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三十二章,库房怪谈 1

第六百三十二章,库房怪谈 1

  “死了?”

  我吃了一惊着实没有想到猎妖人也会被杀死。.最快更新访问:。

  “是的,我们到现场的时候,画面非常可怕,地上。墙壁上,到处都能够看见被撕碎的脏器碎块。血流的到处都是,同时,猎妖人本身的五脏六腑也已经被吃光了,之所以说是被吃光的,是因为我们几个人在他的身体内发现了一些咬痕,照片当时也是拍了的,只是卷宗不见了,这照片也不见了。”

  老熊补充道。

  “那有发现妖气吗?据我所知亚妖类很难掩藏自己的妖气,虽然它们的灵智应该是比较高的,但是比起那些有足够道行,能够化作人形的妖族来说还是差了很多,掩藏妖气基本是做不到的。”

  听见楚乔的提问,老熊摇了摇头道:“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妖气。我们的线索也断了,原本我们请的这个猎妖人说是发现了妖怪的踪迹,不过他死之前却没有提前通知我们,事后我们也根据猎妖人生前的查找的踪迹想要找到妖怪的下落,可是却再也没找到任何类似的线索,好在之后的几十年里重庆并没有发生类似的案件,可是算上猎妖人的话,在过去五十年中一共有十五人死于这个亚妖类的手上。”

  线索就这么断了,我和楚乔面面相觑。谁都没说话,老熊此时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对了,你们来重庆估计还要住上一段时间的,我安排了宾馆,一会儿让小张带你们去,我手头上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好了,跟我走吧。”

  我和楚乔站起身来,抱拳行了个礼后朝着‘门’外走去,小张送我们到了附近一家看起来还是不错的酒店里,我和楚乔住一间房间,小张走后,我们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聊起天来。

  “你怎么看这个案子?”

  我一边归置行李一边问道。

  “首先不说当年魏彬时期调查的力度,当时没能查出这个案子的真相我觉得还是情有可原的。一来那时候的人手肯定不足,加上新中国刚刚建立的时候,50年的时候重庆刚刚解放,按照历史推算,重庆是在49年的11月底,12月初的时候解放的,50年的时候也就是重庆刚刚经历了大战‘乱’后的一年,不说还有那些敌特分子地暗中破坏,光是那些因为战‘乱’而死去的孤魂野鬼就够刚刚建立的国字号第五组重庆分部喝一壶的了。因此,魏彬没有调查出案件的真相我一点都不奇怪,可是我奇怪的是为什么老熊没有调查出来。”

  楚乔果然是很有头脑的人,没有盲目地去相信老熊的话,而是有自己的分析。

  “哦?怎么说?”

  我笑着问道。

  “老熊接了他师傅的班,成了重庆分部的负责人,能力肯定是有的,可是一个魏彬请来的猎妖人都能在短时间调查出来的亚妖类。他居然到今天都没找到,这说不通,而且也对不上,另外,万林你注意到了没有?卷宗这么重要的东西丢失,老熊和他那个跟班小张,两个人似乎一点都不紧张,相反,一直在很平静地和我们聊天,会出现这么平静的表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三个卷宗,换而言之,他根本就不想破案,虽然老熊的记忆不错,卷宗内的内容他也背的滚瓜烂熟,可是不研究卷宗,不看档案我们怎么判断老熊告诉我们的话是不是真的?是他主观臆测的还是真的发生的?卷宗不会骗人,但是人会骗人。当然,我还有另一种更加可怕的猜测。”

  说到这里楚乔停顿了一下,我接着他的话说道:“那就是老熊故作平静,为的是掩饰自己的心虚,他一定对这件案子有很深的了解!甚至案子本身还牵扯到他自己的安全!”

  我的话又一次和楚乔不谋而合,他微微一笑道:“不过我们在这里再怎么猜测也是没用的,关键还得调查,我看天‘色’还早,下午要不我们去当年那幢老宅子看一看?顺便还能吃顿山城的火锅,我可是一直想试试重庆正宗的麻辣火锅呢。”

  看不出来,楚乔还是个吃货,我哈哈一笑道:“行,那现在就走。”

  既然我们对老熊有了怀疑,自然不会让我们的行踪暴‘露’在他的面前,所以没有通知老熊,我们自己搭了出租车前往当年的这座老宅子。

  已经过去五十年,很多证据都已经在时光的消磨中散去,甚至连当年见证过这离奇案件的人们很多都已经死了。

  如今被改建成少年宫的老宅子看起来有一点萧条和冷清,2004年那会儿,我们这一批八零后的尾巴上的少年也已经开始跑网吧,连游戏机房都不去了,少年宫这样适合儿童玩耍的地方也已经没了人气,九零后的那一批当时也只是孩子,手上已经开始玩起爸妈买的各种游戏机,所以也没人去少年宫,所以我们到的时候,少年宫里基本没有人,老宅子的轮廓还在,‘门’框,立柱,大‘门’前的石狮子,以及整体架构都还清晰可见,铁‘门’开着,旁边是‘门’卫室,同时也是售票处,往里面看了一眼,少年宫里面空空‘荡’‘荡’的,一些比较幼稚的游戏桌安静地摆放着。

  我们走到‘门’口,往‘门’卫室里瞅了一眼,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正坐着听收音机,穿着白‘色’的汗衫,背对着我们所以没有看见我们。

  楚乔抬手敲了敲玻璃,老头似乎耳朵不太好使,所以依然没有发现我们,我在楚乔耳边低声说道:“先‘混’进去看看吧,一会儿再出来。”

  楚乔点点头,跟着我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果然老头从头到尾都没看见我们,走进了少年宫内部,分成上下两层,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模样,好在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叹了口气道:“我们走进去看看,也不知道地窖还在不在。”

  抬脚走进了少年宫中,一走进里面立刻感觉有些‘阴’沉,外面明明还是阳光明媚,可是这房子里感觉就暗了不少,空气里似乎都散发出了淡淡不祥的感觉。

  “我往楼上去,你往楼下走,分头查看。”

  对楚乔说道,随后抬脚往楼上走,楼上都已经被建成了一个个游戏室,肯定没什么线索,不过本来这就是权叔对楚乔的考验,我只不过是陪同罢了。

  墙壁上挂着一些上了年头的照片,不过都是八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照片,也基本都是孩子,楼梯还是木质的,踩上去会发出轻轻的“吱嘎”声,游戏室的大‘门’都紧紧地关着,看样子是因为没什么人气所以都不对外开放。

  转悠了一圈,二楼着实也不大,果然是什么发现都没有,可就在我要往楼下走的时候,眼睛的余光却瞟见了在我们进来的大‘门’口挂着的一个金闪闪的物件。

  也许是我和楚乔没有注意的缘故,刚刚走进来压根就没有发现有这东西,此时我正好站在高处,加上外面阳光反‘射’,这才看见了。

  踱步走下楼,站在了大‘门’口仰头一望,顿时一愣,一个金‘色’的八卦镜镶嵌在‘门’框上,我刚刚还以为是挂着的,可仔细一看居然是被嵌在了‘门’框上,我跳起来喷了喷,手指一触碰到这八卦镜立刻感觉到其内是有灵气在流动的,也就是说这八卦镜并不是假货,而是真正的法器。

  就在此刻,一个沙哑老迈的声音在我身后的‘门’外响起来。

  “你是谁?没有买票怎么就进来了?”

  我一怔,回头一看,见到的是‘门’卫老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