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六十九章,白绝一族,魂归天外

第五百六十九章,白绝一族,魂归天外

  “此兽乃是当年我于大泽之中所发现,当时它还只有手臂粗细,五六米长,我以为是一条普通黑蛇,想要将其杀死。但是我手中利刃落在这黑蛇的皮肤上,却如同砍在了砖石之上一般,发出响声。当年最初时代之中,万物并不多,生物更少。这黑蛇我一看有奇特,便想方设法将其收服,之后它越长越大,变化也越来越多。可是其智慧却还是非常低下,不过我有一法,也许能够让其安静下来。”

  白绝之王说话间拍了拍莫良的肩膀,示意莫良飞上天空。莫良看了我一眼,征求了我的意见之后,载着白绝之王飞了起来,面对着被刑天控制的黑‘色’怪物。

  白绝之主缓缓举起双手,他的灵觉是完全被封闭的,可是此时却发出了高亢的吼声,老家伙仿佛用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大声地喊叫着,这喊话的内容和语言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见,说不清楚到底有什么玄机。

  可是,刚刚还直立起身子,摆出一副狂暴样子的黑‘色’怪蛇,此时却忽然间安静了下来,双眼平静地望着我们,甚至连刑天用战斧劈砍这黑‘色’怪物都没有用,它直勾勾地望着白绝之主,巨大的嘴里发出了几声低沉地吼叫。

  就好似是末日的回响,又好像是一个孩子在呼唤自己的亲人。

  刑天大声喊道:“怪物,快点进攻,快!”

  他的手上拿着一根类似绳索一样的玩意儿,这绳索好像是嵌入了黑‘色’怪物的身体内,他拉动绳索之后怪物立刻发出了悲惨的嚎叫。

  “杀,快给我杀了他们!”

  一声声咆哮充斥着我们的耳朵,黑‘色’怪物身上狂暴的气息又一点点涌起,刚刚短暂的平静仿佛烟消云散一般消失了,白绝之王慢慢地放下了手,叹了口气后说道:“已经无法回头了,端木森,你动手吧。”

  这一句话中包含了太多的沉默和惋惜,这一声之中有着太多的悲凉和痛苦,白绝之王最后一个曾经一起战斗的伙伴,最后一个算是活着的朋友,终于还是形同陌路。

  我知道,他又默默地在心里为鸿元的恶行而写下了一笔,他会将一切都还给鸿元,在复仇的那一天,在我冲上天空逆天的一刻。

  只是此时此刻,黑‘色’怪物的命运已经成了定局,注定的死亡……

  我举起手中的轩辕神剑,还没等我出手,黑‘色’怪物的身体内,左右两边忽然各自发出了一声巨响,恐怖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青铜宫殿群中,巨大的怪物身体被打穿了两个大‘洞’,而且这两个大‘洞’居然都是从黑‘色’怪物的身体内爆发出来的。

  貔貅和断情人从黑‘色’怪物的两边猛地冲了出来,飞在了空中,深深地扫视了四周,而这头看起来巨大的黑‘色’怪物却也在这两大高手的攻击下,殒命。

  巨大的身子从空中轰然落下,缓慢地,沉重地摔倒在地,震动整个地面都不断地摇晃。刑天同样被这黑‘色’怪物倒下的巨大身子压倒在地,只是我们谁都知道,此时此刻这个黑‘色’怪物,已经没气了,而刑天也休想再逃走。

  提着轩辕神剑,走进了巨大的黑‘色’尸体之中,我看见了藏在黑‘色’尸体内的刑天,他正试图用手上的战斧劈碎黑‘色’怪物压在他身上的尸体,可是见到我后,他却放弃了。

  “你还是抓到我了,端木森。”

  刑天放弃了抵抗,我却没多说什么道力压下,将这位上古战神给按倒在地,随后让莫良看守。

  白绝之王站在族人的鬼魂之前,这些族人每一个都曾经无比地崇拜他,它们坚信自己的王没有死去,坚信自己的王还能够归来,如今,我将它们的王带回来了,却也到了它们消散的时候。

