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五十四章,不开眼的人到处都有

第五百五十四章,不开眼的人到处都有

  这几个天水‘门’‘精’英弟子的出现,倒是让四周紧张的气氛凝重了下来。

  老婆婆在我身边低声说道:“那几个是天水‘门’的‘精’英弟子,后面那个穿着蓝‘色’裙子的是天水‘门’‘门’主的千金,天水‘门’‘门’主倒是个不错的人,就是这几个‘精’英弟子,有一些张狂。”

  群众的眼睛一般都是雪亮的,这几个天水‘门’的‘精’英弟子一出现,四周的天水‘门’弟子立刻往后退,空出了一大片土地。

  “哼,连一个普通人都搞不定,还要你们有什么用?我父亲真是白养你们了!”

  说话的就是天水‘门’‘门’主的‘女’儿,短发,皮肤很白,灵觉和修为也不是很强,不过看这模样,听这说话的语气,应该是被宠坏了。即便是如今这个‘乱’世,还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几个天水‘门’的‘精’英弟子也大多‘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而被围在中间的男子,这时候一看四周的寒气都消失了,人群也空出了一个大缺口,立刻夺路而逃,狂奔了起来。

  他一跑,几个天水‘门’的‘精’英弟子立刻冷冷说道:“找死!”

  随后,从左右两边包抄了上去,将这个男子围住,打出几招水行法术,又一次将这男子围困在了中间。

  “哼,敢偷我们天水‘门’的东西,真是活腻歪了,把他的手给我卸下来。头给我打烂了!”

  天水‘门’这千金也是好大的排场,自己不动手,却指挥几个手下出手。

  这男子又想掏出怀里的青铜牌子,不过这一回却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掌,怀里的宝物脱手而出,径直飞上了天空,四周的普通老百姓也都不愿意触这个霉头,这可不是‘花’球,抛出来后就有人抢。虽然是宝物,但也是烫手的山芋,谁都不愿意接。

  青铜牌子好巧不巧地落在了我和老婆婆的面前,对面的男子已经被制住了,满脸不甘地被压在地上,大声喊道:“小伙子,这宝物是我爷爷的,天水‘门’道貌岸然,他们都是伪君子,你快点拿着这宝物离开,不要落在天水‘门’的手上,不然会有祸事发生!”

  他在对我大喊,此时一个天水‘门’的‘精’英弟子却走上前来,一脚踩在了这男子的头上,随后用匕首一刀割断了这男子的手指,疼的这男人撕心裂肺地嚎叫,四周的人一个个远远逃离,不敢靠近。

  “哼,大小姐,这男人嘴里的废话还真多,我把他的舌头给挑了吧。”

  此人大声对天水‘门’‘门’主千金喊道,短发‘女’子冷冷一笑,点点头说:“不仅要将他的舌头给挑了,连牙齿都给我打烂了!让他全都自己吞下去!”

  这‘女’人的心未免太恶毒了,身边的其他百姓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都大声地劝解了起来,我没多说话,这男人是不是小偷,我现在不能主观臆断,不过这天水‘门’的千金大小姐却不是一个善类。我低下头,看向脚边的宝物,随后正要弯腰去捡,老婆婆拉了我一把,低声说道:“小伙子,这是天水‘门’看中的东西,你还是别碰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知道你和你的朋友肯定也有来头,但是天水‘门’毕竟不好惹,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老婆婆也是好心,我报以微笑之后,还是伸手捡起了地上的青铜牌子,放在手心里掂了掂,有点份量,低头看了看,这青铜牌子上的纹路刻画的很深,图案却很简单,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反面刻画的是一滴水的图案,应该有些年头了,但是保养的很好,边缘上虽然有锈斑但是还算紧实。

