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四十章,入黑水

第五百四十章,入黑水

  形式,比我想象的还要严峻。

  我原本想象之中,其实逆天的形式已经有所明朗,十圣献心在如今的我看来并非不能做到,而且虽然罗焱传给我的血脉还没有完全发挥,但是也算是有了接近四世血脉,按照坊间传说的预言,我已经达到了和鸿元一战的水平,在我看来,司马天以力成圣,许佛老头也已经是圣人,加上此时的我如果血脉彻底‘激’活,少典之力传承完成,十圣献心完成,我绝对比当年的罗焱要强,要打败鸿元,不难!

  但是,如今听了污泞之海主人的话,我忽然觉得挑战鸿元的难度一瞬间提高了太多。

  而且,我心里最大的疑虑,是十圣献心和四世血脉,是否能够打败鸿元,因为鸿元没有败过,甚至很少有人和他‘交’手,罗焱虽然封印了他,但是当时是罗焱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才做到的,当罗焱身体分解的一刻,爆发出了多么强大的力量,谁都不清楚。

  更何况,即便如此,罗焱依然没能杀了鸿元,只是将其封印了,封印和灭杀,这是两回事儿!

  “所以,逆天者,年轻的人类,你需要我的帮助,如果没有我,你无法对抗鸿元。如果没有我,你绝对不知道他的弱点,在我说出鸿元弱点之前,我,需要你的真诚,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愿意和我联手,我将给予你战胜鸿元的希望,而你将给予我重见天日的机会。我们各取所需,你看呢?”

  我能够感觉到对面的污泞之海主人散发出的丝丝压迫力,它在等待我的答案,等待我说出我该说的话。

  可是,我却没有如它所愿的那样开口,而是沉默了下来。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与虎谋皮,虽然用在这里不一定贴切,但是却有相似的意思。我在考虑的是,是否我打败了鸿元之后,又会为自己树立一个更大的敌人。

  鸿元如果真的被我和污泞之海的主人联手给‘阴’了,那是否代表我眼前这片黑水的主人,这个深藏在地下,‘阴’冥之气的主人,‘阴’间的创造者,甚至是龙汉之劫的罪魁祸首,它是否比鸿元还要难对付?

  面对我的沉默,污泞之海的主人这一次却显得非常有耐心,它一直沉默地看着我,而我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好一会儿后,我才抬起头,低声说道:“既然要结盟,那么你也应该表现出一些真诚来!我想看看你的本体,我不会和一个分身或者是幻影结盟。”

  对面的污泞之海主人哈哈大笑道:“我的本体就在这片黑水内,你若是想看,就自己潜入黑水之中,不过我要警告你,这片黑水远比你想象的要凶猛。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我漠然冷笑道:“若是连你本体都见不到,我也不配和你合作了。”

  说话间,我一跃跳入了黑水之中,进入黑水之中后,立刻就有了那种粘稠的感觉,如同浆糊一般,又好像是墨汁的感觉,‘摸’起来很是不舒服,腥味很浓,而且魔气也开始试图冲进我的身体内,不过被造天之力给挡住了。

  “污泞之海,也就是我的魔海,是‘阴’冥之气所化,‘阴’冥之气也可以被称为如今你们这个时代魔气的根源,所以,端木森,你现在就站在魔气的根源之中,我希望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不然的话,这些魔气可是会让你发疯的。而且,据我所知,你应该已经入过魔了,那么,你能抵御住这一次的魔气侵袭吗?”

  它说的这一切我自然都是知道的,只是自信于造天之力的力量,魔气应该还伤不到我。当我彻底潜入黑水中后,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这是一个没有光的世界,所有的光都会被吞噬,连造天之力和轩辕神剑上的金光都被吞的干干净净,显得很是暗淡。

  我停下身子,心眼打开想要在黑水之中搜寻一下污泞之海主人的本体,可是当心眼一打开,我看见的世界,一瞬间就变的非常疯狂,当心眼打开,首先看见的是一片漆黑,接着,便是无数证明的可怕的脸,这些黑水内的魔气看似安定,可却因为一直被压抑而变的越发疯狂,我所看见的世界,就在这一瞬间被彻底震撼了。

