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十七章,云中画

第三十七章,云中画

  云团已经开始渐渐成型,而地上燃着的香也已经烧了将近一半了。

  原本对于袁天罡来说这是一场稳‘操’胜券的战斗,但是此时此刻情形已经彻底变了,袁天罡竟然落了下乘,甚至看起来要输!

  “若是无法遮蔽天机,那两边可就要拼真本事比试了,谁感悟的天机更多,所制造出来的云团就更加栩栩如生。”

  黑蛋在我身边低声说道,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比试,微微点了点头。

  袁天罡同样深深地望着李淳风,看着眼前这个相熟千年的老友,此时就好像是没入了自然之中,仿佛不存在一般,他的压力一下子加重不少。

  “你以相术悟了大道,千年时间你的成长让我也为之惊叹,但是,我毕竟还是天下第一的相士,我不会败!”

  袁天罡伸手一指天空,云团在他的头顶上开始凝聚。

  算天造云,此时才真正开始!

  两边的云团凝而不散,就好似是两个正在孕育生命的胚胎一般,双方再没向对方出手,可是这造云的手段却也是层出不穷。

  李淳风手势不多,只是能够看见他的手指微微抖动,云团外一片微风旋转,虽然先出现了云团,可是此刻却看不出李淳风到底想要造出怎么样形状的云来。

  袁天罡的手势却不断变化,打出一道道乌光,这些乌光落在了天空中的云团内,整个云团渐渐被拉长,转眼间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整个云团就好似变成了一条白‘色’的长龙,虽然还未真正形成龙形,可这模样已经能够看出几分。

  两边的比拼此时已经进入了胶着状态!

  香正在不断地燃烧,过了好一会儿后,地上‘插’着的香已经快要熄灭了,时间正在流逝,袁天罡所造之龙已经彻底成型,并且还真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无论是龙角龙身,还是龙鳞龙爪,都和真的一般,虽然是云朵所造,可却蕴含真龙凶威,甚至散发出的恐怖压力也如同真的一般。

  “能够造出这样的一条云龙,天罡这千年来的进步也是不小。”

  老子抚须说道。

  反观李淳风那边,头顶的云团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微风环绕中,这云团却好似根本就不会成型,和之前比较,几乎没有变化。

  他到底想造什么?

  我看不穿,身边的阿呆和黑蛋更看不穿。

  就在此刻,地上的香烧完了!

  比试的时间到了,造云也在此时停止,李淳风缓缓放下了手臂,慢慢睁开了眼睛,他醒来了。

  袁天罡的头顶上,一条云龙飘浮着,世间没有一个能工巧匠能够用云雕刻出如此惟妙惟肖的龙,看起来,似乎高下已判,因为李淳风的头顶上依然是一片模糊,云团看不出任何造型。

  袁天罡此时往前走了一步,随后伸手一点,在此时他头顶上的云龙猛地翻滚起来,我看见这云龙的双眼位置‘露’出两点黑光,云龙缓缓地在天空中卷动起了身体,它竟然动了起来!

  都说画龙点睛,只有有了眼睛才有了神,云龙虽然‘逼’真,可是当袁天罡给它的双眼点上黑芒之后,它才像真龙一般复活了!

  在天空中卷动身体,甚至来回盘旋,张开大嘴怒吼起来,即便听不出任何声音可是我们都看出了云龙的不凡。

  袁天罡不愧是旷世奇才,不仅在天机牵引下造出这云龙,更是让云龙如活物一般穿行。

  &nbsp

  ;胜负真的已经没有悬念了,因为李淳风的头顶上那一团云是不规则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何李淳风既然已经悟了道,却无所作为。

  “淳风,你造的是何云?”

  袁天罡抬头问道。

  李淳风未开口,而是慢慢地伸手撩拨了一下,头顶上的微风停止了,这些模糊的云层缓慢地散开,一道金光透过云层照下,缓慢地洒落在了我的脸上,温柔的光中,我看见云幕缓缓拉开,在这片云幕的背后,一直被遮蔽的却是一副画,画中为一处山‘洞’,山‘洞’边上有两人,席地而坐,手握酒杯,我能看见他们微笑的脸,甚至能够闻到空气里散发出来的一丝丝酒香。

  如此‘逼’真,简直如同让我看见了另一片世界一般!

  “天罡,可曾记得这是当年你我分别之时喝的最后一顿酒,当年我说,有朝一日一定会超过你,你笑着说,你和我就像是天下名酒,有人爱喝汾酒,有人爱喝黄酒,谁能分出酒之好坏,唯有酒品才有高低。如今,我想以此话还给你,天下相士无数,其实并无本事高低之分,唯有品格才有优劣之别。天罡,你走的太远了,今天这最后一次比试,也是你我诀别之比,到底,还是我胜了!”

  李淳风轻声说道,而我们却还望着他头顶上的云中之画发愣,以云作画,云动,画动,云静,画静。

  袁天罡一声不吭地散去了头顶上的云龙,默默地说道:“是你赢了,十次比试,我虽然赢了前面九次,但是这第十次,是我输了。”

  袁天罡的声音里有一些落寞,我缓步走到了他的身后,看见他慢慢地抬起头,望着李淳风所造的云中画,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我知道有一天你终会超过我,其实我也在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期待你超越我的那一天的出现,而我,终于等到了。”

  轩辕神剑的金光乍起,鲜血喷涌而出,袁天罡仰起头大笑起来,声音里带着一丝狂放和傲气。头颅抛飞,一代大相士,袁天罡终究死在了我的剑下。

  尸体倒下,笑声停止,李淳风微微叹息,双眼一直望着袁天罡的尸体,脸上有悲伤的表情,可是眼中却更多的是寂寞。

  千年‘交’情,终究还是断了……

  正在此时,阿呆忽然指着天空说道:“你们快看。”

  众人同时抬起头,却见已经被袁天罡散去的云龙此时却慢慢地凝聚起来,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副画,同样也是云中画,袁天罡所造的云中画内,是一片村庄溪水边,柳树下一个少年微笑的模样,远处有一个人影越走越近,最终云层变成了李淳风年轻时候的模样。

  此云中画之‘精’美程度还在李淳风的云中画之上,众人皆惊,李淳风更是看的目瞪口呆,低声自语道:“你知道自己要死,所以用云龙遮蔽你所造的云中画,让我以为我赢了,可是,我真的赢了吗?何必如此呢?你才是天下第一相士啊!”

  我走到老子身边,轻声问道:“圣人,我刚刚听您说了一句,是您偏心了,此话怎解?”

  老子回头看我,低声说道:“我一生有不少弟子,但我自知我并非对每个弟子都很公平,我最疼爱的弟子死于另一个世界,于是对其他弟子都漠不关心。当年袁天罡拜入我的‘门’下,我却未曾真正授之道法,如今种种,原因还在我的身上,其实,还是我之错……”

  我未再说话,到底谁对谁错都不重要,袁天罡毕竟陨落于此,一代天骄也难逃此命。

  此时,湘西凤凰古城,大叔走出了小旅馆,刚刚捏死了一直蛊虫,这玩意儿在现代社会可不多见,而且也没什么蛊婆敢明目张胆地施放蛊虫,这个下蛊虫之人到底是谁?

  凤凰古城的晚上很热闹,这里是旅游的好去处,晚上有很多游客在街道上走欣赏凤凰古城的夜景,大叔查看了一路,却没见到有可疑的踪影,就在此时,一个诡异的声音却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阴’‘阴’沉沉,郁郁森森地说道:“仙族大长老,为何在这凤凰古城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