罗焱,其实只是因为我们身上有一样的血脉,单纯看长相,我们不像。”

  然而,‘女’娲却摇摇头说:“我并没有说你长的像罗焱,你和他的确不像。我是说你长的像伏羲,而且不单单是相似,你们的脸,一模一样。”

  这下我才反应过来,的确我见过伏羲,那感觉就好像是在照镜一般,如今再听‘女’娲之言,我更加不明白,为何我和伏羲会如此相像,难道,我还是伏羲的转世投胎,或者是残魂不成?

  就在此刻,貔貅忽然放下手中茶杯,笑着说道:“他又来了,我去打发他走。”

  貔貅说的他,是谁?

  我心中很是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