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七十二章,真佛的身份! 感谢书迷 果果 打赏玉佩!

第三百七十二章,真佛的身份! 感谢书迷 果果 打赏玉佩!

  真佛被劫走,而且听他的口气好像是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劫走似的。小说网..

  留下了我尴尬无比地从天上落下来,然后配合着罗切特还一个劲地鞠躬,谢幕,说我们的浮空,加光影的魔术是不是很成功。

  说实话,我当时的样真是蠢爆了!

  回到宾馆后,莫良已经在‘门’口站着了,那感觉就差一支烟,然后说一句:“完事了。”

  我推‘门’进去,这修妖人满脸都是血,被打的已经不行了,一个劲地挥手,缩在角落里喊道:“大人,我说实话,我说实话!我是真佛派出来的探,他在我身上下的佛光不多,所以我会自己清醒。之后,我还是继续为他卖命,不然被发现了也难逃一死。你们去工业园区的那一天,我一直跟着你们,后来怕被天上乌云里的人发现,才会落下来的。其实我压根就没有要攻击你们的意思,我就是监视监视!”

  他这也算是说了实话,我走过去,居高临下地问道:“你知道真佛之前躲在那里吗?”

  地上的修妖人连忙点了点头,结果被我一把抓了起来,带出了‘门’。

  要想抓住真佛,就必须先搞清楚他的来历,这个一直躲在金光背后,看不清脸的家伙,肯定有来头。在修妖人的带路下,我们到了洛阳东边的一片老式公房外面,这一片区域一般都是租住出去的。

  “他之前一直躲在16号的301室,是租来的房。”

  这货应该不至于骗我,之前那么嚣张的真佛,居然还是要躲在这种老房里,看来本体说不得还是一个受到压迫太久,心理扭曲的**。

  上了楼,推开‘门’,‘门’里面倒是‘挺’亮堂的,也很干净,虽然看起来空旷的很,可是还算是比较像样。

  生活的痕迹并不浓,没有箱,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机,什么电器都没有。一共是一室一厅,我走到阳台上的时候,看见阳台上有一个蒲团,旁边放着一本很旧的经书,还有一些奇怪的铜币,这些铜币和我在列车上看见的铜币是一样的。

  走过去,拿起经书看了一眼,让我意外的是,这不是一本佛经,却是一本道德经,一个自称真佛的人,一个整天身披金光飞来飞去的家伙,居然看的不是佛经,而是道德经,我却有一种想笑的感觉,却又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和隐秘。

  正在这时候,却听见罗切特对我喊了一嗓:“小森,过来看一看,又发现!”

  我走过去,见到罗切特在**旁边发现了一串佛珠,这佛珠样式很奇怪,一共108颗,但是却是一黑一白,黑‘色’的佛珠夹杂着白‘色’的佛珠,乍一看很漂亮,可是这样的排列方法,而且还是在有道行的高僧身上是很罕见的。

  拥有这种佛珠的人,我只见到过一个,那就是空净大师!

  接着,我立马联想到了之前劫走真佛的那道白光,似乎隐约间也有一点像是空净大师,再联想到这真佛身体好似也是佛光所化,之前许佛和空净切磋,说空净的身体已经化作佛光很是了不得。

  这一来二去,我将零星的线索拼凑起来后,矛头竟然全都直指空净大师。

  我将佛珠擒在手中,带着罗切特冲出了房,一路到了白马寺,却看见白马寺‘门’前竟然围着一大群记者,连香客都被拦在了外面,整个大‘门’口被堵的水泄不通。

  我走过去,听见两个来烧香的阿婆在低声说道:“听说了没?佛祖显灵了啊!”

  另一个阿婆点点头道:“是啊,今天有人看见一道白光落在了白马寺,应该是传说中八部天龙,我就说这白马寺年份最老,肯定最灵!”

  这一番话,更加确定了我心中的猜想,绕到了白马寺远处,让残龙带着我从空中落进了白马寺内,寺内还是比较安静的,远远地我就看见邓然站在空净大师的禅房‘门’口,脸上带着几分焦急。

  “怎么了?”

