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二十四章,神话背后的女人 感谢书迷 Dawn3212 打赏玉佩!

第三百二十四章,神话背后的女人 感谢书迷 Dawn3212 打赏玉佩!

  貔貅这辈就只有一个兄弟,是罗焱。..就只有一个师傅,是‘女’娲,就只有一个爱人,是‘玉’兔。

  也只有一个人是让它最佩服的,此人便是司马天。

  当年它还是懵懂无知的幼体之时,被唐‘门’追杀,罗焱和司马天救了它,其实确切点说,如果不是司马天出现,两句话就‘逼’的唐凌峰罢手,还顺便敲诈了唐‘门’一笔,或许现在的圣兽,已经成了唐‘门’的一条看‘门’狗。

  它很佩服司马天,甚至跟着罗焱一起喊司马天“祖师爷爷”,它这辈谁都不服,不服天不服地,只服司马天。

  甚至当年的貔貅身上的气质和司马天如出一辙,在那个司马天像**的时候,它也像**。

  这些记忆我的脑海中都有,所以,貔貅情不自禁地喊出祖师爷爷的一刻,我知道,司马天来了。

  白衣飘扬在风中,他缓缓落在我的身边,貔貅已经闭上了嘴,一双金‘色’的瞳孔一直盯着司马天,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了它的面前,伸出手轻轻放在貔貅的脸上,刚刚还对我恶语相向,甚至和我动手的圣兽,此时却一点都没有反抗。

  司马天笑着说道:“好多年没见了,小貔貅。”

  此时司马天脸上的笑容,我这辈就见过一次,那是在当年嬴政被他收拾了之后,他笑着‘摸’我头的时候‘露’出的笑容,很干净,很澄澈,如同一湾清水一般,却又不呆板,不稚嫩,更似风华绝代。

  而此刻的他,就带着这样的笑容,看着貔貅,貔貅重新变回了人形,我收起了黑暗天机眼,望着貔貅趴在地上,司马天‘摸’着它金‘色’的头发,日光下的这一个圣人,一头圣兽,却似阔别多年的师徒,又好似多年未见的主仆,情义缓缓散开。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而来吧,你会拦我吗?”

  司马天笑着问道。

  貔貅却摇了摇头道:“我不拦你,你知道的,我不会拦着你。”

  司马天点点头,长袖一挥,转身向我点点头,却也没有解释为什么来晚了,走到茅屋之前,轻轻扣响了茅屋的大‘门’,里面传来‘女’娲的声音,说道:“我不见外人。小说网”

  司马天脸上笑容不变,规则之力开启,竟然将这四周的茅屋在极短的时间内拆成了碎片,可是‘女’娲却未动气,而是看了司马天一眼后说道:“诶。许佛那老头什么意思?”

  “他让我告诉你,新局虽然已经出现,但是鸿元依然是唯一的主宰,无论新棋盘上翻起多大的‘浪’,也都只是虚幻。你以为元始天尊能成为第二个鸿元?你以为他已经凌驾于鸿元之上,其实都是假象,鸿元还是鸿元,你的老师还是你的老师,能逆他之人,唯有端木森。”

  这番话说的‘女’娲眼神里光芒惊变,却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为何不试试我的方法?将他扼杀在封印之中?我,老,你,许佛,貔貅,端木森,西方二教主,这么多的强者,如果一起出手,害怕不能将被封印起来的鸿元灭杀吗?为何一定要靠一个人去打?”

  ‘女’娲眼中杀气吞吐不定,司马天却摇摇头道:“你可知道当年留下四世血脉加持,十圣献心可灭鸿元的人,是谁吗?”

  这样一个问题,却问倒了‘女’娲,司马天缓缓靠近‘女’娲,用很轻的声音说了一个名字,我没听清楚,显然是司马天不愿意让我听见。

  接着我看见‘女’娲的脸上‘露’出更大的惊讶,随后眼神不自觉地向我这边瞟了一眼,紧接着问倒:“你们没‘弄’错吗?确定是他所说的?”

