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二十九章,找到罗焱了!

第三百二十九章,找到罗焱了!

  十圣献心,已经完成了两滴心头血的收集,通天教主带着教众和金鳌岛消失在了天边,当然,跟着他一块消失的还有老。(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在‘女’娲走之前,告诉了我一句话:“无论新局是不是成型,你未来的路,未必平顺,我期待你在西方灵山上的表现。”

  回到通天会后,道‘门’之人都已经被放回来了,为表示感谢,还开了一个简单的庆祝会。当然,我免不了嘲讽该隐几句:“老吸血鬼啊,我和通天教主打生打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啊?”

  该隐那一副吃瘪的样看的我脸上发笑。

  离开的时候,我和诺诺约定了大半个月之后的结婚,她和一群人表示肯定会参加。

  回到我的世界后,本想直接回北京,不过却被许佛中途给拦了下来,带我回了维也纳的庄园,在密室之内,他拉着我的手,盯着我手上的两滴圣人心头血看了半天后说道:“你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吗?比如自己的力量变强?或者是灵觉变强?都没有吗?什么感觉都没有吗?”

  我点点头,低声说道:“的确什么感觉都没有,怎么了?是查到什么资料了吗?”

  许佛走回椅边上,随后拉开椅坐下后说道:“在你离开的日里,我找过开水蛙,问过妖典的内容,发现十圣献心和你的情况很不相同。”

  我一愣‘迷’‘惑’起来,却听见许佛低声说道:“妖典内提到过,过去曾经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当然,是‘女’娲将自己的心头血‘交’给了伏羲,得到‘女’娲心头血的伏羲的确是比之前要强上不少。而且非常明显,可是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难道只有‘女’娲的心头血才有增幅作用?”

  许佛的话也让我很在意,如果十圣献心我得到的心头血根本就没用的话,那我还打生打死干什么。

  正在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罗切特走到密室的‘门’前低声说道:“许佛大人,天方一水阁的副阁主来求见您。”

  我自然知道天方一水阁的副阁主是谁,就是唐‘门’现在的大长老,章飞飞,她来找许佛做什么?还是说,不是她要来找许佛,而是慕容飞鸟让她来找许佛?

  许佛站起身来,示意我不要动,自己走出了密室,我坐在密室内,能够听见外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传来,随后听见了章飞飞的声音。小说网

  “小‘女’章飞飞,乃是天方一水阁的副阁主,这一次来拜见许佛大人,是奉了我们家主之命,来给您带件东西。”

  章飞飞要亲自送来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我很好奇,但是在密室中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却听见过了一会儿后许佛用有一些惊讶的语气说道:“真的找到了?这一次慕容飞鸟不会再欺骗老夫吧。”

  找到了?找到什么了?似乎许佛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随后便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对话,章飞飞退了下去,我从密室中走出来,疑‘惑’地问道:“许佛前辈,不知道刚刚慕容飞鸟托章飞飞带来的是什么?能否让我一观?”

  许佛却摇摇头,不发一言地走出了大厅,直接无视了我。

  这下我心中更加肯定,这里面有事儿!而且,这事情多半和我有关,联想到慕容飞鸟三年前和我的对话,她说罗焱尚有残魂分身在人间,已经投胎转世成了普通人,她和断**已经找了很多年,难道,她已经找到了罗焱的分身不成?

  许佛不肯说,那能够告诉我这里面秘密的人就只有章飞飞了。

  我当即去找章飞飞,她在客房内,见我进来后赶忙迎了上来,关上‘门’后,她很是紧张地说道:“主公,我知道您肯定会来找我,我长话短说,慕容飞鸟让我带给许佛的,是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我偷偷用手机拍下来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拿出了手机,打开给我一看,这上面是一张照片,好像是一张高中的毕业照,照片本身很普通,而不普通的是照片上的人,在一群身穿高中毕业校服的学生中间,在第三排角落的位置站着一个人,短发,有一些黝黑的皮肤,很普通的长相,他个不高,站在人群里存在感简直低的不行,不注意的看,普通人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他。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普通的少年,却深深地吸引住了我的眼球,我有些吃惊地说道:“罗,罗焱,他是罗焱!”