  我掰了掰青铜牌子,甚至还放出一丝灵气落进了这青铜牌子内,青铜牌子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可是刚刚我明明看见这牌子上放出蓝‘色’灵光,难道还需要口诀?可是,刚刚使用他的男人分明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念一百遍灵觉也没个屁用,所以我断定是这青铜牌子本身有关窍,只是还没被我发现罢了。

  不过就在我才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还是出事了,我听见一声被打断的惨叫声,随后抬起头看见这天水‘门’的‘精’英弟子还真将这男人的舌头给挑了,半截舌头满是鲜血,甩在地上的时候,还不断地蠕动,而男子的嘴里不断地流出鲜血来,双眼发直,躺在地上一个劲地哆嗦。

  “哼,再将他的牙齿都给打碎了,挑了舌头他还能活一会儿,打碎他的牙齿,快!”

  这样一声暴怒地吼声,来自于一个娇滴滴的姑娘。

  四周的老百姓全都‘露’出了不满的神情,我想要开口劝阻,可是老婆婆又一次拉住了我的手说道:“小伙子还是那句话,别惹事,你等一下快点将这牌子给‘交’出去吧。”

  她是好心,只是我觉得眼前这一幕多少有一些过份了。

  这男人是不是小偷还是两说,就算他是小偷,也不至于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来对待吧。

  我拍了拍老婆婆的肩膀,随后快步走了出去,就在天水‘门’‘精’英弟子举起手准备打出这一拳的时候,我大声喊道:“住手!”

  四周的人都看了过来,几个天水‘门’的弟子也都看向了我,此时准备打出这一拳的家伙却还没住手,拳头冲着这男人的嘴就打了下去,却在拳头落下的一刻,被我放出的气劲给震飞,远远地落在了地面上。

  男子满嘴都是鲜血,眼里含着泪水,倒在了地上,用无助的眼神望着我,想说什么可是发出的声音只是“咿咿呀呀”,我听不懂,直到最后他颓然死去我也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什么人?胆子不小啊!”

  被我震飞的天水‘门’‘精’英弟子脑子笨的很,明明知道是被我震飞的,知道我厉害,居然还大放厥词,也不知道躲,当真是蠢笨不堪。

  “这男人就算偷了你们的东西,也不至于这么残忍地杀死他吧。你们不是正道‘门’派吗?行事为何不能光明磊落一些?”

  我这话刚说出口却引来了一片嘲笑的声音。

  “哈哈,正道‘门’派?小子,你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你看看这片滞留区,你再看看外面的荒漠和那些野兽难寻的山脉,你再看看那些圣人留下的巨大坑‘洞’,正道?邪道?在这个世界里早就没有这些区分了,我们只要活下去这就够了!”

  有天水‘门’的‘精’英弟子高声喊道,一边喊一边招呼其他天水‘门’的弟子将我给围住了,而天水‘门’的千金,见到了我手上捏着的青铜牌子,低声说道:“把你手上的牌子给我拿过来,这是我们天水‘门’的宝物,不是你能够染指的。”

  娇蛮的很,本来我还真打算还给他们换这男人一条命,不过如今既然我觉得青铜‘门’和这青铜牌子有关系,而且我还觉得这对面的几个家伙实在是太猖狂,所以我这青铜牌子还真就不愿意还了。

  将青铜牌子放在手心里抛了几下,随后冷冷说道:“这东西是我刚刚在路上捡的,上面刻着你们天水‘门’的名字了吗?我捡的自然就是我的,想要,那就来抢吧,要是能够从我手上抢过去,也算是你们的本事了。”

  我的话里也带着刺,对面的几人立刻紧张了起来,随后其中一人大喊道:“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敢惹我们天水‘门’,今日就让你知道代价。”

  而站在远处的天水‘门’千金也看着我‘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神‘色’,他们以为他们吃定了我,其实,不过只是一群不开眼的蝼蚁而已。

  我笑了笑,嘴角‘露’出一丝玩味儿的表情,随后转头对老婆婆说:“阿婆,你离的远一点,不然等会儿可能会‘波’及到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