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三十三章,库房怪谈 2

第六百三十三章,库房怪谈 2

  “大爷你好,我是电力局的,前几天接到有市民来电说这里的电力有些问题,就来附近勘察一下。。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我随口撒了个谎。老头却很警惕地望着我,表情并不怎么好看,指了指‘门’框上的八卦镜说道:“你是电力局的?这么年轻就上班了?就算你是电力局的,碰我安在这里的八卦镜干什么?手贱?”

  老头说话很不客气,但他说这八卦镜是他安在这里的,我刚刚碰过八卦镜,的的确确是有灵气流转的法器,这也就是说眼前的老头是我们灵异圈里的人!

  我没动声‘色’,笑哈哈地说道:“我长的是比较年轻,所以科室里的同事都说我像个娃娃,别看我这样,今年也有二十五岁了,对了,您老在这‘门’框上安八卦镜做什么?我就是兴起。所以伸手想碰一碰。”

  “没什么装饰而已,我这里没什么电力问题,你快走吧。”

  他催促我离开,正在此时,楚乔也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我后开口道:“里面也没什么发现,楼上有发现吗?”

  老头双眼顿时一瞪,喝道:“怎么还有一个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穿着西装来检查火表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要是你们不说我立刻就报警!”

  老头说话间要报警。我立刻解释道:“这样吧,老爷子和你说实话,我们是国字号第五组的人。”请百度一下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老头听了我的话一顿,瞅了瞅我们的脸,随后问道:“国字号第五组的人?那个姓熊的家伙的手下?”

  我笑着摇摇头解释:“不,我们和熊丰收没有上下级关系,是直属于国字号第五组总部的,我是国字号第五组少年‘精’英队的队员,巴扎虎是我的队长。”

  我可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是一种在江湖中行走的时候留下的习惯,掩藏自己的身份是为了保护好自己。而且这个老头肯定是我们圈子里的人,因为他听见我们的话后竟然没有一点惊讶。

  “哼,你们出来吧。我知道你们来这里肯定是为了调查五十年前的案子,别在里面转悠了。地窖都被填平了,什么线索都没了,到我的‘门’卫室里,聊聊吧。”

  他招了招手,似乎是知道一些内幕,我和楚乔立刻跟上,走进了地方不大的‘门’卫室后,老头盘‘腿’坐了下来,点了根烟后说道:“你们是哪里来的我不管,你们说的身份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管,不过你们来调查这个案子我是欢迎的,这都五十年了,这个案子一直悬而未决,到了如今我还以为没人关心了。”

  他吸了口烟,不等我们开口,便继续说道:“我今年六十五岁。姓程,你们叫我一声老程就行,五十四年前我十一岁的时候是这户人家的伴读书童!”

  我一惊,原本那我和楚乔都认为知道五十四年前真实情况的人都死了,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巧,还真给我们撞上了一个。

  “你是伴读书童?”

  楚乔接着他的话问了一句。言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为什么你会变成我们圈子里的人。

  老程‘抽’着烟道:“我打小就是个孤儿,当年这户是重庆的大户人家,和国民政fu也有关系的,府邸这么大你们也看的出来,家里一共三个佣人,两个老妈子,一个家丁,两个厨子。主人姓冯,有两方姨太太,正方在我进这户人家之前就死了,膝下有一双儿‘女’,都是姨太太给生的。年长的那个是姑娘,当时已经18岁了,小的那个才10岁,我便是他儿子的伴读书童。其实就是贴身的佣人,陪玩,陪吃,陪读书。”

  一通自我介绍后,老程终于开始讲正题了。

  “建国之后,这姓冯的带着小姨太太和两个孩子先逃到了台湾,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肯定不会跟着去,大姨太太在家里坐镇,和国家周旋,同时暗地里偷偷帮助敌特分子,同时也想办法转运家里的金条。当时重庆很动‘荡’,经常有人当街放枪,经常会传出有人被杀的消息,有时候隔着一条街还能听见爆炸声,是很‘乱’的。经常有死人的消息传出来,所以报纸上看见一些死讯并不稀奇,不过却没想到这种事情会落在我们大姨太太的身上。那天晚上我记得很清楚,大姨太太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就去睡觉了,我们也跟着休息,家里‘挺’安静的,就是街上闹哄哄的。我睡的不深,因为有枪声我害怕,等到了晚上约莫十一点左右,我就听见楼上有一些动静,很小,很轻,我当时也没有太在意,说实话,老爷走后的那段时间,大姨太太经常带男人回来,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女’人,底子不干净,行为也不检点。所以我没太在意,后来声音渐渐轻了下去。又到了十二点左右,我听见开‘门’声,就认为估计是那个情郎走了,谁也没料到,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发现大姨太太死了!”

  这些情况我和楚乔还是知道的,楚乔听后想了想问道:“国字号第五组的卷宗内写着,你们在事发的前两天就有异样,闻到了臭味,是真的吗?”

  老程点了点头道:“是真的,这臭味是突如其来的,一开始就像是咸鱼腐烂的臭味,后来气味越来越重,我们也查了家里的各个角落,可什么都没发现。”

  听到这里我追问道:“那地窖呢?地窖你们有没有查过呢?”

  老程却摇了摇头道:“我们想去查,可是大姨太太不让,说什么都不允许我们打开地窖,所以地窖我们没有进去。”

  楚乔和我对视了一眼,整个案件的脉络渐渐清晰起来,我笑着问道:“看您镶嵌在‘门’框上的八卦镜,应该是走的玄清一脉吧,不知道前辈是在哪里学的艺啊?”

  老头将烟头掐灭在了烟灰缸中,叹了口气道:“我家姨太太死后,我们佣人们都害怕的不行,该走的就都走了,我走的比较晚,特别是走之前的几天,感觉房子里总有人在走来走去,那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一个老园丁了,一天夜里,我爬起来如厕,结果没想到看见了我家姨太太死后的魂魄还在房子里徘徊。那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一些特殊的才能,我的灵觉也在那时候被开发了出来。”

  灵异圈中并不是人人都和我一样天生能够看见灵异现象,甚至可以说,灵异圈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在十岁以后开发出灵觉的,所以十岁之前能够看见厉鬼,或者是看见一些灵异征兆的人都被称为先天灵觉,属于灵觉比较强的一类。

  我自己的话,具体什么时候能够看见古董上奇怪的灵异现象的我已经记不得了,好像从我记事开始就能做到了。

  “之后我也逃离了这老宅子,拜入了一个修玄清道法的小‘门’派中,度过了二十多年的时光。再后来那个小‘门’派四分五裂,我就回到了重庆,当时老宅子已经被改造成了少年宫,我就应聘做了‘门’卫,这一做又是好几十年,‘门’框上的八卦镜是我镶的,这房子还是不干净,我也算是尽我之能避避邪吧。”

  我和楚乔对视了一眼,楚乔随后低声问道:“熊丰收也调查过这个案子,那时候您在这里吗?还有您自己有什么线索吗?”

  老程点了第二根烟,此时‘门’卫间里已经烟雾缭绕,他忽然笑了笑,这笑容里似乎还有另一层深意。

  “熊丰收?那胖子?他当年看见那妖怪吓的‘腿’都软了!”

  此话一出,我和楚乔都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