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三十二章,沧海桑田

第三百三十二章,沧海桑田

  罗焱走出环球金融中心的时候,仰起头,看着天空,日光很明媚,有一些晃眼睛,他看见一辆银‘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了他的面前,长这么大,过了二十多年的苦‘逼’生活,他从来就没有坐过这么豪华的轿车,甚至走在路上的时候,都不敢伸出手去触碰这样的豪车,总是远远地绕开。(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然而,今天银‘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被打开了,身穿黑‘色’西装的保安很庄重地说道:“您好,请上车。”

  他低下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见到我向他招了招手,他这次放心地钻入了车里,坐在了我的身边。

  看着宽敞的轿车,又看了看一脸笑意的我,罗焱有一些局促地说道:“我们,去哪里?”

  我笑着说道:“我们想办法找人恢复你的记忆。”

  首先,我带他去的第一个地方,是通天会!

  虽然罗焱可能没来过这个地方,虽然如今的他并不是另一个世界里通天会的救世主,但是,我想,如果他能够看见自己的墓碑,看见衰败的通天会的模样,会不会想起一些事情呢?

  通天会外,我们下车,我看见罗焱抬头看着通天会巨大的匾牌,低声说道:“这里是哪里?我,好像来过,好像在梦中见过这样的招牌。”

  我伸出手推开了通天会的红‘色’的大‘门’,接着带着罗焱走进了通天会中,冷冷清清的巨大庭院,罗焱看着四周的一草一木,在晴朗的天空下,他如同‘迷’路的孩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似乎很熟悉,可是更多的却是陌生。

  “我,我好像很多次都在梦中见过这个地方,这一草,一木,山水,我仿佛都见到过。这是哪里?”

  他大声地问道,我却没有回答,而是对他挥挥手,带着他一路走到了后院来到了这个世界中通天会内的墓园中,罗焱大吃一惊地喊道:“这,这都是墓碑啊!原来这里是陵园,你带我来陵园干什么?”

  我依然不说话,慢慢地让开了一条路,指着一座白‘色’的墓碑,示意他自己看。

  罗焱望了望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有一些不放心我,毕竟现在的他还是普通人的心态,看见这一幕幕不寻常的画面,自然会很警觉。小说网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墓碑之前,低下头看见眼前的墓碑上刻着的居然是自己的名字,他脸‘色’瞬间吓的苍白一片,甚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嘴里哆嗦着喊道:“这,这是什么鬼地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墓碑上会有我的名字?难道是你想要杀我?”

  我看着他,微风拂过我们的脸,双眼深深地望着罗焱惊慌失措的脸,低声说道:“这里叫通天会,是灵异世界曾经的超级大派,如今没落了。这座墓是过去的你所立,你虽然没来过这里,可是过去的你是通天会的英雄,每个通天会的英雄都会为自己竖一座墓碑,在死了之后就会长眠于这块土地下,你也不例外。”

  听见我的话后,他稍稍镇定了一些,不过还是不愿意走过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喊道:“我要么就是发疯了,才会在自己生前给自己立墓碑,还有,你说我没了记忆,可是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都在,怎么会没有记忆?”

  我背着手缓缓走来,一边走一边高声说道:“你可曾记得这样一句话,终我一生,行脚天下,‘走’光明大道,封天下厉鬼!你是否还曾记得,你手握轩辕神剑,高喊战必胜的样?你是否还记得,当年的你在这通天会内曾经拥有一群生死相‘交’的朋友!”

  说话间,我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照片,是罗焱那时候在这里和白骨,大叔他们合影的照片,飞在了罗焱面前的地上,罗焱慢慢弯下腰,将照片捡了起来。

  照片上,他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正中间的自己,以及身边很多陌生的面孔,他吃惊地说道:“这,这都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会在照片上?Ps的吧。还有个骷髅,这也太恶搞了吧!”