  吼叫的声音不绝于耳,就好像是有数万头老虎狮子在我耳边咆哮,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狂暴的魔气对我心智的影响。

  虽然魔气进不来,被造天之力挡住了,可是这吼声,这魔气的疯狂模样却深深地印入了我的心中,我闭上眼睛,慢慢地低下头,深深地呼吸,可是依然无法安定心中的疯狂。

  以疯狂来‘诱’导我心中的疯狂,以狂暴来引‘诱’我心中的狂暴,我在这一刻,变的非常非常难受。

  痛苦,我克服了,悲伤,我隐忍了,可是疯狂,却是任何一个江湖中人都无法忍受的。

  或许说出来,没人相信,江湖中人最难忍受的其实还是疯狂,因为江湖是一个‘混’‘乱’的地方,这个‘混’‘乱’的地方本身充满了各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杀个人在普通人的社会肯定被抓,可是在江湖之中却只能换来一声冷哼罢了。而一个在江湖中漂泊多年的人,他的手肯定已经染满了鲜血,但是,想要在江湖中活的长,想要在灵异圈子里活的久,你就必须要忍住自己的‘性’子,杀人狂魔,无法无天的家伙没一个能够活着。这就是江湖的规矩,但是,忍的久了,心灵就会出现漏‘洞’,这个漏‘洞’一旦受到了疯狂的刺‘激’,就会爆发,摧毁所有看见的一切,抒发心灵的暴虐。

  这是一种爽快的感觉,而且会让人入‘迷’。

  此时的魔气就是在不断地刺‘激’我的心灵,我要做的,就是沉下心来,想尽一切办法,忍住心中的疯狂!

  “杀吧,你入过魔了,别怕,再入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入魔吧,你体验过入魔的力量,毁灭一切的实力谁都想要。”“这个世界已经腐朽了,没必要守护了,摧毁吧,你何必压制自己的力量,何必呢?”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吵杂,我眉头紧锁,最后暴喝道:“够了!都给我闭嘴,都闭嘴!”

  可是我的喊声只能暴‘露’我的虚弱,却无法改变什么。

  “端木森,你已经动摇了,已经动摇了……”“不要再忍耐了,忍耐多痛苦啊,你讨厌痛苦,不是吗?”

  声音越来越多了,杂‘乱’地在我耳边回‘荡’,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向下沉,过了一会儿之后,双脚着地,轻轻地跪在了地面上,低着头,双手捂住耳朵。

  ‘女’魃此时还站在问心关的后面,它回忆着之前我离开时候的背影,和我说的话,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傻的傻瓜,我要杀他,他居然还想着救我。”

  ‘女’魃在地面上来回走动,最后一咬牙,低声说道:“哼,我不会领你这样的人情,你说你要救我,我偏不让你救。我怎么说也是黄帝之‘女’,还不需要后世子孙来相助。端木森,我自己能闯过去。”

  说话间,‘女’魃一脚迈入了问心之关的木‘门’框子内,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木‘门’框子明明刚刚给我带来了幻境,可是这一次却没有给‘女’魃带来任何的挑战,‘女’魃的脚落在木‘门’框子对面,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随后它跟上一脚,径直跨过了问心之关,居然还是什么都没发生,仿佛这木‘门’框子就只是木‘门’框子。

  ‘女’魃愣住了,随后紧跟着走到了第二关的后面,还是什么都没发生,接着是最后一关,依然什么都没发生。

  ‘女’魃回头看着三个木‘门’框子,微微皱眉,过了好一会儿后自言自语道:“是因为端木森通过了,所以这三个幻境失效了呢?还是这木‘门’框子本来就没效果呢?奇怪了。”

  不过,它倒是没有停留太久,立刻抬起脚走了起来,绕了几个圈子之后,远远地看见了污泞之海,只是当它看见污泞之海中央那座已经被黑水包裹起来的神像时,整个脸‘色’顿时大变,吃惊地说道:“污泞之海的主人,果然存在!过去我和赢勾竟然都不知道呢?这污泞之海的主人到底打着怎样的算盘?”

  它正自言自语呢,却远远地看见我站在湖边上,身子漂浮在空中,如同溺水的样子一般,半跪在空中,低着头,眉头紧锁,样子非常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