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六十九章,佛与魔,一念之间

第三百六十九章,佛与魔,一念之间

  邓然这也算是小试牛刀,看不出来,三年未见倒是长进了不少啊。小说网@!..

  “端木大哥,师傅嘱咐我,让我带你去白马寺,许佛前辈也已经到了。”

  听到这话后,我当即点了点头,嘱咐了米洛克几句后,拉着残龙一起离开了洛阳妖族。洛星这边肯定也会自己调查,让米洛克留着,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情报。

  出了洛阳妖族,踏着残龙,没一会儿就到了白马寺,这千年古刹,香客可是一直络绎不绝。我们落在了寺庙后院,后院倒是冷清的很,半天都没一个僧人经过。

  邓然也是奇怪地东张西望,说让我等一等,自己去找空净大师。

  他前脚刚走,后脚我就感觉到两股互相碰撞的气场从白马寺的一处禅房内传了出来,我回头一望,其中一股乃是至纯的佛力,另一股却是刚猛的道法,难道又出事了?

  我急忙赶过去,到了禅房‘门’口,却看见一道白光从禅房内爆‘射’而出,这白光来的突然,贴着我的脸划过,我闪身躲过后,一转头,看见这禅房内坐着两个人,左边坐着手握两极锤的许佛,右边坐着一身黑‘色’袈裟,面带三分笑容的空净大师。

  只是,这禅房内却没见到第三个人的存在,我登时心中一沉,难道是这两个高手之间动起手来了?

  正奇怪呢,许佛却先开口道:“真是没想到,后辈禅宗内会有你这样的怪才,你的实力隐藏的可真好。”

  空净大师脸上笑容却也不变,笑呵呵地开口道:“可我这本事还是远远不如您,刚刚一击,您出了五成力,我却出了六成力,您还是让着我的。”

  许佛没说话,伸手轻轻一拍桌,接着桌上的茶杯一抖,却升起了一片茶水,这片茶水飘在空中,茶叶和茶水之间互相搅合,随后许佛挥了挥手,这片茶水洒下,落向了对面的空净大师。

  却也看不见空净大师有什么反应,茶水落下的一刻,他的身微微一晃,随后茶水滴落在了地上,竟然从他的身上穿了过去,他的身体简直如同幻影一般。

  “哼,佛光入体,你的身已成佛光,我这茶水的确是碰不到你,不错不错。(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许佛最后连说两句不错,这是一种很高的肯定,说明对方有资格和他一战,空净大师却摇摇头,从自己的肩膀上沾下一滴水珠,叹了口气道:“我这佛光还是挡不住您的功法,这一滴茶水,看似很轻,其实便是您比我高明之处。”

  许佛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回头瞥了我一眼后说道:“小进来吧,人都到齐了,可以说正经事了。”

  他们两个刚刚的切磋我看在眼里,表面上是许佛胜了一筹,但是我却隐约间有一种空净大师隐藏极深的感觉,许佛刚刚那一笑,却也有一层深意。

  这两个高人果然是让人看不懂。

  进了禅房,坐下后,邓然正好进来,四个人聚齐,许佛开口道:“我想洛阳神秘的佛光伤人事件你应该看到了吧?”

  我点点头,随后邓然拿出自己的嘎巴拉放在了桌上,随后捏了捏嘎巴拉的珠,一丝丝金光从其内翩然飞出,这些金光被许佛挥手间抓了下来。

  我定睛望去,许佛对着自己的手心吹了一口气,这些佛光竟然在一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的丝线,也就是之前我在车厢里看见的那些黑乎乎的线条,这些丝线很快缠住了许佛的手臂,如同钢丝一般勒的很紧,许佛冷哼一声道:“哼,你也配伤我?”

  随后手臂上道法一震,却将这些黑‘色’的丝线震碎。

  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此时忍不住发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空净大师笑着说道:“大约是两年多前,洛阳开始出现一些灵异人士被金光击伤的事件,更出现了一个自称真佛的神秘人,我便出面调查,却发现了一件非常惊人的事情。这件事情,可能还和邓然有关。”

  我是一头雾水,也就不‘插’嘴了,仔细听空净大师的话。

  “这些佛光乍一看之下的确是和我们平时见到的佛光没有区别,可是正如许佛前辈刚刚所做的,只要有高手用灵气一刺‘激’,立刻就会变回原形,而这些黑‘色’的丝线,其实是魔气!”

