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七十章,重返通天会

第五百七十章,重返通天会

  这样怪异的征兆,我即便是通过阅读兽皮上的文字也能够想象的出来,当时发生在这个巫族眼中的一切。

  黑暗的夜幕,不断变化的星光,这看似应该是非常美丽的夜晚,落在这巫族的眼中那可是真正的恐惧和黑暗。

  兽皮的最后,这个巫族说了一句非常意味深长的话。

  “如果将来有一天,有人能够看见我记录下来的兽皮,那么,希望你就是天空中的两个人影之一。也希望你是能够胜利的那一个,因为,这样的失败,将会是永恒的失败。”

  这是我脑子里翻译之后的语句,意思相差也是无几。

  将兽皮收起来之后,我没动声‘色’,白绝之王也没多问什么,我挥挥手喊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赶回通天会去。”

  通天会的地下牢笼内,厉雷云还被捆的结结实实的,两个通天会的弟子守在‘门’口,半个时辰换一次班,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就在这时候,牢房内的厉雷云忽然拉动了手上的铁链,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随后两个通天会的弟子回过头来,冷冷地问了一声:“你干什么?老实点。”

  他们也都知道了眼前的厉雷云是黑化后的人格,言语之间自然就变的非常不客气。却听见厉雷云冷冷一笑,眼中血芒一闪而过,低声说道:“你们对我的态度真是太差了,不过我会记住的。因为很快我就会十倍地偿还在你们的身上!”

  他的话很冷,不由得让面前的两个通天会弟子打了个寒颤,又训斥了几句之后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此时厉雷云慢慢地抬起头,冷笑着说道:“我感觉到了,我新的身躯已经快来了,正在接近我了,快了,快了……”

  我们几个走到了青铜宫殿‘门’口,奇怪的是,原本被我打开的青铜宫殿大‘门’,此时却又合拢了,而且一些细小的缝隙里还不断地有绿‘色’的光芒透进来,落在我的脸上。

  看起来这绿‘色’的光芒很不简单,我伸出手按在了青铜宫殿大‘门’上,狠狠一震,这一下按理来说应该被我给打穿了青铜宫殿大‘门’才对,可是偏偏这青铜大‘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外面绿‘色’的光芒猛地一闪,竟然将我攻击的力量都给化解了!

  “怎么回事?”

  断情人走了上来,发现我一直迟迟没有打开青铜宫殿的大‘门’,疑‘惑’地问道。可是当他看见我面前的青铜大‘门’时,特别是见到了从青铜大‘门’外透进来的绿光之时,表情一下子就变的凝重无比,低声说道:“飞鸟,这,这怎么可能?”

  他的话引起了我和貔貅的疑‘惑’,却听见白绝之王冷笑道:“木行道法,五行法术我都很熟悉,这手法应该是个‘女’人施展的吧,没有攻击‘性’,但是却加强了防护‘性’,要破开都是不难。”

  只是听见白绝之王的话后,我们都明白了断情人的失态是因为什么,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慕容飞鸟所布下的。

  断情人和慕容飞鸟之间的关系,说实话还真是很微妙,说他们在一起吧也应该算是在一起了,可是和弑君子与毒龙真人这一对一比较,同样是两世等待的断情人和慕容飞鸟却更像是红颜知己的关系,过去我也没见到俩人多么亲密,不像弑君子和毒龙真人,刚在一起那会儿,简直就是如胶似漆,有空就钻小树林,没事就赖在房间里不出来,那架势,简直就是想把过去几万年的时光都给补回来。

  可是我却没见过断情人和慕容飞鸟拥抱,更别说是拉拉手,亲个嘴啥的了,那是从来都没见过。

  所以,有段时间我还和哥几个偷偷猜测过,是不是这俩人之间早已经貌合神离了?

  不过,这都是猜测,眼前这一幕可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慕容飞鸟部下绿‘色’的封印想要将我们封在其中,虽然不一定真的能够封住我们,但是这用心已经昭然若揭,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看见断情人的身上煞气很重,那感觉,说的好听点就是老婆把自己老公给关在了‘门’外不让进去,说的难听点,那就是连带着自己的亲夫也要杀。

  “要破这外面的封印,只要以火系法术一烧就能打开,这‘女’子修为也不算太高,唯一可能不同的是,这‘女’子布阵的时候在外面设下了一层圣威,威力倒是增加了一些,只是可惜,你们这里高手也是不少。”

  白绝之王的意思我明白,找技巧,轻松就能破了这封印。我正准备打开烈焰天机眼,身边的断情人却冷哼一声,走到了这青铜大‘门’之前,伸手握住了自己的面具,微微掰开,顿时其身上的灵气狂暴涌出,随后轰击在了青铜大‘门’上,双手拉住青铜大‘门’,一点点向两边发力。

  白绝之王一边冷笑一边说道:“真是一个疯子,居然想以道法强行将青铜大‘门’打开,哼,不会技巧就用蛮力,真是莽夫之举。”

  但是就是这莽夫之举,却让青铜大‘门’整个裂开了,随后外面的圣光和绿光一起照了进来,落在了断情人的身上。

  “破开!”

  三米世界猛地一震,保护着断情人一步步走进了这一片绿芒之中,随后,绿芒将断情人包围,但是随着断情人这一声大吼,整个绿芒彻底被打散,如同叶片一般缓缓飘落在了地上,外面的阳光又一次照‘射’在了我们的脸上,断情人就是如此,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来教他做事的方法,也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来给予他肯定,他是断情人,他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站在日光中的断情人伸出手握住了一丝绿光,随后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我也不是一个会轻易回头的人。所以,我一定会将你带回来的。”

  断情人手心一握,将这一丝绿光捏成了碎片,随后冲天而起飞上了天空。这家伙倒是来去匆匆,也不说明一下动机,这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我的当务之急,还是将刑天给送回通天会。

  两天之后我赶回了通天会,‘门’口丁云亲自迎接我,只是对于我带回来的白绝之王,他没见过,也不敢多问,给安排了房间住下之后就拉着我走到了角落里,说道:“地下牢房有了一些变化,厉雷云很不安定,你是不是先去看看他?”

  我知道丁云的意思,点了点头后走进了通天会的地下通道,远远便能够听见不绝于耳的笑声,我走了过去,见到两个通天会的看守弟子都将耳朵给捂起来了。

  “端木大哥,你可来了,这家伙笑声太恐怖了。”

  两个守卫也是被‘逼’的受不了了,一个劲地冲我抱怨,我点点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还被绑在铁链上的黑化厉雷云,随后说道:“造反吗?”

  他还是大笑不止,直到我身上的道力已经开始涌动,他才停了下来,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我,低声说道:“端木森,你将刑天带来了吧,我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了,那么浓郁的气息,一定是他,没错的!”

  我冷哼道:“我只是为了救我的师叔祖,仪式如何进行,怎么进行,你现在就告诉我!不要想着耍‘花’招,不然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还有,即便你得到了新的刑天的铠甲,有一点你最好明白,你还是打不过我,所以不想死的话,最好收敛一点。”

  厉雷云耸了耸肩后说道:“我当然没有问题,你毕竟才是老大不是吗?至于仪式,明天就可以举行,至于准备工作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将他带到我的面前就行了,其他的,我会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