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六十八章,一声“老子”!

第四百六十八章,一声“老子”!

  行痴居然是佛!

  这不是逗我吗?我当场就笑出了声,指着空净大师说道:“大师,您真是太有意思了,入了魔神智都不清晰了吗?如果行痴是佛,那他怎么会用魔气?”

  空净大师面对我的质问和笑声,却很平静地说道:“那我问你,什么是佛?什么是魔?”

  我一顿,想了想后回答:“佛便是导人向善,魔便是让人堕落。--”

  这一次却换成空净大师哈哈大笑个不停,随后挥挥手说道:“不对不对,过去我和你想的一样,觉得这就是佛和魔的真意,但是如今的我才明白,佛不过是披着金光的一群秃驴,而魔不过是一群用着黑色气流的疯子,这便是佛和魔的区别,也就是穿的衣服不同,法术的光芒不一样,你或许觉得我说的太直白,不正确。但是,这就是我的感觉。”

  我登时说不出话来,随后空净大师又说:“我的师傅,他以为他看见了第三条路,其实他错了,因为魔道亦是道,并非第三条路。但是他不敢承认自己错了,所以一直在不断地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便有了上一世的我和这一世的我两个悲剧。我们都入了魔,其实是因为我们从佛的一边走到了道的一边,我从身披金色佛光,变成了身披黑气,我从天天念经的秃驴,变成了一个自由自在的疯子。这就是我的变化。可是,我还是空净,我依然是我自己,不会变成鸿元,也不会变成你端木森。只是我所使用的法术不同了而已。”

  听到这一番话,我异常惊讶,吃惊地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之所以吃惊,是因为空净的这番话,我竟然挑不出一丝毛病,他说的都是对的!

  “那么,最后我们来说说鸿元。你觉得你能打败他吗?”

  空净笑着问道,我摇了摇头,承认了自己不是鸿元的对手,空净却笑着说:“是的,天地间没人能够对抗鸿元,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对抗呢?端木森,有一个计划,直到今天我才想出来。你继承了罗焱的力量,为何我们不再造一个世界?你联合我的力量,联合所有想要安宁的人的力量,再造一个属于我们的世界,然后隐蔽起来,鸿元是无敌的,但是不是万能的!只要我们能够避过他的搜索,我们就能够一直一直存在下去,这个计划虽然疯狂,虽然困难,但是比起对抗鸿元来说,却要简单不少,不是吗?”

  我却摇摇头说道:“没有造化玉蝶,无法建立轮回,我们造出来的不过只是一个空壳,根本就不算世界。”

  空净又是笑个不停,伸手指了指我后说道:“你要造化玉碟,你要建立轮回,端木森,你不就是造化玉碟吗?”

  我一愣,硬是没反应过来,不由地反问道:“我怎么会是造化玉碟呢?那是至高的神器,和我有什么关系?”

  空净却摇了摇手指道:“不,和你有关系,因为你的本命灵魂,便是造化玉碟中一角残页所化,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被人造出来的吧,因此,只要你愿意牺牲自己,重新将灵魂变回造化玉碟那一角残页,就能够帮助众人再造世界,只需要几位圣人联手,便可再定地水风火,而你的灵魂,将会变成新世界的轮回根本,你愿意吗?端木森。”

  这一下,我彻底愣住了,虽然我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能比较坎坷,虽然很早之前我就明白自己无父无母,我的身体是盘古之躯所化,我的血脉是罗焱等百族所赐,我的各种力量都继承于自己这一脉,但是,我一直认为自己的灵魂,是属于我自己的,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我的灵魂,竟然来自于造化玉碟,我竟然是造化玉碟所化,我不禁苦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说道:“看来我这一身都是宝啊。”

  空净却凝望着我,问道:“你愿意牺牲你自己吗?”

  我没回答他的话,就在这个当口,一道魔火将幻境撕开,接着魔火顺着幻境的边缘燃烧,很快整个幻境都被烧成了粉末,露出了真正白马寺的样子。

  整个白马寺已经彻底变样了,再也没了之前古色古香大氛围,而是披上了一层黑气,树木,草地,甚至是佛像楼阁之上都遍布魔气,而角落里还躺着好几具尸体,这些尸体都穿着淡蓝色的僧袍,是白马寺的和尚!