  空净大师这一句话可算是将我给怔住了,居然是魔气!

  “可是魔气为什么会变成佛光的模样?这不是两种绝对相对的能量吗?可以说是矛盾的两面。”

  我‘插’话问道,空净大师点了点头,却又从嘎巴拉中揪出了一丝佛光,然后说道:“佛‘性’,人‘性’,其实本质上没有不同,人有多面,佛亦有多面。人可以外表善良,内心邪恶,这魔气不过是以高超的法术在外面镀了一层佛光罢了。你且看着。”

  空净大师说话间将这层佛光给打回了原型,随后,手握黑‘色’的魔气,轻轻一抹,竟然还真的在魔气外面镀上了一层佛光!

  我看的双眼发愣,真是头一次见识到这么强悍的法术。

  “不过能做到这一点的,一定是佛‘门’高手,这个自称‘真佛’的神秘人,显然也是出自佛‘门’。但是到底是谁?我还不清楚,需要找机会抓住这名所谓的‘真佛’才行。”

  空净大师说话间,将嘎巴拉内所有的佛光全部震碎。

  我想了想后接着问道:“可是还是不对啊,如果是高手所为,为何邓然能够收服这些佛光?我之前在妖族见过一个灵魂都被这佛光震碎的妖怪,我都没办法收服这些佛光。邓然的修为还在我之下,他如何能够做到?”

  说到这里,空净大师却示意邓然自己说。

  邓然笑着‘摸’了‘摸’脑袋,然后开口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这几年来,自己渐渐能够运用一些佛法。不过还需要在师傅的指引下,在夜晚的时候,我也经常会看见一些奇怪的画面,和电视里大雷音寺内的场景很像,我觉得可能是我身体内的佛‘性’苏醒的关系吧。”

  邓然身体内存在的可不仅仅是佛‘性’,而是佛魂,应该是这几年在空净大师的帮助下,渐渐佛魂苏醒的关系。

  “今夜,我们先在白马寺住下,抓捕真佛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许佛见没什么可说的,便撂下一句话,邓然带着我们去了禅房。

  入了禅房,许佛却对我道:“之前我想先从空净这里获得关于灵山位置的情报,不过他却没有直接给我,空净身上的谜团太多,连我都有一些看不透他。”

  许佛这话却不是危言耸听,在另一个世界我围捕过另一个空净,那个空净已经成魔,最后说的话到现在我还依稀记得,他似乎预言了这个世界的空净大师,迟早有一天会走上他的老路。

  佛,魔,在普通人看来是一个对立的关系,佛不容魔,魔要逆佛,可是,在我们这些懂了一些关窍的人看来,佛亦是魔,魔能成佛。

  就像是镜的两面,在这一面的人永远看不见对面的世界,可是对面世界的人却也看不见这一面,而当有人成功越过了中间的边界,那么,他就会成为独特的存在。

  空净便是这样的人,他已经站在了镜的中间,左边是佛,右边是魔,一念成佛,一念入魔,一切就都看他自己的选择。

  另一个世界的空净选择了入魔,可是这个世界的空净还没做出选择,我和许佛也不知道他会如何选择,只是希望,他不要成为我们的敌人。

  白马寺内到了晚上7点多,就很安静,今天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香客们陆陆续续离开了白马寺,大‘门’关上后,僧人们也都回房休息。

  有的电视,有的聊聊天,毕竟是现代社会,僧人们的生活过的也很现代化。许佛老**晚上基本是不睡觉的,这个上古天才,即便是睡觉都是直接打坐入定,用他自己的话说,几万年来都没睡过觉了,天才加上努力,造就了第一个靠自己的力量成圣的人类强者。

  不过我从该隐那里听说过,许佛只要一睡觉,就会看见很多过往的经历,鲜血,战争,生离死别,所以他不敢睡,更不敢入梦。

  我躺在禅房的**上,拿出手机正和恋心儿聊天呢,眼睛往外面瞟了一眼,这一看,我不禁疑‘惑’地说道:“许佛前辈,今天是满月吗?”

  许佛没睁眼,摇了摇头,他一摇头我就一下从**上跳了起来,指着外面说道:“可是外面是满月,还是金灿灿的月亮!”

  我正要冲出去,许佛却很镇定地说道:“在白马寺,我们不用出手,这是空净的地方,他自会处理,看着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