  司马天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师傅在道的尽头见到他,问他后得到的结果。只是他出不出来,外人也很难进入。而且,我师父让我带个口信给你,西方灵山之主并非真主,真主我师父已经有了眉目,待我们找到真主之时,便是灵山重现新光之日。所以,这道‘门’之人,你还是放了吧,你的计划,在如今的局势下,只会帮倒忙。”

  司马天这一番话,说的‘女’娲脸‘色’再变,而且我也听见了之后关于灵山的口信,心中有了丝丝感应,两年多前我在道‘门’大会上偶遇的那个身有佛魂的小,可能就是灵山真主,但是也可能是空净,许佛这盘棋下的很大,很深,我竟然也看不穿。

  “我会考虑的,近期会给你答复。”

  ‘女’娲终于松了口,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司马天说了一声告辞,就要拉着我离开,‘女’娲却开口道:“端木森需留下来一日,明日我会放他走。”

  司马天一愣,然后望了望我点点头道:“好,小森,你记得到第二个汇合点找我们,米洛克已经找到了通天教主的下落。”

  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女’娲将我留下来干什么,我和这妖怪的老祖宗不熟,就是我长的像她老公而已,难不成还想将我当她老公使了?

  我心里越想越歪,最后晃了晃脑,看见‘女’娲勾了勾手指,新的茅屋弹指间已经建成了,我走进茅屋中,她坐在暗处,不似其他圣人喜欢站在有光的地方。

  我听见她开口说:“你和伏羲很像,当然,我的意思是长相,你们的气质很不同。”

  我没‘插’话,听着她说道:“他更大气,当年我路过百族的时候,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站在百族之前**,我对他有印象,因为曾经在师尊的大殿中见过他,他也经常去听师尊讲道。只是其他人听了道就自己去修,唯有他将这道讲给百族去听,让百族去修。我便很好奇,站在百族后面望着他,忽然就着了‘迷’。我还记得那一日,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皮衣,头发很长,笑的时候很灿烂。后来他看见了我,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了百族之前。然后笑着说道‘我们请了一个大美人来,以后,让她也来讲道’。很多妖族给我跪下,可是更多的族群欢呼着,过去我一直高高在上,今天忽然走下了神坛,却感觉很开心。从那一天开始,我就爱上了他……”

  这样的往事,‘女’娲讲了**,我听了**,不枯燥,就好像是在听我自己的故事一样,直到清晨的时候,‘女’娲忽然对我微微一笑道:“走吧,我们还会再见的,那些人类我会放了。但是如果你们灵山拿不到那滴心头血,或者你死了,我还会执行我的计划。”

  走出‘女’娲的小茅屋,我看见依然坐在暗中的她,世人眼中的‘女’娲光芒四‘射’,传说中的她补过天,救过世,爱世人胜过爱自己,可是如今我见到真正的她,却想说:“她只是一个失去了孩,失去了丈夫,被师尊抛弃的可怜‘女’人。神话背后真正的她,万年不腐,永世不灭的‘女’娲,其实如此可怜。”

  我缓步走出篱笆墙,看见残龙站在外面,莉莉安娜已经跟着司马天走了。

  “走吧,我们去找米洛克他们。”

  残龙听见我的话后疑‘惑’地看了看篱笆墙内,慢慢飞了起来,我却笑着说道:“已经不要紧了,只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发发牢‘骚’而已。”

  只是,很显然,这一次失踪案没有这么快结束,因为那一只我在通天会弟记忆里看见的黑‘色’的爪还没有找到其主人。

  和米洛克他们汇合后,已经是半天以后了,根据他们这几天的侦查,确定重伤的通天教主将整个金鳌岛沉入了眼前这片巨大的湖泊中。

  该隐对于我来晚了几天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我倒是无所谓,对于这个老吸血鬼的话,全都当做是垃圾,自动忽略。

  “这几天我们侦查的时候发现,除了丝丝圣力往外透出之外,这里没有任何的奇怪之处,也没有金鳌岛的弟进出,感觉像是被封锁了。”

  罗切特说道,拿出了几张拍摄到的照片,我看了看后奇怪地说道:“你们没觉得湖面太平静了吗?一点风都没有,这湖面连‘波’纹都没有。”

  米洛克微微一笑说:“我们注意到了,也做了测试,你看着啊。”

  说话间,米洛克捡起了地上的石头,然后用力往前一扔,石头落在了湖面上,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这湖面居然是假的!而且没有一丝‘波’纹,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湖水,而是一面巨大的蓝‘色’镜!

  “这是镜!”

  我吃惊地说道。

  “确切点说是宝石,一面巨大的蓝‘色’宝石,不过用幻术做成了湖面的样罢了,我飞过去看过几眼,能够看见下面有人的血气流动,所以金鳌岛肯定在这宝石下方,现在就看我们怎么突破进去了。”

  该隐补充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