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四十七章,厉雷云惊现!

第五百四十七章,厉雷云惊现!

  梁伟的身世我听丁一冷提过一次,他一直很向往灵异世界,也一直是一个很努力的人。虽然发现灵觉的时间比较晚,但是却一直非常努力,是这群年轻人里最刻苦的一个。不过,和丁一冷一样,梁伟也已经没了父母,不过他的父母不是在圣人肆虐的时候被杀死的,而是因为害了病,在动‘乱’的年代里没有‘药’品医治而病死的。

  父母死的时候,梁伟只有十五岁,不过丁一冷告诉我,父母死的时候,梁伟就已经和他认识了,但是在那个简陋的葬礼上,梁伟没有掉一滴眼泪,从头到尾都只是冷漠着脸,默然地站着。

  和颇有天赋的丁一冷相比,梁伟并不是天才,他的灵觉开发的晚,也注定他依靠自己的力量,成不了绝顶高手。

  这个世界其实就是这么残酷,有时候努力并不一定有回报。

  梁伟擦掉了自己嘴角的鲜血,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没说过一句话。这样的沉默,让人心里反而觉得很不对劲儿。

  丁云也知道自己刚刚出手重了,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拍了拍梁伟的肩膀低声说道:“我们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政fǔ,没有了警察,没有了军队。老百姓什么保障都没有,他们之所以选择还留在滞留区,就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们能够保护他们。但是,如果我们也对他们出手,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想呢?以后遇事不要冲动,暴力有时候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加剧问题的严重‘性’。”

  丁云说完后,梁伟默默地点了点头,依然不发一言,丁云见两个年轻人被训诫地也差不多了,正要转身离开,我站在路口处,却正好看见了梁伟的表情。

  一丝杀气从他的脸上一闪而过,出现的很快,消失的也很快,丁云,毕云儿都没发现,我心里微微有一些不安。

  丁一冷心中不爽,这个痞子至少会说出来。但是像梁伟这样的少年,他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往往一次经历就会让他行差踏错。

  丁云走后,毕云儿用手绢擦了擦梁伟嘴角的血迹,梁伟看着毕云儿‘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目光,笑着说道:“我没事,头儿只是生气了,他不会重伤我的。”

  可是事实呢?丁云刚刚一招绝对没有留手,要不然梁伟不会喷血,再想了想为什么他刚刚会对老百姓发火,这问题的核心看来还是出在了毕云儿身上。

  “懵懂的爱情啊……”

  我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了某个人,只是如今的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我也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只是看见这巷子里,这一对17,16岁的年轻人们,不由地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年华易老,岁月如梭,芳华一去不再来,我已经站在了青‘春’的尾巴上,不免也有一些唏嘘感慨。

  回到了滞留区内,行脚商人们已经安抚了大多数的百姓,丁云见到我后,立刻走过来说道:“有一些奇怪的线索,在屠夫的家里,你过来看。”

  我跟了过去,进了屠夫的家,看见四周的墙壁都被打穿了一个个巨大的‘洞’,这些‘洞’一看就是被人打出来的,因为和我在厉雷云的山‘洞’中看见的一样,见到这些窟窿,我心里不免沉甸甸的。

  难道真的是师叔祖没控制好自己,从而酿成的惨祸吗?

  就在此时,外面一个行脚商人带着一个看起来被惊吓住的滞留区百姓走了进来,随后介绍道:“这是滞留区里的守夜人,昨天夜里正好轮到他值班,刚刚他告诉我们,他昨天晚上看见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所以我把他带过来了。”

  我点点头,走到这个守夜人面前,柔声说道:“大叔,你别怕,放轻松,我看一看你昨晚的记忆,别紧张……”

  说话间我进入了他的梦境空间,开始调阅他的记忆。

  夜很深,守夜人拿着锣鼓和灯笼在路上走,滞留区内的守夜人一般都是找那些单身的,命比较硬的男人来担当,三人一组,巡视滞留区的三个方向,他走到了屠夫家的‘门’口,口有一点渴,便想敲‘门’要一口水喝,可是走到了屠夫家的‘门’口,却听见里面传来一些古怪的声响,他有一些好奇,就敲了敲‘门’,可是里面的声音却在一瞬间停了下来。

