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六十六章,和刑天的遭遇战

第五百六十六章,和刑天的遭遇战

  我们走进了怪物的体内,这是我们之前都没想到的,虽然不一定有威胁,可是这怪物气息全无如同死了一般,身体坚硬就和砖石一样,别说是我,就连对野兽气息非常敏锐的貔貅也没有注意到。

  四周的黑‘色’怪物层出不穷,这些寄生在黑‘色’怪物体内的怪蛇,凶猛异常而且杀之不绝,我拍了拍身边的貔貅,随后说道:“我以轩辕剑开路,你们跟上。”

  如果三个人同时出手压力面比较广的话,那就让我一个人出手,轩辕神剑金‘色’剑光一闪,随后剑尖刺入了面前的巨大黑‘色’石壁中,这一回,黑‘色’石壁狠狠一抖,片刻后裂开大片大片的裂缝,果然以轩辕神剑为攻击主力,缩小压强的面,产生的压力反而更强。

  “破!”

  我往前迈出一步,喝了一声,面前的黑‘色’墙壁一瞬间被打碎,碎裂的石块轰隆隆地滚落在我的脚边,我低头一看,这些石头在数分钟后变成了软软的黑‘色’的‘肉’块,果然不是石墙!

  “我们继续前进!”

  我一招手,自顾自地迈过了黑‘色’石墙,可是就在我迈过石墙的一刻,却发生了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的身子刚刚过去,背后被我砍碎的石墙居然一瞬间再生,并且恢复成了墙面的样子,我心里顿时吃了一惊,这样的再生能力,未免太强悍了点吧!

  我虽然吃惊,不过却不担心,对面是貔貅和断情人,这俩大佬肯定没事。我回过头四周一片漆黑,正在我准备放出镇魂符,背后黑‘色’的道路一瞬间亮了起来,我转过头,却看见两边的路上不断地冒起火光,我眯缝着眼睛望了过去,却见到在道路的尽头,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男人静静地矗立在了走廊尽头。

  巨大的战斧握在手中,身上的黑‘色’铠甲散发出丝丝凶芒。无数黑‘色’的怪蛇在他的身边游走却不攻击他,而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却能够让大部分和他对视的心,心生恐惧。

  刑天,就这么站在了我的面前,带着可怕的杀意,以及浑身的寒气,只是,如果他知道我此行的真正目的或许他就不敢这么名目张当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端木森,你居然能来到白绝一族的土地上。”

  他开口说道,我却冷冷一笑,放弃了打破背后的黑‘色’墙壁,而是转头看向了他。

  “我奉命镇守白绝一族,不让他们的王出世,即便对手是你我也不会退缩。我有圣光护体,你绝伤不了我,在这黑‘色’怪物体内,怪蛇受我掌控,你讨不到半分好处,识相的就快点离开,若是不然,一定让你今天死在我的战斧之下。”

  它唧唧哇哇地说了一大推,我却冷冷一笑说道:“死在你的战斧之下?刑天,可能你还没‘弄’清楚我这一次来的目的吧。”

  我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地向刑天走了过去。

  分明看见刑天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丝疑‘惑’的神情,果然他并不知道我是来杀他的,我冷笑着向他走去,地上游走的黑‘色’怪蛇开始齐齐发出“嘶嘶”的响声,它们开始躁动了,因为感觉到了来自我的危险,所以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要救白绝一族的族长,而是为了杀你!刑天,你我之间的恩怨也是时候该清算一下了,更何况,我需要你身上的刑天铠甲。于情于理,今天,我都要杀你!”

  身子一晃,神心流身法开启后,我直接落在了刑天的身后,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刑天黑‘色’的盔甲,接着将其从地上拉了起来,狠狠往地上一按,这一系列的动作刑天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我近了身。

  它身上立刻爆发出了强烈的圣光,这圣光应该是元始天尊所赠,但是此时此刻这圣光却一丝一毫都伤不了我。

  我的手穿过了圣光之后落在了刑天的身上,刑天,上古战神本应该无所畏惧,近身战更是他的强项,可是此时此刻被我近身的刑天却‘露’出了惊慌的神‘色’,随后只听见我冷冷一笑低声喝道:“不是要给我好看吗?这就是你要给我的好看?天机眼,开!”

