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五十七章,默默的阿呆

第四百五十七章,默默的阿呆

  赢勾重伤退走,说实话,我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僵尸真祖实力却只有这一点,稍稍觉得有一些失望。

  落回大楼天台上之后,回过头望着木讷的阿呆,它默默地没有说话,我笑了笑正要走过去,却被阿呆身上散发出来的尸气所阻,绿‘色’的尸气如同‘波’‘浪’一般冲向了我,和造天之力撞在一起,虽然力量并不强,但是阿呆面对我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却让我心中疑‘惑’。

  “阿呆,怎么了?”

  我大声地喊了起来,阿呆却低着头,我瞅见它的尸牙依然非常长,嘴中吐‘露’出来的气息有一些浑浊,尸气弥漫在空中,甚至双手上还有尸火往外冒,它看起来竟然有一点压制不住自己修为的意思。

  “你没事吧?阿呆!”

  我大声地说道,阿呆却不理睬我,双眼中的绿芒越来越盛,正在此刻,我却看见阿呆身上刚刚一直没有愈合的伤口正在快速地痊愈,片刻后放声怒吼,声震四野,吼声如雷!

  搅动天上云层,风云变化无穷,我双目内一片吃惊,却看见阿呆身上的尸气直冲天际,在风中徘徊旋转,顷刻间化作一个绿‘色’巨人的模样,这绿‘色’巨人身体是由尸气所化,模样古怪,在风中摇摆,很是不俗的样子。

  “我,不想屈服,我身体仿佛在燃烧,太痛苦了,真是太痛苦了!我,我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想要吸血,我想要杀戮,我想要毁灭一切,毁灭所有我能够看见的事物,啊,啊,啊!”

  阿呆不断地咆哮,声音里带着痛苦,我伸出手远远地一点它,道力化作黑白光线,点穿了尸气的包围,一瞬间击穿了阿呆的脑袋,阿呆的吼声也在此时哑然而止,轰隆一下倒在了地上,身体微微‘抽’动,天空中的绿‘色’巨人也消失不见。

  我走到昏‘迷’的阿呆面前,检查了一下它的身体,赢勾是僵尸真祖,传说中来历变化多,战力更是神秘莫测,它刚刚和我一战显然是力有未逮,没有打出僵尸真祖该有的水平。

  但是即便如此,它伤了阿呆,照理来说阿呆的身上的伤口应该没这么容易会愈合,加上刚刚阿呆的奇怪举动和尸气的突然爆发,我总感觉赢勾对阿呆的身体似乎做了一些手脚。

  我让残龙飞了过来,将阿呆背回了四合院中,之前我追踪赢勾的事情并没有惊动太多人,现在四合院依然非常安静,我让残龙将昏‘迷’的阿呆送回了房间,关上‘门’后,我围着阿呆转悠了好几圈,它头上被我打穿的伤口也已经愈合,这样的攻击杀不死阿呆,可是毕竟我用上了道力,根据之前我对阿呆的了解,它应该也没有这么快恢复,我划破了自己的手臂,滴出两滴鲜血落进了阿呆的嘴里,鲜血进入阿呆的嘴中之后,阿呆微微摇晃了一下脑袋,身子一‘抽’一‘抽’,接着睁开了眼睛,长长地吐出一口尸气,深沉地说道:“我,这是怎么了?”

  它晃了晃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看来又失去记忆了,我皱了皱眉头走到阿呆的面前,伸出手按在了它的‘胸’口,因为阿呆是僵尸真祖的近代后裔,所以保留了灵魂,我的梦道之术对其还是有用的。

  进入阿呆的梦境空间之后,原本我认为它的梦境空间应该是一片血腥,这家伙毕竟是僵尸,脑子里想的不是杀人,就应该是吸血之类的,这梦境空间怎么看都应该是一片血红。

  可是,阿呆的梦境空间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它的梦境空间竟然充满了灿烂的阳光,我所进入的梦境空间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花’园,阳光很明媚,‘花’园内,绿树成荫,鲜‘花’满地,甚至天空中的云朵都如同棉‘花’糖一般柔软,都说汉子身‘女’儿心,却没想到阿呆是僵尸身孩子心。

