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二十五章,碧游宫内的死斗!

第三百二十五章,碧游宫内的死斗!

  蓝宝石一般的镜面之下是曾经飘浮于天际的金鳌岛,这一看也‘挺’讽刺的,曾经高悬于天空中的圣人宫殿,如今却沉于地下,曾经弹指间毁天灭地的通天教主,如今却如同受伤的野兽,躲在了这暗无天日的宝石镜面之下,还需要用障眼法遮蔽金鳌岛。(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果然验证了那句老话,这个时代,这个江湖,任你是圣人无敌,一个不小心,也会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通天教主虽然受了伤,可是这金鳌岛内部还是机关重重,要是不小心,依然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入夜之后,我们分成左右队,从不同的方向进入金鳌岛中,你们记住一点,我们的目标是通天教主的心头血,不能再被他逃走了,如果这一次让他逃走,很可能就会彻底失去他的踪迹,不怕打不死他,就怕找不到他。”

  该隐作为这一次行动的指挥,这时候还是很镇定的。

  我点点头,看了看罗切特手上的表,现在是下午4点,再过两个小时基本上太阳就彻底落山了。虽然不明白十圣献心到底有什么用,但是通天教主留着始终是个威胁,能除掉就一定要除掉。

  手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转动,我躺在沙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忽然开口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鸿元想要重塑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的这个问题让一群人都愣住了,却没有人接我的话,我浅笑了一下说道:“别在意,我有时候就是喜欢‘乱’想。”

  只是,我却瞥见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丝沉思的表情,我笑了笑从地上站起来,看见一轮红日渐渐西沉,司马天站在原地不动,这是为了防止通天教主如果逃出来后有人能够将其截杀,而我和残龙,以及莉莉安娜向着左边走,剩余的人往右边去。

  蓝宝石的镜面看起来非常坚硬,我们三个走到左边的蓝‘色’湖面边缘,伸出手用指刀想要在这蓝宝石的上面划开一道缺口,不过这厚度却着实让我一惊,我切开了将近三十厘米的距离,这蓝宝石镜面还没破,最后,足足劈出了深达半米的厚度,往下面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奇怪的是之前站在蓝宝石镜面的上方往下看,能够看见在这蓝宝石镜面下方的金鳌岛,可是如今再一看,金鳌岛整个的影像都消失了,我不放心,从腰包里拿出一张镇魂符,然后让金‘色’的镇魂符缓缓落下,金光之中,我见到整个蓝宝石镜面之下竟然什么都没有,至少在镇魂符的金光所照亮的地方,蓝宝石镜面下,空空如也。小说网

  我正要提醒湖对面的该隐他们,可是一抬头,却看见该隐他们已经钻进了蓝宝石镜面之中,消失不见。

  “真是心急!”

  我不满地嘟哝了一句,没办法,只能自己钻了下去,随后莉莉安娜和残龙跟着我一起钻入了其中,我们三个刚一落下,我习惯‘性’地一抬头,却看见头顶上的蓝宝石镜面猛地覆盖在了一起!

  这下我心头也是猛震,隐隐有一种中计的感觉。

  随着我们在黑暗中翩然落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踏在了实地上,刚一落地,我立刻开启了心眼,随后往四周这么一瞧,在前方上千米的地方隐约间看见了一些建筑物的轮廓,拉了拉莉莉安娜和残龙,我们三个向着这些建筑群小心翼翼地靠近。

  同时,我拿出顺风耳符,低声地说道:“喂,老米,罗切特,你们听见了吗?听见了回答一下。”

  很快,灵符内传出了米洛克有一些含糊的声音,说道:“我们已经靠近金鳌岛了,你们快点跟上,目前我们这里还很正常,一切都进行的比较顺利。”

  我正要嘱咐他们一句,毕竟在我看来这里不怎么正常,可是通信却在此时断了,我手上的顺风耳符刹那间变成了灰烬,眉头紧皱,难道是遇袭了?也不像啊,如果是遇袭的话,顺风耳符里至少应该有一些声响才对,难道是进入金鳌岛后灵符失效了?

  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我们不由得加紧了脚步,向着前方的建筑群走了过去,等到了建筑群之前,我伸手一点额头,金‘色’的光芒化作闪亮的天机眼照‘射’在了建筑群之上,光芒耀眼无比,在这金光中,我隐约间看见有一座巨大的宫殿矗立在地面上,毫无疑问,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座宫殿的来头,碧游宫!

