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二十八章,天下第一邪池

第五百二十八章,天下第一邪池


  天下第一邪池,又名污泞之海,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未曾看见过这块深藏在人间地下的恐怖大湖。[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百度一下]

  没人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但是却有人将黄泉水和天下第一邪池相比,最终也没分出个高下。

  因为,几乎没人能够从这两个地方活着回来,当然,除了眼前的‘女’魃。

  不知道当年为什么身份高贵的‘女’魃为何会掉入了天下第一邪池内,更不知道它忍受了多少苦痛,最后才化作僵尸真祖脱离。

  但是,它和赢勾都是从这天下第一邪池里诞生,赢勾已死,恐怕这天下间只有面前的‘女’魃才知道天下第一邪池的具体位置。

  千叮万嘱,一定让残龙照顾好小骗子之后,阅读了奄奄一息的后卿最后的记忆,了解了一些它为准本的资本后,跟着‘女’魃上了路。

  因为虽然到了‘女’魃这个层次不会畏惧阳光,但还是本能地对阳光产生抵触情绪,所以遇到白天基本上都会找个隐蔽的旅馆住下,到了晚上再出行,这速度也就被落下不少。

  坐在旅馆里,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阳光明媚的天空,又看了看此时正在‘床’上打坐的‘女’魃,摇了摇头说道:“你就不能克服克服吗?这外面的阳光对你也没伤害啊。”

  ‘女’魃却摇了摇头说道:“这就好比让你在肮脏的垃圾堆里行走一样,阳光对于来说是一种非常恶心的东西,讨厌阳光。”

  说不过它,只能闭上了眼,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后说道:“你也没事干,们也出不去,你给讲讲黄帝的事情呗。对了,黄帝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见的问题,‘女’魃睁开眼睛,双眼之中‘露’出一片思索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的父王,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他长的很英俊,很高大,说话的声音很洪亮。一言九鼎,对了,外界都盛传他和大伯关系不好,其实那是瞎说,父王和大伯的关系一直很好。记得还小的时候,经常看见他们俩凑在一起打猎,杀一些厉害的妖兽,然后就坐在巨大的妖兽尸体边上吞噬妖兽的‘肉’,也喜欢喝一些类似你们如今酒的东西,大声说笑。其实他们之间有很深的情义,而且,大伯之后和父王‘交’战,并不是大伯打不过父王,而是他故意输的。”

  一愣,当年炎黄二部先干了一场,炎帝输了之后归顺了黄帝的部落,之后两人联手对抗蚩尤。如今听见‘女’魃的话,顿时笑了起来,原来是炎帝故意输的啊。

  “故意输的?这话怎么说?”

  好奇地问道,也许是好奇心作祟,原本心里的不爽也被冲淡了不少。

  “是的,故意输的。当年两个部落的战斗力,其实是大伯的部落厉害不少,说实话,那时候在民间的时候,大伯的声望比父王还要高不少。一方面大伯推行耕种,让很多跟着他的人都有饭吃,而且他另一个身份神农氏,尝百草的故事深入人心。所以很多能人异士当时都是投身进了大伯的营帐之下,所以真打起来的话,们心里都明白,父王绝对不是大伯的对手。不过最后,大伯是自己认输的,大伯也很看重情义,虽然的爷爷不喜欢大伯,不过他却没什么嫉恨,人很豁达。”

  一怔,之前在古皇陵墓之中未曾看见过炎帝的魂魄,可是黄帝的魂魄是看到过的,说实话,对这位黄帝之魂的印象并不怎么好。但是今天听见‘女’魃的话,却能够在脑海中想象,当年两位同出人间至尊下的亲兄弟,又是对手,又是兄弟,能够一起喝酒打猎‘交’谈,也能够在战场上拼杀。

  最后在蚩尤强势崛起之后,炎帝故意输给黄帝,两个兄弟联手之后对抗蚩尤的画面,这样的故事,真是‘荡’气回肠。

  “那你见过伏羲吗?也就是你的太爷爷,你见过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想起了之前元始天尊在灵山上对说,他说伏羲是一个骗子,这话很在意,此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的太爷爷,三皇五帝之中最出名的那位?在印象里,在还是孩童的时候,曾经见过他一次,当时他和的爷爷,也就是少典同坐一辆龙车,来见的父亲。他头发很少,当时看起来已经很老了,不过说起来,长相的话你和的太爷爷还真有点像。当时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他是不是看见了就不知道了。怎么了?”