  “你杀了他们!”

  我双眼圆睁,仔细一数,一共躺在那里有六具尸体,每一具都是青黑色的模样,显然是被魔气所杀。

  “真是的,你们都被我打跑了还非要跑回来,何苦呢?这样找死有意思吗?”

  空净冷笑着站起身来,而在我面前站着的是浑身燃烧着熊熊魔焰的白骨,天空中,无数白色仙族英烈之魂散开,三个红色铠甲的武士,一点点飞出,大叔脸色凝重地站在了仙族英烈之魂的中间,冷冷望了下来。

  “大叔,白骨,你们没事太好了!”

  我笑着喊道,白骨却非常严肃地对我说道:“你先退到一边,这里是属于我们的战场!”

  我却挥挥手道:“你们不是空净的对手,这架还是我来打吧!”

  正要拔出轩辕神剑,却看见白骨挥手间,在我面前烧出一片魔焰,将我隔绝在了战场之外。我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白骨,却听见天空中的大叔沉声道:“小森,白骨说的没错,这是属于我们的战斗。你不要插手!”

  他缓缓落了下来,和白骨肩并肩站在一起,在我看来两个人合力也绝对不是入魔的空净对手,这样的战斗太不靠谱了!

  “大叔,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没有我的帮忙,你们不是……”

  我的话再一次被打断了,随后,我听见大叔对我喊道:“小子闭嘴,这架不用你来打!”

  从我跟着大叔离开孤儿院后,到今天,我很少被大叔骂。一来是因为我小时候挺乖巧的,二来是因为大叔看起来邋里邋遢,嘴里没几句好话,但骨子里是个很温柔的人。

  所以,他不常骂我,但是今天我却能够看出大叔的语气里动了真怒,他说话的样子很认真。

  “哦?丧家之犬还真是会吠。你们忘了两天前被我打飞的样子了?诶,不自量力也要有个限度吧。”

  入魔之后的空净一边摇头一边往后走了几步,身上的魔气慢慢包围了过来,将大叔和白骨团团围在了中间。

  “我和白骨有一个朋友,两个世界里的这个朋友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却曾经拥有一样的菩萨心肠,这个朋友曾经是我的前辈,我的战友,曾经很照顾我们通天会,很照顾我们这些心浮气躁的年轻人。我的这个朋友,他喜欢穿着黑色的僧袍,行走于华夏大地的各个角落,他说话处处有玄机,可是却从来没有害人之心。我的这个朋友,叫空净。”

  大叔一边说着,身上的仙气一边涌起。

  “哼,这不就是我吗?”

  入魔后的空净冷笑着指了指自己,却听见白骨喝道:“不是你!”

  白骨脸色冰冷地说:“你不是空净,你连他的百分之一都不及。空净不会被欲望所蛊惑,不会被力量所吸引。空净会一个人孤身进入罗刹城堡,净化鬼神,也会为路边看见的乞丐改一场造化。可你算什么东西?白马寺被你糟蹋成这个样子,自己门下的弟子惨遭屠杀!你说你是空净,你哪里像空净?你只是一个强大了一些的魔物罢了!”

  白骨身上的魔火又是猛烈一蹿。

  “哼,随便你们怎么说,这一次你们逃不掉,都要死在这里!”

  空净就要出手,却听见大叔豪放大笑道:“逃?我们为何要逃!虽然世态炎凉,善恶难辨,但是我和白骨心中都坚信,这个世界,这个灵异圈,依然是邪不胜正!你说你要杀我们,我们今日,更要灭魔!”

  入魔之后的空净一挥手,魔气从空中落下,却被白骨和大叔联手打散,空净喝道:“你说你们要灭魔?你们凭什么?你们不过一个是残破仙族的末代长老,仙族本就不入我的法眼,更何况是你这半路出家的仙族大长老!还有你徐福,你当年也是魔尊,你也入过魔,本体不过是徐福成仙后留下的魔躯,你生来是魔,如何对抗我这大魔?你们自我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凭什么说能够打败我!”

  更多的魔气落下,砸在他们的头顶上,大叔和白骨一边对抗魔气,一边同时喊道!

  “因为老子是蒋天心!”

  “因为老子是徐福!”

  此时站在一边的我,忽然间心潮澎湃,只为了这一声“老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