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五十四章,万年苟活不如醉一场

第四百五十四章,万年苟活不如醉一场

  酒吧外面,我坐在露天的木椅子上,一直看着老无赖,看着它喝着酒,看着它大声笑着,看着它跟随着吉他声跳滑稽的舞蹈,看着它大声地说:“我就要走了,我就要走了……”

  路灯有一些昏黄,维也纳的街头很安静,偶然间有车子开过,天空中飘着点点雨丝,酒保看见了我,笑着走了出来,拿着一瓶开了盖的啤酒。…………

  “我,没带钱。”

  我艰难地笑了笑说道。

  “不用付钱,是那个帅哥请客的,外面下雨了,你也进来一起喝酒吧,我们店的苹果派味道很好。”

  酒保想要将我拉进酒吧,我却摇摇头说:“不用了,谢谢。”

  酒保冲我善意地笑了笑后拉开门,走回了酒吧内。

  我看着面前的啤酒,一直坐到了酒吧关门,醉眼朦胧的老无赖勾着几个外国大汉,一边往外走一边喊道:“我是怪物,哈哈,我是怪物,再见,再见。”

  它经过我面前的时候,一转头看见了我,顿了一下后停住了脚步。

  “嘿,兄弟,你不一起走吗?”

  几个人对着老无赖喊道,老无赖摇摇头说:“不必了,我的朋友来接我了。”

  酒吧关了门,酒保很好心地为我们开了一展门前的霓虹灯,然后又拿出了两瓶啤酒后挥手和我们告别。

  所有人都散了,街道上空无一人,很安静。

  我低声说道:“听说,你快走了,所以来找你说说话。”

  老无赖点点头说道:“其实我一直说自己是东皇太一,说自己是大帝,不过只是自欺欺人。我是东皇太一的一具神像产生的意识,不过只是一个意识体,不算完整的魂魄,甚至不算是残魂,只能呆在那个秘境之中,天天看着一样的天空,抱着我的黑色神像。对我来说,那个秘境太小了。”

  它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酒瓶,咕噜噜地灌了一口啤酒,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们现在这个时代,居然都喝这种黄的和尿一样的酒,也不够劲,不过可惜,这破地方没有仙酿,只能将就将就了,哈哈!”

  我勉强笑了笑说:“对不住,有机会,我带你去喝茅山的烈火山……”

  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将剩下的半句话收了回去,摇摇头说道:“对不住。”

  老无赖却无所谓地挥挥手说:“我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上古天庭最后也回去过了,妖族的时代落下了,我这个妖族时代的残存分子也应该消失了才对,最后喝喝酒,跳跳舞,唱唱歌,我这一生过去也就过去吧。”

  当它表现出豁达的时候,我心里却更加不是滋味,霓虹灯下,昏暗的街道上,我问道:“还有别的方法吗?比如我们将你带回秘境,这样你离开黑蛋之后就不会消失了。”

  老无赖却笑着摇摇头说:“我不想回去,还在那里被困万年?算了,万年苟活不如醉一场,话说,你小子为什么不喝酒,快喝!”

  我被老无赖逼着灌了一口啤酒,老无赖很健谈,这一夜,它一直在说话,虽然说的都是我不知道的上古时代的秘闻,说的其实都是东皇太一的故事,因为这是它唯一的谈资,其实,它不是东皇太一,它只是老无赖。

  当天空微微亮起的时候,老无赖醉倒在了桌子上,它是故意让自己喝醉,没有用妖气逼出酒精,正如它所说的那样,醉一场比它活过万年更好。

  我背着老无赖走在回去的路上,天空还是黑漆漆的,只是天边有日光普照下来。

  有一些男人爱喝酒是因为懦弱,逃避现实。而有一些男人爱喝酒是因为豪情。

  而我背上沉沉睡着的老无赖,它爱喝酒,只是因为想要痛痛快快地告别……

  月中的仪式我没有参加,而是一个人坐在这家酒吧的门口,还是那个老位子,还是微微下雨的夜晚,我对面的椅子上空荡荡的,我的面前放着两瓶酒,酒吧内今天并不是很热闹,似乎少了老无赖一切就都安静了下来,我在等待黑蛋的归来,也在送别,送别老无赖的离开。