  我过去就知道,厉鬼,幽魂,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们有心愿未了,有怨气未消。但是今天,当白绝之王活着归来的一刻,它们的心愿终于完满了。

  灰白‘色’特殊的魂魄,化作灰白‘色’的魂力飞上了天空,在空气里旋转,整个青铜宫殿上空都被这无数的魂魄所覆盖,好似一片片正在快速消散地白‘色’光芒,非常梦幻。

  白绝之王孤零零地站在这片白光之下,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灰白‘色’魂魄,默默地说道:“族人们,走好,从此以后白绝一族便不复存在。那个白绝之王也已经死在了黑‘色’的宫殿之中,我只为复仇而生,当复仇完成的一刻,我也会追随你们而去。族人们,请你们耐心地等待我的归来。”

  我曾以为,这个世界应该很美好,可是后来发现,这个世界,其实一团糟,我曾以为人类会存在千年万载,但是当我看见白绝一族的下场后,我却发现没有一个种族能够一直存在,总有兴盛之时,也总有衰亡之日。

  毁灭恐龙的可能是一次火山喷发,或者是气候巨变。

  但是毁灭人类的却可能只是一个人,一个即将苏醒的人。虽然,现在的我不仅仅是为了保命而逆天,但是,我依然不希望白绝一族,补天一族这些上古大族的命运会发生在人类身上。

  这一刻,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肩膀上的重担又沉了很多。

  白绝一族的灰白鬼影全部化作了白光,白绝之王撑着孱弱的身子缓慢转身看向了我,片刻后说道:“这后五行殿之中有我当年收集到的一样宝物,也许和你的天字纹有关,我今天送给你算是表达我的结盟之谊。”

  说话间,便看见白绝之王走向了地水风火天五大青铜宫殿,每走进去一个,这个青铜宫殿就和金木水火土五行宫殿一眼,天顶打开,从里面爆发出一阵彩‘色’的光芒,汇聚成了五个全新的光型图案,这些图案‘交’织在一起,最终又形成了一片五彩之芒,不过这一次从五彩之芒内落下来的,却不是五‘色’灵石了,而是一块兽皮,这兽皮看起来有一些眼熟,看着像是巫族的东西。

  兽皮缓缓落下,最后落在了我的面前,我伸手接过来之后打开一看,好家伙上面还真是巫族的文字,只是记录的却不是巫法,也不是巫族的秘术,而是巫族的一些秘闻。

  我因为自废了巫族血脉,所以眼前巫族的文字我看起来还有一些吃力,不过稍稍瞧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算是看出一点‘门’道来。

  这上面写的是一个巫族早期的族人的一次见闻,说的是在上古时期之前,也就是最初的时代,一个早期的巫族族人进入一片密林,在巨大的林子间穿行的时候,却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闪电的轰鸣声,这巫族的族人吓了一跳,赶紧找了一个树‘洞’躲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不见下雨,又不见打雷的,它就慢慢地探出头来,这么一瞧,却看见天空中一片黑暗,明明是白天却忽然间就变成了晚上一般,而且似乎比晚上还要更漆黑。

  然后这片黑暗之中,星光渐渐汇聚成了两个人影,这两个人影,在兽皮上没有描述,不过却说这两个星光组成的人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肩膀处都有一块没有被星光照‘射’到,而形成了一个古怪的黑‘色’的图案。

  在兽皮上,这个巫族的族人还将这个图案给画了出来,分明就是一个“天”字!

  这个巫族的族人居然在最初的时代就看见了这样的天地异兆,并且还和天字纹有关系。随后的记述更加让我吃惊,因为这记述上写着,随后星光有变化,两个人影似乎打斗了起来,打成一片,分不清彼此的身份,最后一个人影被打倒在地,另一个获胜,却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获胜,因为已经看不清这两个星光组成的人影到底谁是谁!

  这难道就是在暗指,我和鸿元的一战?也暗指我逆天的结果?

  说:

  今天第四更送上,刚刚吃好饭回来,我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