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六十七章,不懂神器法门

第六百六十七章,不懂神器法门

  两极锤和轩辕神剑是有区别的,两极锤并非是这个世界诞生的神器,而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由罗焱和许佛一起打造。|,|

  锤有两面,一面为极光,可照一切妖魔鬼怪以及心术不正之人,极光一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面为寒冰,可冻结世间万物,灵魂亦躲避不了。

  这两极锤锻造成之日,天地便有异象,光华外放,寒冰遍布天外,一被锻造成便引来八方围观。而且,锻造两极锤的地方更是了不得,乃是鸿元之前也是最出名的道场紫霄宫。

  轩辕神剑,更多的人听见这把神器的名字,会直接想到的就是黄帝,这曾经是黄帝的配剑,但它却不来自于黄帝,而是众神为黄帝所造,说白了黄帝只是一个使用者,但是最强神剑的称号却是当之无愧。

  同是神器,同样通灵,两极锤和轩辕神剑还没有机会好好地拼上一拼,但是今天,这个历史将要被改写了。

  我也终于等到了让我全力出手的机会,盘古之力吞吐不定,我所看见的世界虽然是灰色的,可是我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来自于手中两极锤的力量,那种不断涌出的,狂暴地冲击力。

  它很愤怒,因为许佛的意识沦陷,我微微一笑,挥舞了几下两极锤,一道道流光在空中旋转,说话间,声随心动,整个人猛地冲了出去,两极锤上神力游走,我脸色冰冷,同样愤怒的心情在此时爆发!

  对面的许佛手指一举,轩辕神剑在空中旋转了一圈,随后直飞出去,向我劈来。

  我大喝一声:“我既然已经握住了两极锤,你就别想胜我,轩辕神剑,我虽然是你的主人,但是此时也不得不这么做。”

  猛地挥动两极锤,锤面和剑锋猛地撞在了一起,只听见一声金属碰撞后的巨响,接着是神器释放出来的恐怖劲气,两边同时倒飞回去,但是很明显这一次对碰,输的是轩辕神剑!

  两极锤重重飞退,我一个闪身重新接住了两极锤,手心里依然能够感觉到被震退时两极锤上放出来的劲气,轩辕神剑居然能够将两极锤逼到这步田地?

  我心中吃惊,可是嘴上却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心里却一片疑惑,我看见过许佛使用两极锤,当时许佛的修为绝对没有我现在强,可是许佛却能够将两极锤用的威猛霸道,气势惊人,这其中肯定有窍门但是我没学会。

  神器是好神器,可是我却不会用,这让我多少有一些心焦。

  轩辕神剑重新悬浮在了许佛的身边,黑云立刻缠绕上去,让微微颤抖的轩辕神剑安定了下来,接着许佛手指一点,我立刻感觉到手上的两极锤有了异样。

  说到底,两极锤跟着许佛的时间太长了,贴身兵器本来就是知根知底的,此时的许佛只是本体意识沦陷,可是身体还是有反应的,他这一点,两极锤立刻被制住,明明握在我的手中却感觉有千吨重,一下子拽着我的身子落在了地上,我想提都提不起来。

  这让我没来由地想到了过去看过的电影,雷神托尔的锤子落在了人间,除了他自己,谁都拔不起来,我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这锤子在我手上比一座山还沉,我根本就提不动。

  两极锤本体还在不断地颤抖,看起来是想要拔地而起,可是许佛毕竟是它的主人,这样的压制非常可怕,两极锤就算已经通灵但依然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

  “娘的,为什么我的轩辕神剑不像两极锤这么听话,说叛变就叛变了!”

  正在我抱怨的时候,许佛的下一轮攻势来了,轩辕神剑首先从高处劈下,一剑向我斩了下来,我堪堪躲过之后,许佛又以神心流的身法来袭,一拳落在我的腹部右侧,接着另一只手猛地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脖颈,狠狠一捏,我的整个脊椎骨发出了一阵悲鸣,“咔咔……”的骨裂声不绝于耳,灵觉同样在颤抖,就好像是短路的电线,我感觉自己的灵觉时有时无。

  和许佛的交手,只要稍稍有一瞬间的松懈,立刻就有可能送命,我皱紧了眉头,两极锤现在用不上,但是不代表我没有其他的方法脱困,一撩大衣,腰间的流火葫芦露了出来,虽然明明在这个级别的战斗中,流火葫芦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其实我也没有指望它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我只是让它,帮我一个小忙。

  伸手一点流火葫芦,灵觉却暂时失灵,我心中焦急,轩辕神剑已经快要破开造天之力的防御,它同样趁着我灵觉并不怎么灵光的间隙,不断地入侵,命悬一线,可就在这时候,两极锤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狠狠地砸了一下黑云包裹中的许佛,随后两极锤再次陷入了地上,许佛被一砸,手臂一松,我的灵觉顿时恢复,流火葫芦立刻爆发出了惊人的吸力,身体不稳的许佛,被硬生生地吸到了我的面前,而我要做的,不是攻击他,而是握住了他手上紧紧拽着的真正的打神鞭!

  许佛一怔,双眼内露出一丝迷茫,我却冷冷一笑说道:“打神鞭内藏有鸿元道痕,我也来看看,这道痕到底是什么?为何每个人都为之疯狂!”

  梦道之术发动,我知道我不可能和伏羲以及许佛那样有时间去仔细研究打神鞭,许佛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但是梦道之术发动后,我能够在梦境那被无限放大的时间内看见打神鞭内藏着的鸿元道痕!

  梦道之术笼罩下,我握着打神鞭,梦境开始之前我慢慢闭上了眼睛,几秒钟后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却是一扇大门,一扇我见过的大门,当初我还不知道伏羲是个骗子的时候,曾经在寻道石阶上寻找自己的道,之后我将自己的道定为情之道,而在那个时候伏羲曾经召唤出过一扇看似普通,但是实际上却能够考验一个人对道的领悟的石门。

  而此时我眼前的石门,却和在寻道石阶上看见的多少有一些相似,我走上前去,伸出手按在了这扇巨大的石门上,轻轻一推,我以为这扇石门很难被推开,但是我错了,石门顷刻间就被开启了,随后,我看见在这扇石门的背后坐着一个人,一个高高在上的天地之主,我竟然看见鸿元坐在了石门背后。

  道痕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不一样的,伏羲看见的是宇宙洪荒,许佛看见的可能就是天地异象,对于道痕的理解不同,每个道痕对于不同人的表现形式也是不同,而我以梦道之术强行观察了鸿元的道痕,看见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鸿元就坐在我面前的宝座上,我不敢乱动,虽然按理来说,他应该没有灵智,只是留在道痕里的一段残念罢了,但是谁能说的清鸿元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决定小心为上。

  “你,可认识我?”

  我高声说道,对面宝座上的鸿元却没有说话,我又喊了一声,并且说自己是逆天者他还是没有反应,这下子我整颗心才算放了下来,一步迈入了石门后,走进石门之后,石门突然间在我背后关闭,宝座上的鸿元也一点点低下头来看向了我,我刚刚放下来的心,这下子又提了起来,却听见鸿元低声说道:“万物归一,大道多变,能见道痕便是我的弟子,上前来拜上三拜,我便告诉你道之真意。”

  他居然让我拜他,虽然明知道这并非是鸿元自己说的,而是留下的残念,但是我却偏偏不愿拜他,冷笑一声说道:“让我拜你,不可能!”

  正在我刚说完话的这一刻,鸿元忽然从宝座上站了起来,伸手一指我说道:“你,与我终将为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