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三十六章,看不透的行痴

第四百三十六章,看不透的行痴

  渔村之中,行痴盘膝坐着,他表情凝重,微微皱着眉头,伸出手一指桌子上的蜡烛,一枚小小的蜡烛火星子从远处飞来,落在了他的手指指尖上,火焰灼烧着他的手却没有让他的手有任何一丝痛楚。

  他伸手一掂,接着火星子竟然落入了他的嘴里,他吞下火星子后,微微一笑说道:“通天会大长老,既然要‘交’手,贫僧奉陪就是了。”

  在我的梦境空间中,司马天已经和行痴的意识战在了一起,战况可以说是一边倒,行痴并不是司马天的对手,一轮星光横扫之后,行痴身上的魔气就几乎全部都被打散了,但是,即便如此,行痴却仿佛不会陨落一般,身体始终存在。

  “你很特殊。”

  司马天手臂上有火焰燃烧,冷冷说道。

  “是的,你也注意到了,我并非本体,而是端木森身体内魔气的意识,也就是说,你想要将我灭杀,除非将端木森身体内所有的魔气全部清除。但是,问题又来了,魔气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清除的吗?司马天,这个问题,或许不需要我问你,你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吧。”

  行痴的话让司马天一怔,大长老脸‘色’变的‘阴’沉起来,低声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行痴哈哈一笑说:“司马天,如果我在另一个世界收集到的情报没错的话,你年轻时候也入过魔道,而且杀心极重。你的大哥魔心子,当年和你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的江湖中卷起过多少腥风血雨,不用我说吧。你可以不承认,但是我想问你,杀人,特别是自由自在地杀人,这种感觉,爽快吗?”

  这个问题一下子就问住了司马天,司马天脸‘色’微变,冷冷道:“我也不必撒谎,杀人的感觉,对当年的我来说,很痛快。江湖本就是一个大魔窟,谁入其中便如同成魔,你这句话我不否认。当年我和魔心子之间杀了很多人,看谁不爽便拍案而起,所过之处皆是腥风血雨。但是,有一点,我们和你不同!”

  行痴嘲讽道:“都是成魔,何来不同?”

  司马天,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你成魔,便忘情。我成魔,念道义!这便是我们的不同,无论我司马天还是当年我的大哥魔心子杀过多少人,我们每一次杀人,每一次出手,都是因为对方在我们眼中为恶人,我们用了最偏‘激’的方法去制裁这些恶人,世人便称我们为魔。但是,唯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身成魔,心向善!”

  语毕,司马天不再给行痴任何说话的机会,燃烧的手臂对着地面狠狠一击,烈焰瞬息间遍布整个梦境空净的大地,另一只手一指天空,星光随天空密布,片刻之后轰然落下,整个梦境空间都在星光地轰击范围内,行痴的身体又一次在梦境空间地冲击下消失不见。

  “司马天,我……”

  行痴身子又一次重生,却见司马天的五彩规则线条已经裹住了其重生后的身体,双目冰冷,杀机四伏。

  “你说,要清除端木森身体内所有的魔气才能够将你毁灭是吗?那,我便清除所有的魔气,让你彻底消失不见!”

  司马天一跺地面,燃烧的火焰全都冲了起来,席卷了整个大地,烧过我身体的每个角落,黑‘色’的魔气在司马天的火焰燃烧之下,‘荡’然无存。

  可是,很快新的魔气又渐渐再生了出来,仿佛灭之不尽,杀之不绝。

  “我已经将魔气的种子深深埋入端木森的体内,他已经回不了头了。你也救不了他!哈哈,哈哈!”