  金鳌岛不是不存在,而是被彻底隐没在了黑暗中,这碧游宫内非常安静,‘门’前也没有任何灯笼,仿佛是空的一般。

  之前圣人之战后,就算通天教主受伤,总不至于落一个众叛亲离孤家寡人地步吧,这有一点说不通,碧游宫为什么会变成空空‘荡’‘荡’的样?

  截教弟众多,当然其中贪生怕死的不少,可是总有两个忠心的,只是这些忠心的弟呢?

  而且,让我觉得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里,没有一丝圣威!

  在进入地下之前,我们观察蓝宝石镜面的时候,还依稀能够看出这蓝宝石镜面中有圣力往外丝丝渗透,但是进入了地下后,就连一点圣力都看不见,更别说是圣威了,通天教主收敛心‘性’了?还是被人捷足先登了一步,已经有人来取了这位圣人的命?

  我快步往前走,站在碧游宫‘门’口的时候,发现这巨大的宫‘门’是开着的,也许是刚刚米洛克他们先一步进入的时候打开了这‘门’。

  就在残龙伸手推开碧游宫的大‘门’的一瞬,整个碧游宫内猛地有惊人的亮光乍现,一下就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不自觉地闭上双眼,往后退了好几步,可是这一退,出事了!

  整个背后被人狠狠打了一掌,我一个踉跄倒在了碧游宫内,虽然感觉不到疼痛,可是被人偷袭,我心里也是冒三丈,用手捂着眼睛,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眯缝着小眼睛,回头一望,却听见“轰隆”一声,碧游宫的大‘门’却诡异地自己关上了,整个碧游宫内的亮光也随之消失,重新恢复了一片黑暗!

  “啪嗒……”

  一声声古怪的声音传来,我看见碧游宫大庭院的四周走廊上,所有的灯笼全都在此时亮了起来,一盏盏红‘色’的灯笼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却将整个大庭院都给照亮了,随后一个人自石阶上踱步而来,他走的很慢,脸‘色’并不还,身上的气息也收敛的一丝都不外泄。

  通天教主,就这么走下了石阶,远远地看着我,嘴边挂着一丝冷笑,低声说道:“碧游宫的‘门’你进来了,就别想轻易地出去。”

  正主现身,倒是省得我去找他了,冷冷一笑道:“通天教主,你觉得你我一战,你有几分胜算?我来不过是为了取你的心头血,‘交’给我一滴心头血,我可以放你一马。”

  这话要是让旁人听了,那绝对会惊呆,但是如今听见我这嚣张语气的通天教主却平静一笑道:“心头血岂是你想要就能给你的?多宝已经在碧游宫周围发动了诛仙剑阵,你身边的人都被围困在其中,你我在这里可以尽情出手,几个月前有元始搅局,不过现在,没有了……”

  通天教主这话还在嘴里说着,身已经冲着我飞来,落在我面前后,一拳打向了我的头,我闪身避过,同时将背后的灵觉枷锁整个去除,身上灵气猛地爆发,双拳轰出,打在通天教主身上的时候,却好像是打在了金属钟面上,还发出了“铛”的钟声!

  “你将东皇太一钟收进了身体内!”

  我‘摸’了‘摸’自己的拳面,通天教主转身,冷笑中双臂一挥,巨大的红‘色’幡布在天空中散开,将整个巨大的庭院全部都围拢在了其中。

  如同血海在我头顶上沉沉浮浮,一眼竟然都看不破。

  司马天站在蓝宝石镜面外,下方闪烁出的亮光他看在眼里,知道大战已经开始,不过心头还是有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却在此刻,它抬起头往远方看了一眼,却见到远处的云朵竟然慢慢变成了红‘色’,按理来说太阳已经下山了,天空也是一片漆黑,就算天空晴朗,可是这云朵应该也是乌黑一片才对,可是此时这些云朵却都被红光照耀着,分外漂亮。

  “好诡异的云彩。”

  司马天皱着眉头,从蓝宝石镜面上飞了起来,远远地定睛望去,这一看,却见到一大批‘蒙’着面,‘混’身裹着黑布的人正极速朝这边飞来,而他们的手中,竟然都提着一盏血红‘色’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