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七十三章,行痴和尚

第三百七十三章,行痴和尚

  行痴和尚是一个传奇,当然,我们的圈里从来就不缺传奇。(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但是,行痴和尚的传奇却很不简单。

  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有的真有的假,有的可信,有的难测。

  但是,无论如何,有一点是货真价实的,那就是他是空净大师的师傅,作为禅宗第一人,如今佛界魁首的师傅,不管怎么说,行痴和尚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传言中,行痴和尚到两周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开口说话,但是却和其他牙牙学语的孩不同,他说出的第一句话不是简单的“妈妈”或者是“爸爸”,而是道了一声佛号,宣了一句“阿弥陀佛”,这在几百年前那个信息不发达的时代却还是传开的,当时被称为十里八乡的奇观,朝廷还特地派人下来调查过。

  当然,这只是行痴和尚传奇的开始,三周岁开始无师自通,虽然认识的字不多,但是只要出现在佛经上的字,他都能认出来,而且佛经上那不少生僻字,在当时很多学者都不一定读的正确,他却说的很是流利。

  五岁那年,他跟着家族里的长辈第一次来了白马寺,进大‘门’之前,他忽然就停了下来,傻傻呆呆地看着白马寺的大‘门’,硬生生就没迈进去,而且当场就痛哭流涕。

  族中的长辈赶忙问他:“为什么哭啊?是不是想要吃糖?”

  却意外地听见行痴和尚哭着喊道:“只要我进去了,这辈就出不了这扇‘门’了。”

  族中的长辈哈哈大笑,还和他解释,进寺庙不一定要当和尚,当了和尚若是当的不顺心也能还俗,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硬拉着行痴进了白马寺的寺‘门’,却恰巧遇到当时白马寺的主持开坛**,结果,在茫茫的香客和人海之中,他却一眼就看见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的行痴,点名让他留下,一定要他做自己的弟。

  白马寺那是天下第一名寺,即便是在古代也是皇家看中之地,历代主持那也都是有皇家背景,结果行痴硬生生就被留了下来,从此以后皈依佛‘门’,再也没有踏出过佛‘门’。(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当然,他的传奇远远不止这些,然而,说他特殊,却是因为他的传奇并不是建立在打斗之上,记载中他一生没杀过人,甚至没杀过动物,从他开始修习佛法之后,他基本上都是以飘浮为前进方式,连蝼蚁都未曾碾死过一只,更遑论和人动手。

  可是,无论是数百年前密宗法王下洛阳论佛,还是当年曾经红极一时的散客张天末道人来白马寺以道论经,亦或者是漠北七魔窟之一的天魔散人偷入白马寺,想要盗取佛宝,都被他一一化解,天魔散人更是在那一个晚上之后,每一年都要到白马寺‘门’前,连磕三个响头,直到身死那一年为止。

  这一系列传奇,或许不如我的逆天之事,亦或者是不如许佛,司马天他们靠强悍的法术打斗获得名声,但是,却用另类的方法成就了一代名僧行痴之名。

  然而,行痴的佛法到底有多深?是不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僧人,这一点,却没人怀疑,因为他教出了空净大师,因为空净大师曾经不止一次地被人问及,自己和行痴之间的差距,每一次空净大师都会笑着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和我师傅之间,还有差距。”

  可是,这样的传奇人物,晚年却异常凄凉,因为在晚年时候,行痴成了第一个入魔的名僧,虽然这件事情民间并未流传,老百姓甚至是帝皇家都不知道。可是圈里却还是听到传言,说是行痴在一个雨夜,电闪雷鸣之时,忽然冲出自己的禅房,站在雨中,伸手指向天空,狂笑不息。

  当时空净和很多师兄弟都目睹了这一幕,白马寺内也有僧人看见,说当时行痴指着天空,长笑后忽然大喊道:“灵山不在,佛祖不在,金光还是金光,却已染血。这样的成佛,这样的万世不灭,我要之何用,我行痴,不若成魔!”