  狰狞的笑容传来,司马天又一次将行痴的身体捏爆。随后以五彩规则线条将其困住,拖到了远方,听不见他声音之处。

  返身走到了我的面前,此刻的我木讷地站在地上,缓缓抬起头,看着大长老满脸的愁容,以及双眸之中的凝重表情,我低声说道:“大长老,我……”

  司马天看着我,伸出手放在了我的头上,亦如小时候,我听见他柔声说道:“入魔难,本心难守。我不怪你,今天之事,是我们这个局太难成功,却未曾想将你‘逼’入了魔镜。但是,若是你回不了头,我和许佛都不会让一个入魔已深的人继续担任逆天者的重任。我也许会打断你的灵觉,封闭你的记忆,让你永远当一个普通人。这是我对不住你……”

  司马天的声音很轻柔,却透出一股绝望的感觉,不一会儿,许佛化作金光飘进了我的梦境空间之中,看见四周正在死灰复燃的魔气,他深深皱眉道:“好像情况有一些控制不住了。徒儿,要抓紧时间了。端木森如果治不好了,我们只能做出最坏的选择。”

  司马天点点头,伸回了放在我头上的手,站直身子后,长长地一声叹息,随后喊道:“师傅,你我联手,以圣威洗涤他的灵魂空间,若是还不行,我们只能……”

  就在司马天说出这话的时候,却看见远处被五彩规则之力捆绑住的行痴意识,慢慢张开嘴,从其嘴里吐出了一个小小的火星子,这一幕很诡异,因为行痴的意识体和本体是没有联系的才对,但是嘴里怎么会吐出这种玩意儿呢?这火星子从空中飘然落下,最后轻盈地掉在了地上。

  火星子落地之后,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四周飘扬的魔气,包括捆绑住我灵魂的魔气竟然在一瞬间全都回收了回来,疯狂地钻入了火星子之中,看起来微弱的火苗却将我身体内疯狂涌出的魔气全部烧成了灰烬,甚至最后连暗中的一缕深紫‘色’,看起来妖异无比的魔气也被这火星子给吸了出来,落下周,火苗微微一抖,和这一缕深紫‘色’的魔气同归于尽,一起在空中消失。

  我的整个梦境空间重新绽放出了金‘色’的光芒,而我的灵魂更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倒在了地上,不断地‘抽’搐,咳嗽,可是活力却渐渐恢复。

  行痴的意识正在消散,许佛一招手将他抓到了手里,接着厉声喝道:“为什么要将自己释放出来的魔气都摧毁?你不是要让端木森入魔吗?”

  却只是听见行痴的意识体惨笑几声,什么都没回答,最后消失在了许佛的手中。这一回,他是彻底消失了,也代表了我身体内的魔气全部被毁灭。

  行痴设局将我引‘诱’入了魔道,释放了自己的魔气准备将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可是同样的,也唯有他有能力将我身体中的魔气完整地清除,这无关乎修为,就好像是下毒的人自己才有解‘药’是一个道理。

  但是,他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吗?行痴的举动,让人看不透。

  在小渔村中,行痴慢慢睁开眼,吐出一口痰,这口痰里有一丝深紫‘色’的血丝,半尸目睹了这一幕,奇怪地说道:“你刚刚好像在救端木森?”

  行痴点点头,没说话。

  半尸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你把他当朋友了?”

  这几日半尸和行痴还有残龙他们‘混’在一起,也是了解了一些事情,所以才会这么问。行痴却摇摇头道:“有时候拯救也是为了杀戮,而且是为了更加大的杀戮。”

  看不透的行痴,即便心机深沉如半尸也在此刻感觉到了心头掠过一丝冷意,望着眼前这个嘴角带着浅笑的和尚,他有了一种,绝对不能和此人为敌的感觉。

  在妖族大陆上,我缓缓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司马天和许佛,我咳嗽了几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手臂,‘摸’了‘摸’自己的脸后惊讶地说道:“我不是入魔了吗?为什么?”

  司马天笑着说:“看来是失去刚刚的一部分记忆了。你身体内的魔气被行痴自己毁灭了,你因此而得救。只是,小子,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当年在你第一次入魔的时候,你是不是答应过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踏入魔镜半步。你食言了!”

  我一愣,愧疚地低下了头,正等着大长老的训斥,他却勾住了我的肩膀,笑着说道:“你长大了,不是当年十几岁的孩子了。这一次你成魔是为了救黑蛋,我能理解。可是,下一次如果你再入魔就不会有这么幸运,魔由心生,你的内心还不够强大。”

  他提到了黑蛋,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冲到了黑蛋的面前,拉住了它的手,甩了甩后,却见它不耐烦地白了我一眼,随后喊道:“我不是狼妖,我只是暂时帮它脱困!你别甩了,胳膊都要断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