  烈焰天机眼近距离,正面地轰击在了刑天的身上,刑天身上的铠甲爆发出一阵黑雾,似乎是想要护住自己的主人,但是这黑雾在烈焰天机眼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刑天整个头部都被烈焰天机眼所灼烧,当天机眼的光芒渐渐平静下来后,刑天黑‘色’的头盔已经被烈焰天机眼灼烧成了赤红‘色’,还冒出了大量惊人的黑烟。

  我一只手抓着刑天的脑袋,冷冷说道:“我曾经以为你会是我的战友,你会像莫良,像白起,像黒木那样和我并肩作战。可是我错了,你的背叛就像是在嘲笑我的愚蠢和幼稚。不过,我依然要感谢你,因为至少你教会了我一件事。上一个世界的刑天不愧为上古战神之名,生时为英雄,死后为鬼雄。但是这一世的你却只是一个跟在元始天尊身后的走狗。不一样的世界,一样的外形,却有着迥然不同的秉‘性’。你,不配上古战神之名,今日,我要剥离你的刑天铠甲,将这套代表荣誉的黑‘色’战铠‘交’给配得上它的人!”

  我伸出手扒住了刑天铠甲的边缘,正要发力扯下这套铠甲,却没想到听见了刑天的笑声。

  “哈哈,你说我是元始天尊的走狗?端木森,你这话说的对,很对!”

  它这话让我一愣,冷眼看着它,却听见刑天接着说道:“可是,如果我跟了你,不是一样也是你的走狗吗?”

  我正要反驳,却听见刑天接着喊道:“我还记得当年黄帝招揽四方豪杰之时,每一个豪杰他都称呼为兄弟,可是等到蚩尤被打败之后,世人记住的不还是只有黄帝吗?封神之战中,周文王,周武王,两位帝皇如此重用姜尚,笼络他的心,为的不过是想要让阐教为他们打仗。可是等到封神之战结束之后呢,姜尚不还是郁郁寡欢,去齐国做了一方诸侯,可是却再无名垂青史的丰功伟业。你们人类中有一句话,武将打天下,文臣能安邦。哪个帝皇在打天下的时候不都是笼络武将的吗?其实只是高位者说的好听,骗人的话。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既然都是要做狗,我还不如做更强者的狗。元始天尊比你强大,端木森,这一点你是无法反驳的吧!”

  刑天的一通胡诌,可是听起来却又有那么几分道理,我冷冷说道:“我从未将我的兄弟当成是狗,我也不会成王。我只是为了保命,为了我们这一脉,为了我自己而战。不过,也不需要和你有这么多废话了,你,今日就要死!”

  我正要下杀手,却在此时,从背后一下子咬上来两条黑‘色’怪蛇,张开血盆大口想要咬住我的脖颈,不过却被金‘色’的造天之力给挡住了。

  我回过头,眼神冰冷,一声低吼之后金‘色’的造天之力将身边的黑‘色’怪蛇全部震成了碎块,可是也正因为这几条黑‘色’大蛇的搅局,刑天一斧头砍在了我正面的造天之力上,虽然打不破造天之力强悍的防御,却发出了一阵惊人的力量,向后猛地这么一冲,我被这股力量击退,手一松刑天落在了地上。

  连退了三步之后再一抬头,却看见刑天大声喊道:“端木森,你杀不了我,我还不会死在这里!”

  他一边喊着一边往后退,同时全力出手用斧头砍在地面上,随着身子的后退,斧头在地面上带出了一连串的划痕,整个地面都被劈成了碎块,我脚下的地面往下塌陷,随后我整个人随着塌陷的地面一起掉了下去。

  很快就落了地,四周一片黑暗,我没有受伤只是错失了一次杀死刑天的机会。不愧是上古战神,保命的技巧还真不是吹的。

  说:

  今天第一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