  章飞飞点点头道:“这是08年时候的照片,当时罗焱的转世刚从高中毕业,如今,他在上海的一家外资企业做一个基层员工,慕容飞鸟也是最近才发现他的,看来已经确定他的身份了。她一直在暗中寻找罗焱的下落,虽然多次宣城找到了罗焱,可是这一回才是真正的发现了正主。现在慕容飞鸟已经部署下去,开始进行全方位的监控和测试。”

  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罗焱的出现,逆天的实力肯定又能提高,而忧的是,也许我身边的很多助力,都会变成他的助力,而我,可能就像三年前慕容飞鸟所说的样,被牺牲或者是放弃。

  我沉思了好半天,最后慢慢抬起头来说道:“这个罗焱的地址有吗?资料有的话也给我一份。”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正好是下班的时候,罗焱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可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又要加班了。”

  身边的同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办公室,有的和他打招呼,有的却直接无视了他。大学毕业后,算上实习期,这已经是他上班的第三个年头了,当初没听父母的话,高考前还天天沉‘迷’在中,结果就考了个三本,毕业后好不容易‘混’进了一家外企,看起来天天在上海最气派的环球金融中心上班,实际上他自己知道,不过是干的比牛多,挣的钱‘交’了房租,水电煤和网费后,就剩下点生活费了而已。

  而且,总是有做不完的活儿,加不完的班。

  只是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改掉看的‘毛’病,看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可是让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上学时候看过的一本红‘色’封面的,名字他忘记了,内容也不太记得了,只是记得那时候看的很开心,班级里的同学还互相抢着看,只是想要温习这,可硬是想不起叫什么名字。

  “罗焱,今天把这个PPT做掉,还有将会议记录整理一下,我先回去了,别太辛苦了。”

  经理走了,留下了一堆本来该他自己做的活儿,很快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了,只剩下了他自己。

  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提着杯往饮水机的方向走,心里默默地数着,还有一个礼拜就发工资了,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倒水的时候,他看着窗户外面的上海夜景,很美,上海的晚上永远比白天要美,那一幢幢大楼内闪烁出来的灯光,是和他一样加班的人,地面上的车尾灯能够拉出一条有一条的流光溢彩,无数的霓虹闪烁,这里算是上海的繁华地带,即便到凌晨,依然有大量的车辆经过。

  只是,望着这样的上海,他的心里总是有一种陌生感。

  总感觉,这块土地和他之间有一层隔膜,他只是觉得上海很美,却没有丝毫的归属感,甚至有时候他仰望天空,也会觉得这片天空似乎很熟悉,这种熟悉不是因为他从小看着这片天空长大,而是似乎这片天空曾经归他所有。

  但是,每一次有这种感觉,他都轻笑一声,对自己说:“又看多了,苦‘逼’。”

  过了二十多年的苦‘逼’**丝生活,天天沉浸在的世界内无法自拔,加班加到凌晨,住在经常断电的小格间里,这样的他,还妄想天空是他的,大地是他的,这不是白日做梦吗?

  拿起倒满水的水杯,拍了拍自己的脸,振作‘精’神后,他走回自己的电脑前,却看见挂着的QQ上跳了几下,他的QQ上好友不多,个别的几个也是自己大学时代的哥们,可是这一次是有人来加他好友,点开一看,在验证信息栏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我是你的徒孙,想和你聊聊。

  罗焱顿时笑了,还徒孙呢?网上的二货就是多,正要点取消的时候,他却鬼使神差的将鼠标给停住了,去点了确定,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

  很快聊天窗口弹了出来,对方发过来的第一句话是:师祖,我是端木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