  ‘女’魃反问了一句,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没什么,只是感觉这有一些不可思议,能够和这一脉的人说话,其实过去都觉得有一些孤单,认为这世界上流着这样血脉的人已经没有了。哈哈!”

  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女’魃怔怔地看着,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是的,有时候也觉得特别孤单,抬头看着月亮和星辰的时候总会想,是不是这世界上就剩下了一个。不过,还好,今日遇到了你,们也算是亲戚了。”

  一句亲戚,却突然平添了们之间的几分亲近感,这世界就是如此,有时候们明明知道对方和们的关系不深,但是说了一声亲戚,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就会突然变的很近。

  整个白天,和‘女’魃聊了很多,当然,也谈到了天下第一邪池。

  “天下第一邪池的由来,也不知道,孕育出的只有两个僵尸,一个是一个是赢勾,其他是不是有别的生命,或者是怪物,们一概不知。但是当年离开天下第一邪池之前,在那个鬼地方停留过一段时间,隐约间似乎是能够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暗中盯着。”

  说到这里,‘女’魃停顿了一下,低头冥想了片刻后说道:“这种感觉在那个地方很强烈,仿佛你做任何事情都会被人盯着,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到时候等你到了那边就会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好了,你出去吃点东西,天一黑们就进酆都。”

  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出了宾馆房间,这个小宾馆还算干净,至少没有那些看不见的脏东西,不过房间里就坐着一个僵尸真祖,再厉害的脏东西见了也要绕路。

  手机没拿,准确地说,等进了酆都鬼城,手机这玩意儿也没用了,索‘性’留在了宾馆里。走上街道,外面的阳光真的很好,想找个地方吃碗面,可是附近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看起来‘挺’荒凉的。

  街道上铺子也不多,真的是‘挺’冷清的样子,一路走去,看见唯一开了一家小店,便推‘门’走了进去,俩服务员正聊天呢,见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也不动弹,开口问道:“吃什么呀?”

  随口说道:“来碗面,来碟小菜。”

  服务员收了钱之后便去厨房下单,坐在窗户边上的位子上,过了一会儿,面条上来之后,顺口问道:“这地方怎么这么冷清啊?看人也不多,路上铺子也少,很多街面上的铺子都关着‘门’,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服务员也是到了下午,没什么事情干,见开口问问题,便也来了兴致,搬了把椅子坐在了的身边,一边嗑瓜子一边说道:“你是外地来的吧?也少见,如今们这小镇子里外地来的游客也不多了,也没啥生意了,该关‘门’的就关‘门’呗,做不下去了呗。不过,前段时间出了点怪事情,这街面上的人就更少了。”

  一边吃面一边顺口问道:“怎么回事?”

  这服务员将手上的瓜子皮随手一扔,然后凑过来低声说道:“前面一条街,老陈家,最近挖了一口井,这也没啥,挖井很正常。可是就在前两天,老陈家一个亲戚过来做客,晚上喝多了,就跑到井边上撒‘尿’,这本是缺德的事情,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往井里看了一眼,居然看见有一双白乎乎的眼睛盯着他。吓的这老陈家的亲戚全身发抖,之后大呼小叫的,害了一场大病。这事情就传开了,后来有人去看,这井水也很正常,并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眼睛,大家都说这是那人自己喝多了,自己吓唬自己。可是,谁都没想到,昨天下午,老陈家的二儿子,晚上从外面喝完酒回来,一进家‘门’,就听见这井水里咕噜噜地直冒泡,他吓了一大跳,赶忙走过去一看,喝一回却看见一个鬼头从井水里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