  我凑近了之后奇怪地问道。

  “师傅回来之后就一直‘蒙’在里面,没有出来!而且外面还来了这么多记者,大家都希望师傅出来回答一下记者的提问。”

  我拍了拍邓然的肩膀,示意他往后退,然后敲了敲禅房的‘门’,朗声说道:“空净大师,我是端木森,有事请教,还请开开‘门’。”

  结果,我这边刚刚说完,禅房内竟然有一阵狂暴的白‘色’佛力冲了出来,将我打飞了出去,我连退十多步才稳住了身形。

  禅房内一片悄无声息,我低声说道:“空净大师,在下多少知道一些事情的线索,你若是不开‘门’,在下只能自己冲进来了,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我也不愿意多废话,伸出手,指尖狠狠一爆,一道白光从我的手指尖爆‘射’而出,这一招还是我继承了罗焱的记忆后学会的!

  白光冲到了禅房‘门’口三寸的地方,却被佛力给挡住了,我微微一笑,身一晃,一掌拍在了禅房之上,两股力量齐出,硬生生将这禅房大‘门’给打开了!

  说实话,要是我连空净的房‘门’都进不去,那我也不用逆天了。

  房间内,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坐着两个人,一个浑身金光,看不清脸的真佛,一个一身黑‘色’袈裟身上却透出丝丝白光的空净大师。

  两个人互相对峙,气氛非常凝重。

  我却大喇喇地走了进去,空净大师长长地叹了口气后说道:“原本不愿让你们知道,不过如今看来是瞒不住了,你且坐下吧。”

  空净一挥手,一个蒲团落在了我的面前,我坐下后,真佛却转过头来,一张看不清的脸上传来了冷冷的笑声,开口说道:“哦?这不是逆天者吗?这么快就找到我了?还带来了我的佛珠,是不是觉得很奇特?这样的佛珠,是不是第一次见到?”

  我将佛珠平放在面前,接着问道:“你们能够给我一个解释吗?”

  真佛正想说话,空净大师却一挥手,将佛珠收到了自己手中,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哼,还是由我来说吧。”

  他慢慢站起身,从禅房的墙上取下一幅画,这是一副丹青,画上只有一个人,一个和尚,一个穿着破败僧袍,手上捏着一串其他的双‘色’佛珠,脸上洋溢着怪异笑容的和尚。

  我首先看到的是这一串佛珠,和空净手上的那一串一样,接着我看见的是他脸上的笑容,有一些疯疯癫癫。

  “这是我的师傅,行痴和尚,他曾经是禅宗的领袖,是佛‘门’的天才,可惜,最后却入了魔。只留下了这一串佛珠。”

  空净大师一边说一边将画像放在了我的面前,我低声说道:“我听说过这个传闻,听说他原本可以成佛,最后却入了魔。”

  这时候真佛却哈哈大笑道:“空净,你为何不敢告诉他实话?为何还在拖延?你在怕什么?怕逆天者会因为你是大魔的弟而砍了你?还是害怕你承认了大魔的身份后,自己也会走上一条大魔的道路?你要是不说,那就由我来说!数百年前我就曾经告诉过你,无论是成魔还是成佛,只要是自己选择的就不能后悔。你还记得吗?当日我成魔,你就在旁边看着,一语不发,一言未出,那时候的你可比现在的你要乖巧的多,慧根也深的多!”

  这话可不是瞎说的,我一下就吃惊了,惊讶地喊道:“你,你是空净大师的师傅?你是行痴和尚?不可能,你几百年前就应该死了,当时这新闻轰动整个灵异圈!”

  真佛哈哈大笑,一挥手,抹掉了自己脸上的金光,‘露’出了一张和画像上一模一样的脸,特别是那一张笑脸,简直如出一辙,憨厚中透出几分狡猾,痴痴呆呆里却又隐含着一丝邪异,当年的行痴和尚如今就坐在我的面前,而且还活生生的,这样的场面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

  可是却又是如今这个状况最好的解释,因为他是行痴和尚,所以空净大师才会救他,因为他是行痴和尚,所以才能够即拥有魔气又能够使用超凡入圣的佛法,因为他是行痴和尚,所以就知道灵山的隐秘。

  这个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真相,我着实有一些接受不了。

  却听见空净大师冷哼一声说道:“你不是我师傅,我师傅在数百年前已经死了!你不过是他留下的一丝魔念,少要装神‘弄’鬼!”

  真佛却也笑道:“可是你还是救了我,不是吗?你虽然嘴上不承认,可是心里却明白,我就是行痴和尚,我就是你的师傅,而我,也是你未来的样。你空净,注定要走我的老路,注定要成大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