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三十九章,情之道

第四百三十九章,情之道

  我的道?

  这个问题让我愣了一下,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道,一直以来,在我眼中,道都是遥遥不可及的存在。修行之人明明都知道道的存在,却都说不清,到底什么是道,看不见,‘摸’不着。

  可是,那些强大的高手,圣人,或者是像断情人这样还未成圣,却也找到自己的道,那我的呢?

  听见伏羲的话,我还想试一试这石‘门’的心,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不是一腔热血,就能够办到的,我有今天的道行,其实多归功于我的奇遇和传承。

  “你若是找不到你的道,那今天这石‘门’,是破不开。”

  伏羲的话说的很冷,也很正确,我不由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面前的石‘门’。

  “我知道你很‘迷’茫,作为过来人,我只能提供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太上无情,大道本无情,你能够顺应道法本质,走上无情之路,便能走上正轨,就和很多圣人选择的那样,抛弃感情,道法提高的同时,你也将变成无情之人。第二个选择,寻找一种能够和大道相对抗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你选择的道。大道无穷,可是真正能成就你的只有一条,就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伏羲,他说完后对我微微点头。

  一种能够和大道相媲美的力量,什么力量能够和大道相媲美,甚至是超越大道?我不禁想到了行痴的话,如果说,鸿元已经站在了道佛两条路的尽头,那么想要超越他,就必须要寻找第三条路。行痴选择的第三条路便是成魔,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条死路。

  但是他的话没有说错,我也要为自己寻找第三条路,我要寻找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来。

  缓步向前,双手撑在了石‘门’的两面上,我低下头,感悟着自己的心灵,感悟着自己这短短地二十多年人生,忽然开口说道:“你刚刚说第一条路,乃是太上无情,大道本就无情,是吗?”

  伏羲一怔,点了点头,我却猛地抬起头说道:“太上无情,的确大道是无情的。可是为何大道掌控命运,赋予鸿元‘操’控一切的力量,可是却还会容忍我们的世界有情在呢?”

  伏羲被我问懵了,随后说道:“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情这东西能够和大道对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不能确定,因为现在的我还是太弱小了,可是,我相信我这短短二十四年来看见的人间冷暖,看见的人间真情。我知道,大道是无情的,我知道它是绝对的,没有感情所以不会犯错。鸿元和大道几乎为一体,可是为何还会被罗焱所封印,仅仅是因为实力相近吗?仅仅是因为罗焱牺牲了自己吗?不,远远不止这些,因为罗焱的身上有一种让大道和鸿元都要恐惧的东西,便是情!我,端木森,从小看透人间冷暖,却更知道人间自有真情在……”

  说话间我双手发力,开始推动面前的石‘门’。

  “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百族也都不是完美的。人类更不是一支强大的种族,我们不会飞,我们只能活百年,我们或许在百族的眼中是自‘私’自利,是利‘欲’熏心的。我们也会发生大战,会有数百万上千万人死去,但是即便是如此不堪的世界,是如此‘混’‘乱’的人类社会,不也还是有情在吗?”

  就在我低头说话的时候,石‘门’竟然在我的推动下,又一点点往后开启,伏羲双眼内一片雪亮,‘露’出震惊之‘色’。

  “如果没有情,我活不到今天,如果没有情,我你不了天。既然如此,那我的道,便是情之道。亲情,友情,兄弟之情,爱情,怜悯之情,或许在圣人眼中,人间的真情乃是一种小道,但是我端木森会让他们看见,我所走的道,就是大道!石‘门’,开!”

  最后我发出一声大吼,石‘门’发出“轰隆隆”的响声,被我一点点推开,伏羲眼中惊异的光芒越来越盛了,他吃惊地看着我说道:“你,竟然推开了。”

  当我用尽全力之后,抬起头,却看见眼前的石‘门’一片光明,我推开了两个人的间距!

