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七十二章,师徒恩仇 本章大红包!

第四百七十二章,师徒恩仇 本章大红包!

  天空中风云变化,我看见的世界,充满了光芒无边的力量,低声说道:“你们总是想着要站在棋局之外,却不知道这个世界永远都在棋局之内,你们以为站在了棋局之外,以为自己成为了棋手和旁观者,可惜,只是一场美梦罢了。”

  行痴却不为所动,低声说道:“你未曾见过这片天地最风光的时候,你未曾见过,这片大陆最美丽的时代,是在你出世之前。你之所以说我们走不出这盘棋局,是因为,你还看不见这盘棋。端木森,你的力量很大,可是你的道行却不够深,你能看见的世界,太浅了。”

  行痴和我之间的对话,有一种新老两代‘交’谈的感觉。

  “这些大道理我不和你来谈,我且问你,那日在虎妖妖‘洞’之中,你为何走了?我让你照顾那些妖族,你为何离开?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我一边问,一边用手握住了背后的轩辕神剑。

  “哼,那日,我站在空地上,看着前方云起雾绕,见到几个弱小的妖族却顽强反抗,一枚石子从石‘门’上弹了出来,划破了我的脸,留下一丝血迹,我忽然间就感觉到了天命的变化。所以,我非但离开了,而且还挥手间将巨大的石‘门’给打碎,掩埋了这些可怜的妖族。”

  这话从行痴嘴里说出的时候,听起来很是平常,可是落在我的耳朵里,却完完全全是另一回事儿!见死不救和落井下石,那完全是两种程度的邪恶,我原本质问行痴之时,只是对于他见死不救感到气愤,但是当我听见他将石‘门’封死的一刻,我心中一下子就冒出了怒火。

  “你封死了石‘门’?”

  我双眼冰冷地问道。

  “你觉得天命是什么?”

  行痴却不回答我的话,反而开口问我。

  我直接拔出了轩辕神剑,又一次冰冷地重复了刚刚的话,行痴却不为所动地说道:“天命有很多的称呼,命运,命数,命理,其实说到底还是一样东西。但是这一样东西却有一个特‘性’,天命并非导人向善,并非对人善良,恰恰相反的是,天命并不允许超出它控制的东西存在。这才是天命的真正面目,那一日,我以为被困在妖‘洞’之中的妖怪们必死无疑,谁曾想到,居然有一头妖怪打穿了石‘门’,这对我来说,就是我所无法控制的事情,也在这一刻,我心中萌生出了一股很微妙的感觉,似乎,有个声音告诉我,只要我毁了这山‘洞’,断绝了这些妖怪的生机,我就能踏出一步,从一个人变成天命的一大步!”

  我却‘阴’沉沉地喝道:“行痴,那我来告诉你我现在心里也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今天必须砍了你!什么狗屁的天命,什么劳什子跨出一大步,杀人就是杀人,而你,不仅仅是杀人,做出了如此邪恶之事,还给自己找理由!过去我是讨厌你,但是现在,我绝对想要杀了你!”

  神心流身法一开,我一剑刺向行痴的脑后,行痴却不为所动,指了指下方说道:“我的徒儿一直没有认真出手,一旦他魔‘性’大开,估计你师傅挡不住。你现在和我一战,根本就没时间照顾你师傅,你自己想好了,要不要此刻和我动手?”

  行痴很笃定,因为在他看来我是一个聪明的人,懂得隐忍自己的怒火,懂得在关键的时候收手,他的这个观念其实没有错,过去的我的确如此,可是自从看见莫良手染鲜血,替我担下了血债开始,我忽然明白,有时候为了胜利,为了更大的希望,为了更多的人,那些小聪明,那些所谓的隐忍,并不能留下。

  我虚晃一剑,将剑尖撇开,行痴脸上笑容不变,低声说道:“果然如此……”

  可这秃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脚从云端直接踹到了地上,行痴直接落在了魔化空净和大叔的战场中央,将原本的战斗一下子给打断了。

  “行痴!”

  白骨惊讶地喊了一句,而魔化空净和大叔的眼睛也都落在了面前行痴的身上,行痴没受什么伤,却抬起头看向我喝道:“端木森,你什么意思?”