  守夜人觉得有一些不对劲,于是又重重地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了一阵惊慌失措地喊声:“不,别进来,别进来……”

  守夜人也吓坏了,以为是屠夫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喊来几个人,可是这几个人帮着守夜人打开了屠夫家的‘门’后,却看见屠夫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床’上睡觉,毫发无损,甚至没有一点点醒来的迹象。

  睡的很沉,伴有轻微的鼾声。

  这下子街坊四邻都不干了,说了守夜人一顿之后各回各家,谁曾想到,第二天一早屠夫就出了事儿,不见了踪影。

  我从守夜人的梦境空间内退了出来,随后在屠夫的房间内转悠两圈,最后走到了他的‘床’边上,低下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一看过去,顿时看见在‘床’脚附近,有一块黑‘色’的碎片,还是刑天铠甲的碎片,可是怎么会掉落在这里了呢?

  但是这也就是说,昨晚厉雷云确实来过,而且还找了屠夫的麻烦。我随后立刻赶到了其他两家人家的家里,仔细这么一搜索,立刻发现了相同的刑天铠甲碎片,这就更确信了我心里的思虑。

  “晚上你让梁伟陪着我,其他人都撤走,我在这里坐守一夜,我总感觉今天晚上师叔祖还会来。”

  我向丁云说了一声,丁云倒是有一些奇怪,为什么我要找梁伟陪我,说实话,梁伟还真帮不上我什么忙。我也没多做解释,等到丁云他们撤走之后,我就坐在了屠夫的家中,梁伟站在我的身后。

  “端木大哥,你为什么要将我留下来?”

  外面的日头渐渐沉了下来,梁伟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不为什么,只是觉得你应该留下来看看我和什么样的人战斗,你是个努力的人,我觉得这一次见世面的机会,应该留给你。”

  我说的很直白,梁伟却没想到我会说大实话,严肃的脸上‘露’出一片思索的表情。

  “我今天看见你和丁云的对话了,也看见你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小子,你还太年轻,虽然你很刻苦,而且非常努力。但是说实话,你比你认为的要幼稚的多,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觉得丁云打我的那一拳是惩罚和敌意,那是一种叫zuò爱的东西。你或许现在不怎么认同我的话,不过将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我没让他继续说话,因为在此时我感觉到了一股黑‘色’的气息从滞留区的后方飘了过来,梁伟当然是没有感觉的,他的灵觉还没到这么强悍的地步。

  我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着外面看了一眼,随后一闪身就离开了房子出现在了大街上,梁伟紧随其后,想要跨出房‘门’却被我给喝止住了。

  “别出来,在里面呆着!”

  梁伟见我一脸严肃,也知道情况肯定有些不对劲,便退了回去,透过窗户向外面看。

  我抬起头望着眼前的这片黑气,隐约间能够看见在黑气的包裹中,是一件已经残破的黑‘色’铠甲,果然是师叔祖,身边也没见其他人?他来这里干什么?又来抓普通老百姓吗?

  很快黑气就在我的头顶停住了,这个世界的厉雷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我拥有罗焱的记忆,但是对于这位罗焱记忆中的大师兄,却没什么深刻的了解,只是知道他是个人物,而且是一个非常果敢的英雄。

  我对着他拱了拱手说道:“师叔祖,在下端木森,第一次和您见面,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状况。不过,还请您为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您的刑天铠甲会破碎成这副模样?”

  我本来想用狼狈来形容,可是话到嘴边又给我憋回去了,毕竟对于自己的师叔祖还是要尊敬一些。

  “让开……”

  他只是低声吼了这么一句。我眼神冰冷地看了过去,厉雷云肯定有问题,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我飞了起来,身上造天之力浮现出来,高声说道:“师叔祖,得罪了,如果今天不将你拿下,怕是抓你还要‘花’些手脚,我这是在帮您,还请您不要抵抗。”

  不过这都是废话,我还没出手,对面的厉雷云已经控制不住身上的黑气,爆发出了一声大吼,从天空中俯冲而下,向我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