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二十二章,出尔反尔

第四百二十二章,出尔反尔

  四周的妖怪都已经注意到了我,一双双充满妖气的眼睛深深地凝望着我,只待妖师鲲鹏一声令下,这数万恐怖的妖怪军团就会出手将我灭杀。

  我没有动,在黑‘色’斗篷下虚掩着的轩辕神剑微微震动,鲲鹏也同样看着我,此时此刻的沉默反而让人更加紧张。

  “我猜到你会来,也猜到了你会在我‘露’面之后想要劫杀我,所以,我才能够抓住你。那么,你准备怎么办呢?是在我的妖众中间杀开一条血路,还是觉得自己足够自信,能够在‘乱’军丛中取了我的首级?”

  妖师冷冷地说道,我伸出手扯下了自己身上的伪装,回头看了一眼残龙和开水蛙,它们俩倒是没有被发现。因为它们本来就是妖,而我人类的气息比较浓郁。

  行痴和半尸还在渔村里,我让轩辕家族的人看着半尸,这家伙还有用,关于将臣的事情我得好好问问他。

  我仰起头,笑了起来,随后说道:“我来找你做个‘交’易。”

  鲲鹏一愣,缓缓飞下平台,一步步向我走来,它身边的妖怪们一个个让开路,鲲鹏停在了我面前两米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位妖师真的非常强大,特别是近距离和它接触后,更是能感觉到那一份从容和淡定。它比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更加强悍,两世的记忆,两世的沉淀,对于傻子来说,两世的时间或许只是时间,但是对于鲲鹏这样天赋异禀而且极端聪明的妖怪来说,两世的时间足以让它得到质的飞跃,此时的鲲鹏,更胜从前!

  “‘交’易?你能拿什么和我做‘交’易?”

  鲲鹏笑问,不过虽然表面从容,可是这位妖师身上的气息却还是锁定了我。

  我一点点举起手,双手合拢,然后高声说道:“放了这些巫族的族人,我用我自己来换它们的命,如何?”

  所有的妖怪全都愣住了,鲲鹏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解地说:“你说,你要用自己来换它们?”

  我点点头,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真是预料之外,也在情理之外的场面,说实话,我这么做其实并不是计划好的,而是刚刚我忽然想到的。应了那句老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想让半尸带我进入海眼,或者自己在暴风雨的天气下找到海眼那都是非常困难的,可是,此时如果我被妖族抓住,它们一定会将我押回妖族大陆,不仅救了巫族之人,还能够深入妖族腹地。

  更何况,就算鲲鹏给我套上了灵觉枷锁,对于我这个受过三年特殊训练的人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只是,此时就看我眼前的鲲鹏愿不愿意接受我这个条件。

  妖师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我已经看见它做出这个动作好几次了,不知道是习惯还是别有深意。

  它缓慢地后退,最后‘阴’沉沉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我以为你和罗焱很像,不过如今看来,你们又不像。当年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和许佛直接闯进了我的地盘,大开杀戒后一路打到了我的面前。而你,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和我‘交’易,不得不说,你比你师祖要聪明。你一定在想,我就算被抓了,鲲鹏也拿我没办法。就算给我套上十个灵觉枷锁,我也一样能够逃出去。是的,是的,你很自信。所以,为了你这份自信。成‘交’了!”

  鲲鹏答应了我的要求,一挥手,巫族之人都被松开,随后一个个互相拥抱,对于它们来说,这一次真是劫后余生。

  说实话,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太好心了,巫族对我来说当年是敌人,后来却没有什么‘交’集。然而,如果我没有学会巫术,也就没办法多了阿呆这么一个兄弟,因此,我对于巫族还有一丝丝的感‘激’,这一次也算是还了这份情。

  鲲鹏让妖将在我的身上套上了三重灵觉枷锁,并且用的是锁妖神级别的灵觉枷锁,强度更加大,而且非常沉,压在我身上后,我连迈步都异常困难。

  “你能不能逃出去,是不是能够从我的手上逃出生天。我们拭目以待,只不过,有一点你的师祖或许没有告诉你。”

  我其实没怎么听鲲鹏说话,而是在感受自己背上的灵觉枷锁,果然比普通的灵觉枷锁强了好几倍,我的灵觉被锁的非常紧,但是有一点鲲鹏还是算错了,那就是我的灵觉并非我自己的,而是罗焱移植给我的,一个达到了超越圣人境界的强者,他的灵觉可不是灵觉枷锁能够锁住的,因此,即便被压制了,可是我的灵觉并非完全丧失。

  “你刚刚说什么?”

