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三十五章,暗鬼心中藏

第四百三十五章,暗鬼心中藏

  脑海中行痴的声音不断回‘荡’,我厌烦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这就好像我们明明知道这件事情是错的,这个人是恶的,却总是忍不住去做这些错事,结‘交’这些恶人。

  我往后退了几步,双眼内的黑‘色’,让我有一种想要吐的错觉,身上的魔气不断缭绕,对面的司马天皱眉凝望着我,什么都没说,强如他当然能够看出来我灵魂的不对劲。

  “杀吧,管他什么大长老,管他什么恩情,只要杀,杀个痛快就够了!”

  行痴不断地怂恿我,我眉头越皱越深,最后忍不住咆哮起来:“够了,我虽然入魔,但是我是为了自己的兄弟才成魔,行痴,滚出我的灵魂。就算我选择成魔,也轮不到你在我脑子里大放厥词!滚出去!”

  就在这时候,司马天双手拉动五彩规则之力,往前踏出一步,一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打了我个措手不及,我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撞在了后方的石头上,虽然没有受伤,可是本来正在坚守的意志却被大长老这一掌给打崩了,双眼内杀气抑制不住地外泄,愤怒地吼叫起来,不自觉地抬起手,魔气在指尖环绕,缓缓点向了对面的司马天。

  “对,对,就是这样,将司马天抹杀,他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他比你弱小,弱小的人就应该被抹杀!出手吧,别犹豫了,你不杀他,他也会杀你!”

  行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伸出手,一点点指向了司马天,意志力敌不过魔‘性’地冲击,身上的魔气如同蓄势待发地妖魔,准备吞噬祖师爷。

  司马天冷哼一声,手一拉,五彩规则线条将我往前一拽,这一拽之际,我浑身上下惊人的魔气往外冲击,一下子击垮了司马天的五彩规则之力,怒吼一声,彻底失去理智的我终于还是对司马天出手了。

  一拳打在了司马天的左肩上,司马天往后连退了三步,眉头一皱,脸‘色’微微发白。

  “哈哈,打的好,打的好,继续继续……”

  行痴对我吼道,我正要再度出手,许佛的圣威已经降临在了我的身上,将我重重地压在了地面上,我回过头,咆哮道:“杀,杀……”

  许佛却以神心流身法落在了我的面漆那,一掌拍在了我的背上,将我打倒在地,接着吼道:“你小子吓吼什么!入魔就了不起了?徒儿啊,过来,先压制住他的魔‘性’!”

  司马天点点头,一跃落在了我的身边,两大高手,两双手,圣威加上规则之力一齐压在我的肩头,将我制住后,司马天规则之力落在了我的头上,喊道:“师傅,我进这小子的灵魂中看一看,梦道之术我并不会,还要你以圣力帮我一把。”

  许佛点点头,金‘色’的手指点在了司马天的头顶上,司马天全身一颤,周身散发出金芒,随即规则之力‘混’合着金‘色’的光芒一起落入了我的身体内。

  在梦境空间之中,我站在一片黑‘色’的魔气之中,身边站着一身金‘色’僧衣的行痴,远远看去,却见一身白衣的司马天带着冷峻的表情从空中落下,稳稳地站在了我的身边,低声喝道:“小子,你看你的样子,真是够狼狈的。”

  我木讷地看着他,魂魄被魔气所控制,不能动,也不愿意动,行痴双手合十,对着司马天微微作揖后说:“通天会大长老,久仰大名,今日终于有机会和您一见。”

  行痴之前是没有见过司马天的,司马天微微仰起头,冷眼望去,随后用冰冷的口气说道:“行痴和尚?哼,没想到空净有你这么一个师傅,自己入魔也就算了,还想让全世界都跟你一起入魔,真是败类。”

  行痴却摇摇头说:“我只不过是找到了一条新的路,一条能够让人人都成圣的路,所以……”

  行痴和尚还没说完,司马天却一挥手喝道:“你那套废话也就能骗骗端木森,诓不了我。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被‘逼’老子动手灭了你!”

  行痴哈哈一笑,挥手间从我身边的魔气中摘出一片,这片魔气缓缓围绕在他的手上,随后他一步步往前走,魔气在他的深白你就好像变成了一条温顺乖巧的宠物,他伸出手,平静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试试看就知道了。”

  司马天怒极反笑,身上‘混’合着丝丝圣力的灵气爆发,大袖一挥,冷漠地说:“佛‘门’不净,出了你这败类,你以为控制了端木森就能牵制住我?告诉你,要是这小子不争气,我连他一起灭了。要‘交’手是吗?要试试看是吗?我奉陪!”

