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七十六章,脾气,变了……

第三百七十六章,脾气,变了……

  该隐有时候会一个人坐在天空中的乌云上,拿着一杯红酒,看着天上那一轮明亮的月‘色’发呆,然后发一晚上的呆。小说网..

  过了上万年的时光,他从当年那个被世人认为杀死自己兄弟的恶魔,变成了人们心中神话里的邪恶始祖,时光真的流逝的太快了。

  他看见过人类历史上无数次大战,见过太多的死人,喝过很多人的血,这些血液,有的辛辣,有的泛苦,有的甘甜,也曾经爱过,但是爱人最后却一个接着一个地离他而去。

  唯一不变的,就是镜里,那一张永远都不会苍老的脸。

  不怕日光,不怕大蒜,不怕圣经,他什么都不怕,可是唯一害怕的却是不死。

  长的生命,漫长到让他感到厌烦了,可是谁又能够杀死他呢?

  直到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少年用一只手就将它击飞了出去,然后默然地走到他的面前,望着他。

  他看见少年眼睛里闪烁着仿佛永远都不会熄灭的战,看着他肩膀上那一柄异常巨大的两‘色’大锤,一切都似乎变了,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打败他,并且杀死他的人。

  他站起来,兴奋地抓住了对方的手,央求对方还能够给他来一击,对着他的心口,狠狠地捶下去,结束他的生命。

  可是,对方却冷冷地说道:“这么想死吗?那就帮我一个忙,帮忙之后你就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于是他加入了许佛的逆天队伍。

  如今想来,他还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别人都想活,唯有他想去死。可是,这就是他的梦想,而今天,他看见金‘色’的佛光落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然后他看见自己不会腐烂的皮肤被烧穿了一个‘洞’,他心中那种怪异的,**的悸动又开始冒了出来。

  如果不需要许佛,我眼前这个人也能杀我的话,那该多好,那该多好!

  行痴从未对上过这样的外国妖怪,可是他还是能够看出来,对方很奇怪,奇怪地笑,脸上的表情似乎很兴奋,可是这种兴奋之中却不是对于杀戮和战斗的渴望,而是一种对于死亡地渴望,深深的渴望。小说网

  我在路上狂奔,光芒的中心是大雄宝殿,到底在大雄宝殿中发生了什么?行痴为什么会看起来非常虚弱,空净带着邓然到底在干什么?

  终于站在了大雄宝殿的‘门’前,白光不断地从殿中爆‘射’而出,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伸出手借着造天之力的保护,推开了大雄宝殿的大‘门’,木‘门’开启,我看见在巨大的金‘色’佛像前,邓然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头微微低下。

  而空净大师一只手轻轻地放在邓然的头顶上,嘴里默默地诵念着经文,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但是整个场面非常肃穆庄严。

  我抬起脚想要跨入大雄宝殿之中,却听见天空中有一声破空声,随后一个人重重地落在了我的身后,一身圣力吞吐不定,一只手落在了我的肩膀上,抓住了我。

  “前辈。”

  我不转身都知道,抓住我肩膀的人一定是许佛。

  却听见许佛低声对我说道:“端木森,有一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邓然如果不死,九世佛魂无法释放,我们就上不了灵山,所以你必须克制住心中的杀意,空净这么做也是没办法。

  我正要踏出去的脚步,落在了大雄宝殿的‘门’槛上。

  这在佛教的做法中是非常不礼貌的,踏在‘门’槛上就相当于是踩在佛的肩膀上,这是很没礼貌,很缺礼数的,可是此时的我还是这么做了。

  没有跨进去,也没有将脚收回来,望着一身白‘色’僧袍,面容安宁的邓然,他没有一丝痛苦。九世佛魂如果被‘抽’离了,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亡,魂魄都没了,身体如何存留?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座金‘色’的大佛,忽然低声问道:“为何要如此不公?为何神佛之间的战斗,要牵扯到这样一个凡人?他没做错什么,他生来就有九世佛魂,他从小就过着苦痛的生活,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害人,他以为来了白马寺就会过上安宁的生活,可是到头来,为何是这样的结果?为何!”

