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二十八章,两世血脉激活! 感谢书迷 Zhangzhuoc 打赏玉佩

第六百二十八章,两世血脉激活! 感谢书迷 Zhangzhuoc 打赏玉佩

  真是小聪明耍不得,在这时候就看出来了,我才刚刚耍了耍这俩圣人就遭了报应,俩圣人,而且还是西方俩教主联手对付我。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好人不能使坏,报应来的快啊。

  我握住了背后的轩辕神剑,接引佛祖和准提道人,这两位放在无论哪个时代那都是赫赫有名的狠角‘色’,如今居然一起联手对上了我。

  对上一个,我有信心能够压制对方,可是对上两个,我还真是心里有一些发‘毛’,毕竟盘古之力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握住了轩辕神剑,多多少少是借助其上的必胜信念给自己壮壮胆,当然效果是很好的,握住轩辕神剑之后,心里立刻就一片清明,随后燃烧起熊熊的战意。

  两边一金一白,两道佛光几乎是同时出手向我打了过来,往后撤了半步,轩辕神剑猛地拔出鞘,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剑锋切开了两道佛光,但是压力同样作用在我的身上,几乎这边才一‘交’手,我的身上立刻就浮现出了青‘色’的光芒。

  “吗的,两个圣人联手的力量居然这么强,盘古之力,开!”

  我一声大喝,盘古之力很快就覆盖在了我的身上,顿时压力一轻,随后我狠狠一挥剑,轩辕神剑将盘古之力落下,硬是将两道佛光打碎了。

  随后,我伸手一点自己的额头,天机眼开启,烈焰怒‘射’而出,将地面打出了一大片碎痕,但是却也伤不到两位西方教主分毫。

  “七宝妙树,压下!”

  准提道人对我一指,七宝妙树从天空中轰然落下,打在了我的身上,我身上一颤,仰起头吼道:“你这一招上一次对付不了我,这一次也一样对付不了我!”

  盘古之力在手臂上灌输,顶住了天空中的七宝妙树,不过这一次我对付的可不是准提道人一个,还要加上接引佛祖。

  “镇!”

  接引佛祖一声爆喝,金‘色’大手从空中狠狠落下,随后重重地拍在了我的身上,七宝妙树本来就是天下的神物之一,如今加上接引佛祖的这一掌,我肩膀在这一瞬间,那简直就像是要被打碎了一般。

  单膝“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膝盖撞击在地面上,地面被一幢之后顿时开裂,我双手握住轩辕神剑,眼睛望着地面。

  身上的重压是我前所未有过的,这种感觉,甚至比起当年通天教主强压我的时候还要恐怖。可我明明已经开启了盘古之力,为什么面对两位圣人的联手攻击,为何还会如此被动。

  我转头对着黑蛋他们吼道:“你们先撤,不要留在此地,快走!”

  黑蛋和阿呆也不傻,想要来帮忙,但是圣力还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此时一个个往后退,而两位西方教主显然也将黑蛋他们当成了杂鱼,根本就没有理睬。

  “今日就算杀不了你,也要搓一搓你的锐气!”

  准提道人大声喝道,七宝妙树上传来的压力在这一刻又增强了不少,我的膝盖,手臂,身体,甚至是灵魂都在颤抖。

  汗珠子不断地从额头上冒出来,背部的脊椎发出“咔咔”的悲鸣,可是就在这时候,就在我低头的这一刻,我身体四周开始冒出大量的血雾,这些血雾出现之后,我以为会凝聚成金‘色’巨人,甚至我也想要分神主动去‘操’控这些血雾,可是血雾却没有反应,加上我身上的压力太大,此时也无法控制血雾的凝聚。

  然而,血雾的变化,却在这诸多巧合之下发生了!

  血雾慢慢地凝聚起来,一点点地生成,一点点地积攒,这些血雾越来越多,甚至我看见身体四周几乎全都是飘浮的红‘色’。

  “怎么这么多血却不落下?”

  有躲在一边观战的佛陀奇怪地说道,不仅仅是他注意到了,很多在场的佛陀都注意到了这一幕,更别提西方两教主,也肯定都看见了血雾越来越多的变化。

  “镇!”

