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三十七章,河图内的大秘密

第四百三十七章,河图内的大秘密

  “啥意思?你不是黑蛋?那你是谁?”

  我一愣,追问了起来,却听见对面的黑蛋摇摇头说:“我不是黑蛋,我是伟大的东皇太一,妖族的大帝!你说我是谁!”

  听这语气,再看黑蛋脸上从来没出现过的得瑟表情,加上这说话时候的尊荣,我挑了挑眉‘毛’说道:“那个老无赖?”

  我这话一出,对面的老无赖登时脸‘色’一正,对着我就是一脚,过去在东皇太一秘境的时候,它踹我十脚我都不带动的,可是如今不同,这货的身子是黑蛋的身子,而且还是在圣兽潭中浸泡过,强化后的身子,这一脚的威力着实不小,硬是将我这刚从入魔的边界线上转回来的病号给踢飞了出去。

  老无赖自己也没反应过来,等过了半天之后才哈哈大笑道:“这身子不错,真不错,小子让你再嘲笑我,看我不踢死你,哈哈哈!”

  我也没受什么伤,没好气地瞪了它一眼后疑‘惑’地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黑蛋的魂魄怎么办?”

  此时许佛为我解释了事情的始末,之前我处于入魔状态,还不知道这是许佛他们布下的一个局,等听到了许佛的话后,我才恍然大悟,吃惊地说:“那现在鲲鹏被杀,黑蛋的魂魄我要去哪里找?”

  许佛却沉着地一招手,高声喊道:“洛星家的小探子,出来见我。”

  他居然连小血都知道,许佛这边话音才落,一只小蝙蝠扑腾着翅膀飞了出来,在我面前还是‘挺’放肆的小蝙蝠,如今到了许佛和司马天的面前却立刻摆出了一副乖巧的模样,很是恭敬地说:“大人,黑蛋的魂魄之前的确是被鲲鹏‘抽’出,不过并分散的比较广,我多方查找,黑蛋三魂七魄,分散出去的二魂六魄,被转移到了很多鲲鹏建立在大陆上的据点,这些据点的地图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说话间,小蝙蝠吐出一口血雾,这血雾中渐渐变化出一张兽皮地图,上面画着好些据点的位置。

  许佛点点头,随后一挥,打出一道圣力落在了小蝙蝠的身上,小蝙蝠被这圣力笼罩,周身微微颤抖,不一会儿就‘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开心地喊道:“多谢许佛大人赏赐造化!”

  许佛没说话,我却疑‘惑’地看着小蝙蝠道:“你不是洛星的探子吗?这事情你没有报告给洛星吗?”

  小血却狡猾的一笑说:“报告,当然报告了,只不过这报告里面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同。你也知道,我们这一类的小妖怪,要自保也是很困难的。实力不行,没有背景,所以为了让自己能够活下去,我才要多为自己争取一点利益。”

  此时司马天也跟着问:“洛星那边最近和古神一族之间结盟了是吗?”

  小血立刻殷勤地点点头说:“是的,当然古神一族还是需要得到端木森大人的首肯,才会和洛星合作。不过洛星大人知道了鲲鹏被灭之后,很有危机感,有可能最近会有所行动,保全自己的利益。只是,在小的看来,洛星大人应该还没有胆子和您二位争雄,它也只是自保罢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小血其实就是妖怪界的双面间谍,所谓的忠心也不过是外表的样子,谁给的钱多,就往谁那里去,单纯的利己主义者。

  “地图和据点我都看了,但是少了最后一魂,为什么?”

  许佛忽然厉声问道,小血一愣,自己也皱起眉头来,走过去凑近了这么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喊道:“是小的疏忽,是小的疏忽,算错了据点的数量,的确是少了一魂!”

  许佛一把捏住了小血的身子,双眼杀意一闪,吓的小血惊叫不已,一个劲地喊:“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许佛冷冷问道:“我问你,黑蛋的最后一魂呢?如果你告诉我不知道,我就让你永远都不知道。”

  小血更加害怕,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子转个不停,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大喊道:“我知道了,大人,我知道了!应该在鲲鹏的宝库应该有线索,我带您下去,您别杀我,求您了!”

