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三十五章,幻命

第三百三十五章,幻命

  我这一愣神,脑里也在飞快地思索,袁天罡见我不说话,却不发一语,自斟自饮起来。(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我过了好一会儿后哈哈一笑道:“照你这么说,人和人之间相似了一点,难道就是什么幻命吗?”

  袁天罡放下酒杯,淡笑如清风一般,沉声说道:“他曾经有的,你都有,他曾将要完成的使命,你也要完成。我知道你的来历,无父无母。所以,你难道没想过,你不过只是罗焱制造出来的一件衣服吗?”

  我登时心中冒,一下从礁石上站了起来,喝道:“你什么意思?”

  袁天罡却一点都不为所动,平静地继续说道:“我知道天下间有两类人,没有掌纹。第一类是圣人,因为他们已经超脱五行轮回,不在三界之中,所以没有掌纹。第二类便是不该存在的人,也就是本就不是这三界五行之中出生的人,这一类人,也没有掌纹。端木森,你的掌纹正在慢慢变淡,难道你就一点都没想过原因吗?为什么你的掌纹会莫名其妙地消失,为什么你的掌纹会越来越淡?这和你的幻命有关系。”

  袁天罡一派言之凿凿,我心中更加惶恐起来。

  “幻命联系着你和罗焱,罗焱若是不醒,你便还会存在,继续做你的逆天者,继续完成你的使命,而罗焱一旦真正醒来,你就会消失。因为你本就是他造出,他醒来,你消失,欠他的还给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想,这样的话,应该很多人都跟你说过了吧。”

  袁天罡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浅笑着往远处飞去,高声说道:“这酒在我看来你是没心情继续喝了,给你一个忠告,我师兄庄,的确有能力恢复罗焱的记忆。你何去何从,现在还在你自己掌控之中,好自为之吧,告辞!”

  他远远说了一声告辞,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我返回小渔村内,看见白骨有些微醺地跑了过来,勾住我的肩膀后说道:“罗焱这小,喝醉之后的样还和过去一样,哈哈,喝酒他比你爽气的多!”

  我勉强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小渔村的房内只有一个挂着的灯泡。小说网我没开灯,外面的夜风变的大了一些,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到底要不要带罗焱进入方诸山,虽然我心中一直都有答案,可是真的到了实施的当口,我还是慌了。

  我的一切可以说都是他留给我的,其实袁天罡那句话没说错,我就是罗焱创造出来的另一个皮囊,然而,如今正主回来了,我该不该牺牲自己呢?就算我不愿意牺牲,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来‘逼’迫我。

  侧卧了下去,听见外面很多跟着一起来的通天会弟还有其他一些罗焱原来的好友,一个个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欢呼声不绝于耳,几家欢喜几家愁,过去我身边的人,终究还是留不住。

  其实袁天罡话中还有一层意思,他没电穿,但是我听的出来,我身上的厄难之命未消,这就说明,如果跟在我身边,很多人都会死,像早年的龙川老头,小阿呆,像圣人之战中的李迅。

  但是如果我消失成全罗焱,那么,我身边的人也会跟着变的非常安全。

  此中含义,我也明白,这也便成了又一个‘逼’着我牺牲的原因。

  这一晚,我没睡好,第二天很早我就醒了,洗了把脸后走出房间,狂欢了**,整个小渔村在黎明的时候特别安静,当地的渔民都收了我的钱,早就离开了村,几个轩辕家族的工作人员端着新鲜的粥走过来。

  我接过来后问道:“罗焱他们呢?”

  这个工作人员遥遥一指村口说道:“在村口的那个小屋里呢,看起来非常疲惫的样,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

  我点点头,一边喝粥一边往村口走去,一路上所有跟着来的修士全都喝的烂醉如泥,有的甚至抱着酒瓶就睡在了马路当中。

  我皱着眉头,走到了村口的房间‘门’口,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鼾声,而且还是不止一个鼾声,都睡着了。

  正要转身离开,却奇怪地发现,这四周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当然,星梦,诺诺她们也是跟着一起来的,身上喷了香水也很正常。

  只是这香味,却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香”的味道,说的可能比较‘迷’糊,在很多大‘门’大派内,高人常年闭关,他们喜欢点上特殊的香料,用来宁心静气。

  所以很多有身份的人,他们的身上也都有这股特殊的香料味道,但是无论是诺诺还是星梦,都没有这个习惯,这个房间内喝醉的人里,也都没有类似的习惯,所以,这里来过别人!