  夜越来越深了,远处的天空忽然间闪过一道蓝光,我默默地低下头,打开了眼前的两瓶酒,将其中一瓶洒在了地上,接着微微一笑说道:“叫你老无赖,你还不乐意。其实你看看你多无赖,做了这么大的牺牲也不告诉我,爱喝白酒不爱喝这马尿你也不说。要走了,连一句像样的再见也不说。我知道你在秘境里困了这么久很累了,可是,这不是出来了吗?咱们,咱们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能够活下去的,你个老无赖,老无赖……”

  说着说着,就带上了哭腔,酒吧里传来的吉他声带着淡淡的忧伤,歌手轻轻地弹着,人们静静地喝酒,静静地听着,我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低声哭泣。

  别怪我流泪,别说我懦弱,我是逆天者,我是阴阳代理人,我是凡人眼中的神仙,却救不了自己的朋友。

  哭泣说明我的无力,说明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雨停,泪干,远处的长街上,缓缓走来一个瘦长的身影,我站起身来转过头看着熟悉的兄弟在昏黄地灯光下,踏着漆黑湿滑的地面向我漫步而来。

  我嘴角露出一丝淡笑,站在雨中对着来人喊道:“黑蛋,欢迎回来。”

  缓缓张开双臂,和黑蛋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黑蛋同样在笑,同样低声说道:“多谢,小森。”

  兄弟之间,不需要太多的感谢,只需要简单的话却能够透出彼此之间的心境。我抬起头,恍惚间仿佛能够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街道的尽头,年轻的容颜,一对小小的黑角,还有一脸无赖的表情,我双眼圆睁却听见耳边传来老无赖的声音……

  “再见,端木森,后会无期……”

  声音消失了,老无赖的声音也随着一阵车灯闪过而不见,雨中,一切回归平静,我知道,老无赖终究还是没回来。

  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杀过很多人,也救过不少人,可是每一次,当目睹自己身边的朋友永远离开的时候,我心中的悲伤却不会变淡,反而越来越浓烈。

  我曾经问过大叔,为何我才24岁,却总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睡不着觉总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向着这十四年来,我从孤儿院走出后的人生,明明才十四年而已。

  大叔回答我道:“因为你这十四年经历太多,人的经历多了,心就会变老,心变老了,就会怀念过去。小子,你的心,累了。”

  大叔是最了解我的,他的话我无法反驳,因为我的心真的累了。

  我们在维亚纳的庄园内为老无赖建造了一座空墓,用中文写着:东皇太一之墓。也不知道如果几百年后有外国人来探索,看见了这样的一座空墓,会不会以为真的是东皇太一的坟墓。

  我站在墓碑前,浅笑着说道:“老无赖,等我从北京回来后,会给你带酒的。”

  离开庄园,坐在残龙的背上,看着放晴的天空,感受着有一些湿润的微风,我想到了老无赖的那一句话:万年苟活不如醉一场。

  只有真正的英雄好汉,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老无赖,不是真的无赖,只是一个看起来无赖的好汉。

  许佛站在我身边,看了看我后说道:“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希望你小子别为我掉眼泪。”

  我一怔,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为什么啊?”

  许佛双眼看着远方,平静地说道:“因为如果你为我流泪,说明那时候的你依然弱小,依然无力。我希望在我死的时候,你能够成为无所不能的大神,我希望那时候的你已经打败鸿元。这就够了。”

  残龙穿过层层白云,回到北京的四合院后,玉罕和恋心儿早就等在了门口,当残龙带着我和黑蛋落地后,玉罕和恋心儿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抱住了我们。

  一丝丝温暖流入了我的心中,我笑了笑说道:“玉罕,我把你的黑蛋送回来了。”

  玉罕喜极而泣,一边抹眼泪一边点头。

  “哦,对了,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黑猫。是上古天庭中跟我一起出来的妖族朋友!”

  我一边介绍黑猫,一边让开,黑猫低着头,有一些怯生生地走了出来,站在了众人的眼前。

  说实话,它会害怕我是理解的,当年我刚遇到黑蛋的时候,黑蛋也很畏惧人类,只是,此刻恋心儿一边笑着一边走上去,攥住了黑猫的手后说道:“欢迎来这个大家庭!”

  我看着黑猫慢慢露出微笑,低声自语道:“老无赖,妖族还在,永不会亡,一路走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