  我遥问金‘色’大佛,虽然明知道它无法回答我,虽然我知道当许佛拉住我的一刻,我即便想要进入大雄宝殿,也没有机会了。

  可是心中还是不甘,还是不愿,上天的错误就应该由上天自己来解决,凡人如此弱小,如此无辜为何要承受这样的苦痛。

  我轻轻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哈哈,佛,道,还不是天道所演变的产物,哈哈,凡人就只能认命吗?哈哈……”

  我放声大笑,许佛在我背后轻声说道:“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我们要逆天,就是要打破这样的天道,重塑一个完美的世界……”

  许佛的话还没说完,我却缓缓转头,看着背后的许佛,冷漠地说:“前辈,永远都没有完美的世界,这个天道被打破了,下一个天道迟早还是要变的。你难道还没看破吗?我们逆天,只是自保罢了……”

  说话间,我抬起了脚,许佛双眼一睁,低声喝道:“‘混’小,你干什么?”

  我却毫不犹豫地将脚踩入了大雄宝殿之中,大喊道:“过去的端木森,或许这一刻就已经将脚收回去了。可是现在的我,背负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使命,还有我师祖的使命,从他将灵觉‘交’给我的一刻,从他变成普通人的时候起,就注定了,我要背负他的使命,一路前行!所以,我的脾气,变了!如果我们事事都妥协,我们还怎么逆天?前辈,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

  当我的脚落下的一刻,许佛轻轻地将手放开了。

  他看着我一步步顶着白‘色’佛光向前进,忽然不自觉地后退,老**年轻的脸上却带着一丝丝的疲惫,这种疲惫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灵上的,他真的累了。

  上一世,鸿元曾经两次对他抛出橄榄枝,告诉他,只要你愿意放弃对抗,他就可以成圣,甚至可以成为和鸿元一样强大的人。

  但是他拒绝了两次,他还记得很多很多年前,他坐在部落篝的边上,看着好不容易升起来的堆,大家都很高兴地欢呼,唯有他冷笑,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人类,永远都是弱小的,一堆给不了他们任何安全。

  许佛一边往后退,一边坐在了石凳上,低声说道:“因为我失败过,所以才明白,这个世界没有真情,只有假意。无论谁对你说,他们多么爱你,无论谁对你说,他们多么在乎你,那都是骗人的。因为你没有触及他们的利益,一旦你触及了他们的利益,人类就是疯狗。所以,这数万年来,世人看我真诚,看我强悍,看我霸道。其实不过都是虚伪的外表,谁又明白,我这张永远年轻的脸下,隐藏着怎样的痛苦。”

  我往前走,忽然有感而发地转头,看向了坐在石凳上的许佛,听见他轻声说道:“过去我总对人说,别相信我的话,都是骗你们的。如今,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要的是什么?逆天吗?还是在逆天的过程中,我也慢慢地变了呢?哈哈……”

  许佛怪异的笑了起来,我却没有工夫搭理他,往前走去,终于穿过层层佛光站在了空净和邓然的面前。

  在白马寺的另一边,该隐已经和行痴和尚战在了一起,狂暴的力量在空中流动,血光和金光不断搅动在一起,最后被我一掌拍在了肩膀上。

  “哼,你这妖怪倒是也很有趣,竟然连续被我打中,身却不腐不败,堪称圣体。”

  行痴和尚哈哈一笑道,该隐却没有说话,落在了地上后,身体上血光慢慢凝聚,最后将受伤的地方重新凝聚了起来。

  “哼,你也不错,身和光一样,根本抓不住。不过,你的本事应该不止这一点吧?”

  该隐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一挥手,身上的黑‘色’风衣狂舞起来,黑‘色’的头发也在此刻开始变成血红‘色’,吸血牙变的越来越长,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强。

  背后,一双黑‘色’的翅膀渐渐舒展开来,但是唯独他的额头上,却有一个红‘色’的十字架印闪烁,最后,将他的周身笼罩。

  “原来你也没出全力啊,看来这一架,我们还有的打了。”

  行痴说话间从怀中拿出了一枚佛印,这佛印被他一抛,飞上天后却在天空中来回旋转,金光缓缓落下,映照在他的脸上。

  行痴的脸,却也渐渐变的清晰起来,就和之前空净将他的金光撕开后所见时一模一样,可见他也开始出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