  梦境空间内星光弥漫,司马天背后麒麟纹身闪烁出一片红光。

  同时,在妖族大地一座隐秘的房子中,东皇太一正在盘膝打坐,它看了看自己身上受的伤,这些伤口被魔气蚕食,被撕开了一道道伤口不断地自愈和再生,却又不断地被魔气破坏,这种再生和破坏之间所受到的伤害让它更加痛苦。

  “真是棋差一招,居然入了魔,端木森,我们来日方长,在灵山上,我一定要你的小命!”

  它拖着疲惫的身体一点点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外面后,悄悄走进了黑暗之中,在‘门’口,同样重伤的玄龙正在等它,见到东皇太一走出来后,赶忙迎了上去,默默地跟在了东皇太一的身后,它的双手背在身后,虽然之前玄龙被我打伤,可是却也因此躲过了我入魔之后的杀劫,严格意义上来说,它现在身上的伤比东皇太一要轻不少。

  手背在身后的玄龙,一点点运起了龙气,这些龙气附着在它的手掌上,慢慢变化成了龙爪的样子,它有一些紧张地低着头,此时东皇太一带来的妖将们都已经离开了,孤身一人还受了重伤的东皇太一显得气息虚弱,玄龙心中生气了一丝贪婪的念头,如果能够杀死眼前的东皇太一,夺得它的妖丹和身上的法宝,再入主无人领导的灵山,玄龙,包括整个金龙一族都会因此而重新振兴。

  可是,毕竟眼前的妖怪是东皇太一,是数万载都不曾陨落的妖族大帝,玄龙在紧张,是不是要动手?如果失败了,它的命可就保不住了,整个龙族也会因此而遭到东皇太一的报复,成败,都在一念之间。

  就在这时候,东皇太一忽然停下了脚步,猛地回头,看向了身后的玄龙,玄龙心中更加紧张,深深地呼吸,随后说道:“大人,怎,怎么了?”

  东皇太一的双瞳凝望着玄龙,过了好半天后,它伸出手拍了拍东皇太一的肩膀,‘露’出了一张有些惨然的笑容,开口说道:“玄龙,没想到最后跟在我身边的是你,也没想到,对我最忠心的人是你。”

  东皇太一的话让玄龙一愣,它以为东皇太一发现了自己的目的,可是却未曾料到此时东皇太一居然会对它说出这样的话。

  这还是那位从来不将妖众和众生的生命放在眼里的东皇太一吗?这还是那位强悍的妖族大帝吗?玄龙吃惊的同时,东皇太一却笑着说:“等我回到灵山,你和你的金龙一族都会获得重用,我会让你成为我之下,万妖之上的霸主,玄龙,跟着我,我们一定能够东山再起!”

  玄龙暗藏在背后的龙爪一点点变回了人形,猛地跪了下来,低着头双手抱拳高喊道:“我一定为大帝东山再起而效犬马之劳,大帝千秋霸业,绝不会毁于今天这小小的妖族大陆之上。我誓保大帝无恙!”

  东皇太一亲切地扶起了玄龙,随后转身继续往前走,妖族大陆的狂风吹来,这两位妖族的高手,一主一仆慢慢前行,玄龙低着头,身上的杀意已经消失,可是心中的杀意却更盛。它在等待机会,如今还不是动手的机会,刚刚东皇太一将手放在它肩膀上的一刻,它分明还能感觉到东皇太一身体内即便受伤也比它更强悍数倍的恐怖妖气。它知道,一旦动手,失败的一定是它,所以它忍住了杀心。

  东皇太一在前方走着,其实体内的妖气已经虚弱地近乎耗尽,只是它是何等人物?岂能感觉不到背后玄龙的异动?只是一旦‘交’战,它必死无疑,所以,它刚刚孤注一掷将剩下的最后妖气作用于玄龙的肩膀上,并且看似真情流‘露’,对玄龙许以重用,这一切只是为了躲过今日之杀劫。

  东皇太一心中记住了这份耻辱,它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落魄过,怒火,仇恨,在它的心中缓慢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