  中央有一片平静的‘波’光粼粼的湖泊,虽然湖泊不大,可是非常清澈,安宁,记忆片段悬浮于湖面之上,在阳光的照‘射’下这些记忆片段不断地旋转,仿佛一片片斑驳的镜面。

  我飞过去,站在记忆片段前,想要寻找阿呆记忆中被赢勾劫走的画面,可是却很意外地看见了很多关于我,关于我们这个大家庭的记忆。

  阿呆总是喜欢站在人群的边上,一方面是为我们做护卫,另一方面是它很木讷,总是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们,我们长长会

  忘了还有它的存在。

  我看见记忆片段中,那些我们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的场景,看见一次次战斗,看见劫后余生大家欢笑的样子,看见猎杀妖兽,大战圣人时候的画面。看见李迅死的时候,悲痛的画面,我们从未留意身后还有这样一个大个子默默地看着我们,默默地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默默地守护着我们的身后。

  我们的朋友圈子里,总有这样一个默默的人,聚会的时候他话很少,在KTV里唱歌的时候他永远是点歌和叫饮料的人,打游戏的时候,他总是默默地担任别人不愿意担任的角‘色’,悲伤时你或许会想到他,但是快乐的时候却总是忘记他就在身边。

  周易的圆滑,‘玉’罕的调皮,纯子的随‘性’,索尔的老沉持重……我身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如果不是站在我身边,他们每个人都会散发出异常绚烂的光芒。

  可是阿呆就像是一面镜子,一面能够反‘射’出这些光芒的镜子,在这所有的记忆中,我很少看见阿呆自己,它总是默默地注视着我们,忘记了加入进来,忘记了它也是我们这个大家族的一员。

  我眼帘低垂,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心中不禁有一些悲凉。正如,前些年听过一首歌,越长大越孤单,少年时代喜欢追求刺‘激’,喜欢快节奏的生活,喜欢杀戮和狂暴的战斗和热血澎湃的英雄壮举。

  但是,如今的我,却有了一颗迟暮的心,特别是在老无赖走后,过去如何风光,如何伟大又有什么用,总有一天要变老,总有一天要衰弱,总有一天你会渴望身边的朋友不要离开你。

  “是我们忽略了你,诶……”

  我叹了口气,终于看见了记载关于赢勾劫走它的那段记忆,点在了记忆片段上后,整个记忆片段却猛地一震,随后彻底粉碎,我双眼一片吃惊,接着这些碎裂的记忆片段化作黑‘色’的旋风钻入了我的双眼之中,我的眼前慢慢浮现出一个模糊的黑‘色’的人影。

  这个人影坐在黑暗的‘阴’影中,不过黑影之中的轮廓非常黑,消瘦的小个子,虽然不知道它是谁,但是能够干扰我的梦道之术,实力应该不弱。

  “阁下是谁?”

  我冷冷问道,以这种方式和我见面,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你不是应该知道我吗?你不是一直在追查我的下落吗?逆天者,你打败了我手下的赢勾是我能够预料到的,只是没想到你还会梦道之术,并且如此熟练,却是在我预料之外。”

  显然对方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对我的本事和底细并不清楚。

  “哦?你也让我很惊奇,我应该叫你将臣呢,还是叫你所谓的僵尸一族之神?”

  我也同样一语道破了对方的身份,异常苍老的声音发出一连串低沉沙哑的笑声,接着对我说道:“过去人们都喜欢叫我将臣,为我编造了很多来历,说我是旱魃的手下,说我是僵尸一族最古老的真祖,甚至连你们人类的电视剧还将我描绘成了盘古后裔,‘挺’有趣的。”

  将臣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我双目冷冷望去,低声吼道:“将臣,我没心情和你打趣,赢勾是不是在阿呆的身上留下了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将臣却低声笑道:“你猜对了,有一点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僵尸真祖对自己的后裔,都有生杀大权。这一点是透过血脉的压制,即便你将它炼制成巫卫也不能解除。”

  听到这句话,我双眼猛地一睁,低声呢喃道:“生杀大权?我,并不知道……”

  将臣冷冷一笑说道:“后裔,真祖,生或死!哈哈,真是有趣。当然,更有趣的是你的自以为是,你居然以为,你偷听了我和赢勾之间的对话,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一顿,将臣又是一阵冷笑,随后说道:“这个赢勾的僵尸后裔,从生到死,一共有七天时间,七天之后赢勾对它的诅咒就会生效,唯一解开诅咒的方法,就是找到赢勾并且杀了赢勾。不过,你能找到赢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