  “只是找到了自己的道,只是明白了自己该走的路,就能够将石‘门’推开如此大的距离,超过了我,也超过了所有的圣人。你的潜力,真的无法估量。端木森,你的潜力……”

  伏羲的话才说到一半,忽然整个世界一阵抖动,接着伏羲表情一变喝道:“端木森,我还会来找你的!”

  抬起头,我看见远方的天空中一片金光,随后我整个人就被一阵大风吹落了山峰顶端的平台,离开之前,我大声地问道:“你到底是生还是死?”

  伏羲远远地对我说:“我,早已不在人间……”

  身子下坠,一片风云吹过我的头发,我不断地下落,最后从河图之中跌了出来,摔倒在了地上,吃惊地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司马天和老无赖。

  解释了好一通话后,两个人才勉强理解了我的意思,正巧许佛带着小血返回,司马天将这事情和许佛说了一下后,许佛微微一皱眉头,接着问道:“你推开了那扇石‘门’?这扇石‘门’我也略有耳闻,只是一直无缘一见,你说你选择的道,为情之道?说实话,你选择的这条道,过去也并非没人走过,你也并非第一个悟到这一点的人,只是,超越大道不可能,但是你既然选择了走自己的道,那便要坚持下去,一旦放弃,可能你的道心就会崩溃,那样的话,不仅会前功尽弃,而且或许还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禁地。你可要想好了。”

  许佛的提醒我只是点点头,因为心中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念头,只是当时有这么一股豪情在。

  “黑蛋最后一魂找到了吗?”

  我开口问,许佛点点头说:“鲲鹏做事的确非常小心,它为了害怕和东皇太一发生冲突,所以就将黑蛋的最后一魂送到了它的一位妖族朋友手上。一开始我们也都没有看出来,不过,后来我们路过鲲鹏的‘洞’‘穴’‘门’口,发现它‘门’口有一片竹林是新植的,妖族大陆你也看见了,如此荒凉,这一片竹子非常显眼,我如其中,发现这片竹子内妖气密布,而且这妖气和鲲鹏本身的妖气不同,应该是鲲鹏的一个妖怪朋友所赠。”

  许佛老流氓倒是真的胆大心细,别看他战斗的时候如此狂野,可是却连这种小地方都能够发现,当真是相当厉害。

  “那么,是哪位妖怪呢?”

  我接着问道,小血急忙开口,为了避免它之前犯的错误,赶忙说道:“我在大约半个月前,看见过一个长着绿‘色’胡子,皮肤很褶皱的老叟来过这里,当时这片竹林就是它一挥手后种下的。应该是植物成‘精’,再修炼成妖。后来我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它的名字,旭山老竹妖,据说它是上古时候一株紫竹成‘精’之后化作的妖怪,当年在上古时代并不出名,不显山不‘露’水,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它和鲲鹏妖师还是朋友,我估计,黑蛋的魂魄就在它的手上。”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在这时候,许佛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老竹妖的名号我也没听过,不过我倒是在上古年间听说过,鸿元的无名宫殿内,曾经种过紫竹,植物能够成‘精’,除了持之以恒的耐心之外,对于外部的环境要求也很大,不是随便一株紫竹种在随便一块地方,都能够成‘精’的。”

  植物成‘精’,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明白许佛的意思,如果这一株紫竹真是上古时代种在无名宫殿内的那一株紫竹成‘精’,就算它实力不及许佛和我们,可是它的辈分却比我们要高出不少,严格意义上来说,它应该和这一群圣人是平起平坐的,能算是半个鸿元的入室弟子。

  “小森,这一次我和你去会会这老竹妖,徒儿你通知米洛克他们,尽快将黑蛋的魂魄给取回来,最难缠的家伙,我们来对付。”

  许佛说完之后,司马天点了点头,我却向四周看了看,接着疑‘惑’地说道:“对了,话说为什么没看见开水蛙?它不是刚刚跟着你们一起来了吗?”

  我这么一问,其他人也都奇怪地看了过来,找了半天后,开水蛙自己抱着一大堆的妖族秘宝,还有法器走了出来,笑哈哈地说道:“真是发达了,这一回我可是赚了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