  我缓缓从空中飘落,一把拽住了大叔的手,将大叔给拽到了后方,随后对魔化空净说道:“行痴就在你面前,你觉得你是先杀我们还是先杀他?他将你拽入了魔道,他把你变成了大魔,他毁了你的一切,你难道就不恨他吗?我想,此时的你应该很想将他灭杀吧!”

  魔化空净一顿,随后双眼看向了行痴,低声说道:“师傅,咱们好久不见了。”

  行痴回过头,看着魔化空净摇摇头道:“我从未想过,我所选择的路是错的,我也从未想过魔道走不通。这不是我故意的,而是‘逼’不得已。你要相信我。”

  行痴不愿和魔化空净‘交’手,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一来行痴虽然看起来高深莫测,实际上真实的战力远远不及我们,他虽然有很多偏‘门’法术,也似乎布了很大的局,但是他本身的实力弱小,因此无论是在幽冥府的一战,还是之后跟着我们进入妖族大陆和上古天庭,他很少出手,也是这个原因。

  空净对行痴的恨,在其魔化之后加深了不少,说实话,谁都不愿进入魔道,谁都不愿变成江湖的公敌。因此,行痴和空净一战,行痴必败。

  魔化空净一指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审视着眼前的行痴,双眼如同锋利的刀刃,直勾勾地看着行痴,一副恨不得将其撕碎的感觉。

  “你不知道?”

  魔化空净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开口了。

  行痴往后退了几步,他感觉到了魔化空净身体四周的魔气开始针对他,杀气也慢慢覆盖住了他的周身,我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开口说道:“你不是说你懂天命吗?那天命有没有告诉你,今天你要和自己的徒弟一战呢?”

  我这一招也算是借刀杀人,打了行痴一个措手不及,又保护了大叔和白骨,这一战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来出手,在我的算计中,魔化空净就算杀不了行痴,至少能将其打成重伤,之后便由我出手,将空净控制住,并且斩杀了行痴和尚。

  坐山观虎斗,空净和行痴和尚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这种距离和沉默很快就被打破了……

  “你说你不知道,不,你其实很清楚。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试验品,我,上一世的空净,还有‘混’摩天,很多很多人都是你的试验品。你在为自己铺路,你告诉我们你发现了第三条路,其实你自己根本就不清楚这条路是否能走通。但是,在我失败之前,在你看见了我身体内的魔‘性’之后,就彻底抛弃了魔意。我的禅房内还有你的画像。过去我一直没有感觉,但是我入魔之后,就在前两天才刚刚发现,这画像上竟然寄托着一丝你的魂魄,你一直在利用自己的魂魄寄宿在画中窥伺我!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试验品一样!师傅,你太可怕了,你也太会算计了,但是这一切都告诉我一点,你知道我入魔,你也知道我对于魔‘性’的抵抗越来越弱。你什么都知道,因此才会抛弃了魔意,自己成佛。我这番话若是有一字说错,你都可反驳!”

  面对魔化空净的质问,行痴和尚却沉默了,巧舌如簧的他在这时候竟然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天命告诉我,今日我死不了。所以,你若想杀我,可以试试。”

  此话一出,魔化空净双眼猛睁,身子往前一蹿,一拳打在了行痴的脸上,将其打飞,行痴在地上连续滚动了好几个圈,却不抵抗,甚至只用淡淡的佛光护住了自己的身体,这反常的一幕落在我眼中让我很奇怪。

  心中不由地想,难道他真的能感知天命,难道今天面对这死局,竟然也能生还?

  我不由得向四周看了看,却没有发现行痴有任何的支援,心中却感觉蹊跷的很。行痴和尚不至于在此刻还胡言‘乱’语,冥冥之中,似乎真有定数。

  “杀不死你?今日,看我灭了你!”

  魔化空净双手拖住魔气,大片的魔气化作巨大的黑‘色’宝剑从空中直‘插’下来,刺中了行痴的身体,将行痴当‘胸’贯穿,行痴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往后一跃,鲜血洒在地面上,他的不抵抗,让他的伤势来的更快,也让这一场战斗没了悬念。

  我微微皱眉,越看越不对劲,就在此时,整颗心忽然一颤,接着一道白芒从我身后穿过,我推了大叔一把,堪堪躲过这白芒的攻击,差一点就被打伤!

  有人偷袭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