  然而,接引佛祖还是伸手往下一按,这一按力量越发惊人起来,我喷出一口鲜血,随后低声喝道:“世人何曾见盘古跪过?我亦如此!”

  我身上盘古之力散发出的青‘色’神光慢慢凝聚起来,却在此刻和四周的血雾互相牵扯,竟然形成了一种古怪的光芒,这光芒看起来有一些像是黄‘色’,可是黄‘色’的血液我还真是没见过,只有部分仙族的血液是金‘色’的,但是眼前我的血液却不是金‘色’,而是黄‘色’,纯净的黄‘色’。

  “这是什么力量?感觉我的血脉,罗焱师祖留给我的血脉,好像开始被‘激’化了!这力量……”

  我一边说着,却看见这些黄‘色’的血雾反过来涌进了我的身体内,顺着我原本的血液不断地流经我我的身体,经脉,皮肤,最后汇聚到了我的心口处,我感觉自己手臂上的力量有了爆炸‘性’的爆发,甚至肩膀上的重压也感觉不那么可怕了。

  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两位西方教主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我慢慢站起身来,感觉就好像是自己身体内的血液焕然一新一般!

  师祖留给我三世血脉,伏羲一世,少典一世,他自己一世,就算伏羲那一世不是真的传承,罗焱也有两世血脉,难道我刚刚因为重压,加剧了血雾的凝聚,这些血雾和盘古之力融合,以盘古之力强大的冲击力,‘激’化了我身体内的一世潜藏血脉吗?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七宝妙树和巨大的佛手印,双眼圆睁,怒吼一声,随后轩辕神剑出手,连这把一向放出金‘色’剑光的轩辕神剑,今天整个剑身上却也弥漫起了一片灿烂的黄‘色’光芒,随后,我狠狠将轩辕身价刺出,这一回,三股蛮横的力量互相对冲,片刻后,爆炸,掀起前所未有的狂风。

  西方二教主被狂风击退,往后连续走了好几步,却见一片硝烟扬起,在硝烟之中依稀能够看见那古怪的黄‘色’光芒。

  “黄‘色’光芒,这是什么?”“端木森死了吗?”“到底怎么样了?”

  一群佛陀问个不停,‘毛’达站在阿呆身后,探头看了过来,其实他心里还是希望我已经死了,不然的话之后打入了‘毛’家,多半还是要杀人。

  可是,我会死吗?绝不可能!

  硝烟弥散开来,我站在了硝烟之中,身上,皮肤,手指,眼睛,甚至是头发里都透出浓浓的黄‘色’光芒,这光芒照耀的整个佛国的金光都黯然失‘色’。

  纯粹的黄‘色’,比金‘色’更加耀眼。

  ‘激’化了两世血脉的我,这一次终于拥有了对抗两位圣人的短暂力量,盘古之力加上两世血脉的强悍力量,在盘古之力消失之前,我都将无惧面前的西方两位教主!

  同一时间,司马天追着‘女’娲冲出了佛国,在密林中游走,‘女’娲不断地挥手,手指所点之处,便有树木拔地而起,她本就是大地之母,催生植物生长并非难事,司马天以烈焰开路,挡路的树木都被其打穿。

  “‘女’娲,我们也是旧识了,为何要偷洛书?你若是在乎这洛书河图,当年就会去问鲲鹏要了,更不必等到今天,你到底为了什么?”

  司马天大声问道,‘女’娲却不回答,走了十来分钟后,‘女’娲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却看见伏羲等在了前方,‘女’娲落在了伏羲的身边,将洛书‘交’到了伏羲的手上。

  司马天皱着眉头,低声说道:“原来是被他蛊‘惑’了,难怪。”

  ‘女’娲不语,伏羲冷笑不止,打了个响指,却见行痴和慕容飞鸟从两边走了出来,而且不仅如此,‘女’娲身上也有夺目的带有攻击‘性’的木行灵气涌出,全部都针对站在中间的司马天。

  “上古规则守护者,以力成圣,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不能走的了?”

  伏羲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