  他和当初的我一样,都不相信照片上所见到的,就在我还想解释什么的时候。

  却看见一个翩然的身影从空中缓缓落下,居然是昨天和我见过一面,互相威胁不要动罗焱的慕容飞鸟。

  她果然还是不甘在一边观望,此时硬是‘插’了一脚进来,落地后,她将罗焱护在身后,罗焱见这么一个美‘女’出现在面前,也有一点发愣。

  “慕容飞鸟,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

  我冷哼一声,一跺脚,仿佛地面都震了一下,慕容飞鸟同样用冷的语气说道:“我的师兄,还轮不到你来照顾,他的记忆,我会想办法恢复,只要他的记忆恢复了,修为就会恢复!端木森,你别以为你心里想的我看不出来,你就是害怕我的师兄恢复修为后会代替你,到时候你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夺走!”

  慕容飞鸟倒是会恶人先告状,我也不愿和她多逞口舌之争,慢慢地走向罗焱,慕容飞鸟挡在了我的面前,身上灵气散开,她本来实力就不弱,将罗焱震飞了出去。

  罗焱倒在大‘门’边上,慕容飞鸟惊觉之际和我一左一右冲过去,想要抓住罗焱,却看见他握着照片,坐在地上。

  慕容飞鸟急急忙忙冲过去,伸手想要拉住罗焱的手,却被罗焱用手挡开了,慕容飞鸟一愣,罗焱低着头,低声说道:“别碰我!”

  慕容飞鸟一怔,我笑了笑走过去,却看见罗焱看着我的眼睛里竟然也有深深的敌意,低声说道:“你也不要过来!”

  这下,我和慕容飞鸟都傻在了当场,罗焱从地上站起来,缓缓走向木头大‘门’的外面,推开大‘门’的一刻,他头也不回地说道:“今天,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我脑有点‘乱’。对不起两位,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说完后,他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慕容飞鸟看着自己刚刚被罗焱挡开的手,一双美目中却流‘露’出了深深的哀伤,随后头也不回地飞上了天空,消失在了云彩之间,只留下了我一个人站在偌大的通天会内,低声自语道:“何时,他才能真正的回来。”

  慕容飞鸟落在云端之上,仙衣彩带在日光下轻轻摇曳,刚刚的一幕,刺‘激’了她记忆里那最深处的回忆。

  很多年前,一个平静的小山村里,她认识的不是后来逆天的罗焱,而是另一个世界千年前,刚刚走出山村的罗焱。

  那时候的她喜欢叫醒还在树杈上睡觉的罗焱,然后拉着他回家吃饭,而罗焱也喜欢去后山的山崖上采那些漂亮的小‘花’送给她。

  后来,她的老父亲身染重病,为了求仙‘药’,他背着她,一路爬上了望不到顶的‘混’沌山,见到了即便是绝顶高手都见不到的圣人元始天尊,圣人收他们为徒。

  后来在江湖之中,他走到哪里都不吃亏,谁都要给他让路,可是这样霸道的他,依然愿意背着她走在大路上。

  这些回忆,深埋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很久了,久到连她自己都快要忘记,可是,也许是她没有习惯吧,也许这是第一次罗焱挡开了她的手,也许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罗焱,看见他眼中的陌生,看见他眼中的烦躁和不满,她明明知道他的记忆还没恢复,但是心中依然隐隐作痛。

  抬起头,望着云端尽头的太阳,慕容飞鸟满脸悲伤地说道:“你逆天之时,我被封在洛阳龙脉之中。你逆天失败后,我寻你数载,如今你我终相见,却如此陌生,沧海桑田,哈哈,沧海桑田……”

  她默默地低下头,向着远处飞去,这一声笑里又有多少无奈和悲凉。

  罗焱捏着照片返回了自己家中,坐在**边上,他抱着头,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意气用事地辞去了工作,然后坐上了豪车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随后目睹了一场超出他理智的‘交’手,见到了一个刻着自己名字的墓碑。

  他觉得他的世界疯了,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可是用手‘抽’自己耳光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到痛的。

  他的手上还捏着那张我给他的照片,默默地看向照片上的人们,真正让他烦躁的其实不是看见的古怪墓碑,不是看见会飞的仙人。

  而是他看着眼前的照片,上面的所有人他似乎都很熟悉,这些人,这些面目,那个巨大的庭院,还有通天会这个名字,全都很熟悉。

  他感到恐慌的是,似乎,过了几十年,他都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