  那**后,他成魔,消失于白马寺的天空中,过了十多年后,空净已经成了白马寺主持,却接到了一条消息,说行痴成魔后神秘身死,之后尸体活化,存留下了两枚舍利,如今还供奉在白马寺后院的佛塔内殿之内。

  行痴圆寂之时不过181岁,对于凡人来说是老不死,但是对于灵异圈中的高手来说,这个年纪算是早夭了。

  有很多人说,若是行痴不圆寂,空净也许到不了如今的高度,也有人说,其实行痴和空净之间貌合神离,坊间杜撰出不少奇奇怪怪的‘阴’谋论。

  然而,200年前,著名的散客张天末道人死之前,曾对自己的弟说过这样一句话,耐人寻味,似乎窥伺到了一丝隐秘。

  当时他满头白发,气若游丝地开口道:“我这一生,若是说真心佩服之人,只有一个,便是行痴和尚。我佩服的不是他高深的佛法和天生的慧根,我佩服的是他的勇气。很多人明知真相却不敢承认,他却已经窥伺到了一丝西方灵山的秘密,却有勇气入魔对抗,这份果敢,我不远远不及……”

  200多年后的今天,关于行痴的传闻早就不在流传,很多事情都成了未解之谜,然而,我这个灵异圈后辈却远远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还有机会能够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僧人,更没有想到,如今的他居然变化如此之大。

  白马寺的禅房内,行痴状若疯癫,指着空净大笑怒骂,我却见空净大师脸‘色’有一些苍白,但还未动真怒。

  行痴入魔,上一世的空净也入了魔,这一世的空净会如何选择?是成佛还是入魔,他已经站在了‘交’界线上,只需要跨过去一步就有定论,然而,这一步他迟迟没有跨出。

  空净一挥手,一道‘精’纯佛力落在了行痴的身上,这佛力却不带有攻击之效,反而是有一份很是清明的感觉,行痴和尚被这道‘精’纯佛力所罩,忽然间身上佛光内透出黑‘色’凶芒,将空净大师打出的佛光给震成了碎片,这一幕看似平淡,但是身处禅房中的我却能感觉到其中凶险万分。

  不过,经过这一‘交’手,行痴的状态稍稍安定了一些,再一次盘膝坐下,身上金芒微微收敛,他望着空净,叹了口气后说道:“你说的其实没错,我不过是行痴死前留下的一道魔意,苦修数百年才能恢复一丝真身。但是,说到底我依然代表了行痴的意志,我坐在这里,也想问你一句。”

  空净并未答话,而是凝望着行痴和尚,却听见行痴和尚顿了一顿后问道:“你已经站在了分界线上,到底想成佛,还是入魔?”

  对于其他高僧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谁吃饱了修了那么多年的佛法,最后却去入魔?

  但是这个问题是落在空净大师的身上,他没办法逃避,虽然我还不清楚其中隐秘,可是多多少少能够猜出一些,也许这对师徒已经窥伺到了西方灵山的惊变,所以对于佛有了动摇。

  “我……”空净大师第一次犹豫了,过了好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我想在这条分界线上一直走下去。”

  这样的话,不仅让行痴更让在一片旁听的我都大吃一惊,在分界线上一直走下去,既不成佛亦不入魔,乍一听是个方法,可是也要前方有路才行,就连我这个算是道‘门’中人的‘阴’阳代理人都知道,这条分界线你可以走,但是却走不长,选择是迟早的事情。

  空净就算再天纵奇才,就算他年纪轻轻就有了可以和许佛对上几招的本事,可是他毕竟也是人,不可能打破佛‘门’千古以来的规矩,他这话说出来后,行痴却又被引的哈哈大笑。

  “哈哈,真是够任‘性’的,哈哈哈……”

  他笑声回‘荡’在禅房内,不过转眼之间,他就停止了笑声,双眼内一片冷,盯着空净如同审视一般,低声道:“你明白你话中的意思吗?灵山就算惊变,可是也不会允许你这样不做选择的人的出现,你有本事对付整个灵山吗?当然,如果依靠许佛和端木森,司马天,你的确是有一战的机会,可是你别忘了,灵山之上,天佛大界的存在是会将佛‘门’之外的所有人的修为都压制住,到时候,他们真的能帮的了你吗?”

  空净没有说话,而是望着站在‘门’口的邓然,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并非没有胜算,三年前我的确很绝望,可是我遇到了九世佛魂,便有了对抗灵山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