  许佛喊了一声走,接着一伸手将鲲鹏尸体边上的河图拿到了手里,丢给我后说:“你先看看,这便是大道衍变。当年伏羲也是从其中悟出大道来的,虽然他没有成圣,可是单纯论起对道法的衍变和理解,圣人也不及伏羲,我希望你有所斩获,黑蛋的魂魄我会复杂找回来,这是我设下的局,我会收拾好。”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不让我‘插’手,其实也是许佛怕我坏事,毕竟我身上魔气虽然消失,可是魔‘性’尤在,说不好哪一天又突然成了魔。

  不让我去,我索‘性’也不去,盘膝坐在了老无赖身边,它还故意往旁边挪了挪,看这样子是不愿意靠近我。

  “本大帝不愿意和凡人平起平坐,你速速退开,要是不退开,当心我踢你。”

  这货真嘚瑟,我笑了笑,一边点头一边勾住了老无赖的肩膀,随后一招手,轩辕神剑握在了手里,狞笑道:“看起来,有段时间不见,你皮厚了就痒了是吗?我呢,刚刚清醒,这手脚正想活动活动,要不你陪陪我?”

  这下子,老无赖是真害怕了,一个劲地大呼小叫,直到司马天没好气地冷哼一声,我俩才安静了下来。

  摊开河图之后,说实话,如今市面上所谓的河图洛书印刷版,其实都是汉代以后流传下来的残缺部分所收集起来的,这就好比残卷,前后没有联系,很难看出其中的真意,而且,从儒学兴起之后,黄老学说衰落之后,对于这种和道法有关系的东西都开始慢慢衰退,而且皇家权力越大,流落到凡间的宝贝也就越少,所以凡人根本就看不见真正的河图洛书。

  我有幸今日竟然能够一观其中真意,也算是缘分了。

  摊开河图,只是开了这第一卷我就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说实话,没有一个字是我认识的!这不是巫文,似乎也不是古神文字,而是一种更加古老的文字,甚至不能单纯地称之为文字,而是应该被称之为图画。

  我几乎看不懂,虽然其上有一些布阵,演算之法和易经上的很像,毕竟易经是脱胎于河图洛书的。但是,易经本身就够难懂了,在圈子里有这样的话,看懂易经皮‘毛’的人,能在路边摆摊算命,看懂易经三成的人,能出书写传。看懂易经一半的人,能成国学大师。但是,却没人能偶彻底读懂易经,这就是其中的深奥之处,据说,除了当年最初编写已经的伏羲自己之外,无论是舜帝还是周朝两位大帝,自己也都没彻底看懂这其中的奥妙。

  易经尚且如此难懂,更何况是我面前的河图了,许佛让我看出点‘门’道来,可是我盯着这河图看了半天,最后硬是什么都没看懂。

  正烦闷的时候,身边的老无赖偏偏来惹惹我,这家伙估计也是好久没有身体了,有了利爪之后,竟然轻轻地刺进了我的皮肤中,本来黑蛋的皮肤就锋利,加上我没什么防备,造天之力也没开,还真被这货给刺出了几滴血,而且,我还没有痛觉,还以为是被什么飞虫给叮了一口,一抹脖子,手上有了血迹,顺手一按,落在了河图上。

  这一连串的巧合,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定数,整个河图在此时竟然绽放出了丝丝红光,这些红光落在我的眼中,竟然看的我怔住了,接着凑近一观,却见红光之中浮现出几行字,而且还是我能够看懂的宋体。

  “千年之后又千年,上古之后又上古,天地大劫,不过恩怨情仇,少典一脉,注定凋零,命也命也……”

  这一番话看的我浑身直打冷战,看见我不对劲的老无赖也凑过头来往下瞄了一眼,接着奇怪地说道:“你怎么了?”

  我指着这红光内的文字说道:“你看不见这些字?看不见这些红光?”

  却见老无赖摇了摇头说:“看不见啊,哪里有红光?哪里有文字啊?河图上面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画啊。你到底怎么了啊?”

  我晃晃脑袋,镇定自己心神后,将手又一次按在了河图之上,整张河图在我面前竟然变作了一扇大‘门’,接着将我吸入其中。

  这一幕老无赖看在眼里,却没来得及阻止。

  我落入河图内后,竟到了当年寻到石阶的尽头,那座巨大的山峰平台之上,再一转头,却见身披黑‘色’大氅的伏羲,站在不远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