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三十九章,不仅仅是丢魂

第六百三十九章,不仅仅是丢魂

  人总丢魂时候相信总而不偶然更不遇到脏东西才会丢魂。(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百分之八十人都遇到过相同一个情况吃饭忽然间就发起呆来明明躺在了**上睡不可几小时后却好像睡过觉了一般还最明显一个特征走走会浑身莫名其妙地突然颤抖一下。

  也许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不过只一个小小身体不适甚至都算不上病但在们看来这其实一种丢魂状态。

  丢魂不指魂魄被遗弃了或彻底离开了本体丢魂指因为身体和魂魄出现某些契合度上问题而产生一些奇怪身体反应或者‘精’神上断层。

  就像上述那些特征每个人都每个人都觉得这正常但不每个人都知其实在那一个瞬间魂魄差一点就脱离了身体。

  当然真实情况那么严重而真正严重情况魂魄被一些高手或者鬼魂‘阴’司甚至妖魔所勾走长时间地离开身体身体就会变成白痴就像此时小许‘女’儿这般。

  判断一个人不真白痴还遇到了脏东西而被勾走了魂魄最好方法就看眼睛当然不仅仅看看眼睛里不神而看一个人眼黑部分。

  中国人不算那些喜欢带美瞳姑娘和伪娘也不算那些整天眯缝眼睛看电脑游戏狂以及网络小写手大部分人眼睛都神并且眼黑和眼白泾渭分明。

  但如果一个人魂魄被勾走并且长时间离开了身体造‘成’人变成了痴呆状态那么此人眼黑部分一定呈现出淡淡灰‘色’。

  这种灰‘色’很不明显甚至可以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就像在一辆黑‘色’轿车上‘蒙’上了一层淡淡尘埃远远看去它还黑‘色’可只仔细看才会发现它黑没那么亮了。小说网

  而此时小许‘女’儿眼睛就一片灰‘蒙’‘蒙’这就明‘女’儿魂魄被勾走可问题又来了小许家里‘门’前灵符四周阵纹作为‘毛’家管辖范围内镇子寻常厉鬼根本不敢靠近鬼王级别也要绕走怎么可能会厉鬼或者‘阴’司敢在这里胡来?

  那么谁勾走了小许‘女’儿魂魄呢?

  而且如果‘阴’司勾魂三魂七魄都会勾走不可能只勾走一魂因此这小姑娘身上很蹊跷。然而很显然面前大牛没看出这一点来。

  单纯想要证明出‘色’也不让多言便不再多。

  其实也这么清闲来此地也不单纯为了替小许平事儿而心中对于在节骨眼上忽然间发生灵异世界心里多少都一些奇怪。

  首先灵异事件本身大多不好事而且在即将打入‘毛’家时候发生灵异事件江湖从来就突然发生大事所事情全都一些细小巧合结合在一起之后才会出现。

  那么眼前小许‘女’儿身上发生怪事不也‘毛’家搞出来鬼呢?虽然可能‘性’很低但还抱看一看心态来观望一下。

  不过却没想到还出了大牛这档子事情。

  们跟大牛上了楼小许开路家自己造‘私’房两层楼上三间房间楼下厨房间和卫生间还大厅倒‘挺’宽敞。

  到了小许‘女’儿房间扫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鬼气也更一丝丝‘阴’司来过痕迹这就基本上可以排除‘阴’司和厉鬼所为而且看见小许‘女’儿本人之后就更加确定自己心里想法。

  孩子看起来很安静痴呆状态已经比较深了可却不会主动攻击人更陷入一些疯疯癫癫状态身上也被厉鬼侵入过痕迹可以小许‘女’儿就少了一魂却遇鬼。

  没言语大牛站在小许‘女’儿身前来回转悠了好一会儿之后:“真奇怪了‘女’儿看起来还‘挺’正常啊不像遇到鬼了啊!”

  大牛倒还几分眼力见小许立刻点点头:“也请过一些大师来看都‘女’儿遇到鬼后来们就这生意接不了让另请高明。大师看‘女’儿这怎么了?”

  大牛‘摸’了‘摸’下巴装模作样地围小‘女’孩转悠了半天后开口:“还来摆个坛子招一招魂们都退出去铜头啊法器都给准备好了。”

  铜头点了点头从包里‘摸’出了几样法器也就袍桃木剑还招魂需要画阵用朱砂笔之类玩意儿画完阵后让这小‘女’孩站在了阵中间。

  们关上‘门’后听见里面大牛开始念念词地找起魂来一会儿摇铃一会儿念咒还撒纸符声音好不热闹。

  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对铜头:“招魂这么麻烦吗?”

  铜头不好意思地冲笑了笑低声:“可若简单地招魂人家还以为们骗子呢所以越搞复杂一下老百姓就越相信。很多招魂师都明白理嘿嘿。”

  点了点头‘弄’虚作假时候也不们想要作假而客户需要们‘弄’虚作假。

  这就好比去医院看病觉得自己很严重可医生却诊断出没什么大病就随便给开了个‘药’让回家休息就行了。自己肯定不答应不得还要质疑医生能力质疑医院多跑几家医院之后才肯相信。

  如今时代公信力太低招魂这行当也如此不‘弄’出点大师风范来这些老百姓还真不相信能招魂。

  不过谁都没想到这简单一次招魂大牛也算老手了却偏偏出了问题!

  在招魂进行了十来分钟后房间里猛然间传出来一声‘女’子惨叫声这惨叫声带一种被吓坏感觉这下子小许可坐不住了马上走到了大‘门’口“哐哐哐”就对大‘门’猛敲喊:“大师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宝贝‘女’儿啊怎么样了啊?”

  也奇怪起来心眼一扫立刻感觉到一股诡异力量从房子外面传了进来这已经不招魂了而招来了什么不该来东西!

  大牛难招魂都出了失误!

  立刻走过去一掌将房‘门’给震碎了房‘门’一打开却看见了令惊讶一幕大牛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上袍都被撕成了碎片面前阵法用朱砂笔画此时这些朱砂笔画出来阵纹已经彻底韵开了就好像散开一鲜血一般。

  而小许‘女’儿此时站在法阵中间很安静穿白‘色’水泡散头发低头看起来没受到什么伤害。

  小许大叫一声:“‘女’儿啊没事!”

  就要跑过去抱住‘女’儿可偏偏走到朱砂法阵前一刻‘女’儿猛地抬起手身上一股墨绿‘色’气息直冲出来将小许给震飞了出去当场撞在了墙上落下来后就昏‘迷’了过去一看见这情况立刻喊:“铜头照顾好小许还大牛带下去别让其人上来!”

  铜头也知事态紧急不敢怠慢立刻将大牛拖出了房间。

  而则冷眼看向面前小许‘女’儿低声:“哪方来妖魔报上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