  我立刻打开了房间的‘门’,大叔他们都喝的烂醉如泥,倒在地上还在大呼,我眼睛扫过他们每个人的脸,半天之后吃惊地喊道:“罗焱人呢?罗焱人到哪里去了?”

  我这一喊,没人回答我的话,全都睡的死死的!我猛地转身,冲出了房间,高声喊道:“残龙,残龙在哪里?”

  很快残龙就从对面的房里冲了出来,我一把抓住它,让它化作金‘色’的巨龙,飞上天空。

  “罗焱被神秘人带走了,你好好看一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踪迹?香味还残留在‘门’上,肯定这个人还没走远。”

  我急迫地说道,残龙毕竟是五爪金龙,这视力好的惊人,远远这么一看,很快就发现了可疑之处,它向着右前方飞去,一边飞一边说道:“你看那边的一片云彩,很明显是刚刚被人从中间强行分开的,这人带走罗焱之后也很匆忙,我们追上去应该很快就能追上!我对自己的飞行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坐稳了啊!”

  残龙猛地一发力,朝着前方直冲而去。

  我前脚刚走,许佛和断**就从另一边的山脚里走了出来,两个人同时看着天空,许佛低声说道:“慕容飞鸟这么做很冒险,元始天尊会保她吗?”

  断**冷哼一声,一飞冲天,朝着对面的空中冲了过去,只留下一句话:“她这么做不是为了元始天尊,而且,有我在,端木森还不能拿慕容飞鸟怎么样!”

  再说我这边一路追击,果然很快就看见了身披彩带,抱着罗焱的慕容飞鸟,她也注意到了背后的我们,一挥手,彩带化作极光向我‘射’了过来,残龙倒是怡然不惧,张开大嘴喷出一口烈焰,将这些极光全部烧成灰烬。

  慕容飞鸟眼见这么下去肯定要被追上,便身下落,一股脑地钻进了原始森林之中。

  我让残龙停在空中,眼睛往下俯瞰,森林内显得很安静,天上也是日出不久,很多动物都还没醒过来。

  “哼,海边有这么大的一片森林倒是很稀奇,我也不忍心毁了,慕容飞鸟你自己出来,‘交’出罗焱,看在往日的情面之上我可以饶你不死。”

  我的声音顺着大风吹遍整个森林,在空中回响,发出“隆隆”之音。

  慕容飞鸟冷冷一笑,却不出声,她怀里的罗焱还没睡醒,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和木讷。

  我目光向四周横扫,就在这时候,一道黑白两‘色’的极光冲到了我的眼前,仔细这么一看,我这才发现,在这两‘色’极光中站着的是戴着面具,只‘露’出半边脸的断**!

  “端木森,罗焱我会保护,不需要你来‘插’手,回去!”

  他到底还是站在慕容飞鸟的一边,我冷笑更盛,从残龙的身上走了出去,踏在空中,低声说道:“我带罗焱进入方诸山,找庄开启他的记忆,记忆一旦恢复,他就会恢复修为。我有哪里做错了吗?慕容飞鸟打的什么算盘,我不清楚,不过说到底还是和元始天尊脱不了干系。如今你来保她,让我离开,还请原谅我恕难从命,你若是想打,我奉陪就是了。”

  如今的我还真不怵断**,要打就打,你当护‘花’使者不怪你,可是被我打飞了也别怪我。

  随后我拍了拍残龙的背,残龙会意地俯冲进了森林中,断**脸‘色’一变,正要对残龙出手,强悍的道力攻下,却被我一只手拦住,同样是以道力将断**的道力震退。

  “端木森,有些事你不明白就不要瞎捣‘乱’。我们这么做都有我们的理由,你不要‘插’手!”

  他看着残龙冲进了森林内,接着龙‘吟’声,‘女’人的喊声,一起传了出来。断**脸‘色’惊变,对着我出手更加凶狠了几分。

  就在这个当口,我却看见一抹蓝光从远处飘来,自己更是没来由地哆嗦了一下,奇怪地说道:“怎么变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