  妖将推了我一把,我抬起头,看着鲲鹏。

  鲲鹏没有再开口,而是挥了挥手,我见到刚刚还被解放的这些巫族族人,正在互相拥抱,彼此安慰的他们,却被妖族重新围了起来。

  我听见,巫族的族人们都在大喊:“你们想干什么?不是要放了我吗?”“刚刚你们的头领不是说放了我们吗?你们要干什么!啊!”

  惨叫声不断传来,妖族挥舞手上的砍刀,利爪,巨剑撕碎了一个又一个巫族族人的身体,我看的目眦尽裂,冲着鲲鹏怒吼道:“你干什么?鲲鹏,你刚刚不是答应我要放了它们的吗?你不守承诺!”

  妖师却摊开手,冷笑道:“首先,在这里最大的是我,我拥有处决的权力。其次,我只是说成‘交’,并没有说一定会放过它们。最后,我必须提醒你一句,端木森,你的确比罗焱聪明,但是你比他单纯太多了!我不是人类,我不是你们嘴里所说的君子,我是鲲鹏,我是妖师!所以,别和我提什么承诺,我不信这一套!杀光所有巫族,将端木森压入大牢内,他对我还有用!”

  我想要反抗,这一次真的失策了,我总是相信自己的小聪明,相信自己能够将这些老家伙耍的团团转,事实上,我也依靠自己的小聪明,一次又一次地脱困,拯救我自己也拯救了别人。

  可是这一次,我错了,当我被妖将的利爪按住头,硬是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巫族的孩子满脸泪水,哭泣着从妖怪中间挤了出来,它的一半身体已经被砍伤了,浑身都是血,惊慌失措地呼喊着,我想要救它,可是,我的轩辕神剑被拿走了,我的灵觉不足以对抗四周的妖怪。

  最后,我亲眼见到一个妖怪将这个孩子从地上拎了起来,妖怪张开巨大的嘴,一口咬掉了孩子的脑袋,孩子的哭声终于停止,鲜血‘混’合进了地面碾成的血液中,巫族剩余的上千人,在今日,被鲲鹏的原始妖族部落全部屠杀,一个都没有留!

  鲜血真正染遍了巫族的大地,尸体被妖怪们当做粮食吞食,冤魂被打散,巫器被焚毁,整个巫族大陆彻底沦陷,巫族,在今天,在这个世界里,真正灭绝。

  一个都没留下,而此时的我被关在妖族的牢笼内,这是整个妖族大牢最深的地方,距离海面有足足300多米,我抬起头,看着墙壁上微弱的火光,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屠杀,虽然我自己也杀人,而且杀过很多人,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我脑子里还回‘荡’着那些巫族被杀死时候的影像,还有凄厉地惨叫声。

  特别是最后那个孩子被生生吞食的样子,鲲鹏给我上了一课,非常非常深的一课,它告诉了我,永远不要以为自己足够聪明,因为这个世界比你聪明的人太多了。

  “吃吧。”

  牢房的大铁‘门’下方丢进来一个馒头,脏兮兮,硬邦邦的。我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抓住了地上的馒头,我在很多地方做过大牢,沙妖大本营内的牢房和这里相似,可是看守的力度却是这里的十分之一。

  深达数百米的妖族大牢内,一共有将近2000多名看守,它们拥有强壮的体魄,机敏的灵觉,墙壁上贴满了各种监视灵符,不同的地方隐藏着不同的杀戮法阵,这里固若金汤,不给任何一个囚犯逃出去的机会!

  “小子,听说你是新来的?人类吗?”

  正在这时候,一只黑‘色’的蝙蝠飞到了我后方一扇小小的应该被称作是窗台的‘洞’口,红‘色’的眼睛望着我。

  “周易?”

  我心中一喜,以为是周易的蝙蝠,不过对方却奇怪地反问了我一句:“你认识一只蝙蝠妖叫周易的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搞错了,疑‘惑’地问道:“你是谁?怎么能到我的牢房来?”

  蝙蝠妖古怪地叫了一声,好似是在冷笑,随后说:“我是洛星大人派到这里来的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