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十章,年轻的蛊婆 感谢书迷 MinGo_ 打赏玉佩!

第四十章,年轻的蛊婆 感谢书迷 MinGo_ 打赏玉佩!

  看守所的深夜,这些警察没有一个能够想到,今天晚上他们抓了两个不得了的人物,一个是仙族的大长老,一个是最初时代幸存下来的老家伙。

  夜很静,看守所内一片安静,甚至连值班的警员都已经睡着了。

  白绝之王伸手点了点看守所的大‘门’,接着他和大叔大摇大摆地从看守所内走了出来。

  “接下来,我们先去拜访一下那位让老仙娘当场死亡的蛊婆。”

  大叔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后说道。

  白绝之王瞟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仙族的后代果然都不是什么能人,小仙子自己就胆小怕事,没想到如今的仙族大长老却是一个如此散漫的人。”

  大叔知道对方在嘲讽自己,不过白绝之王也算是老祖级别的高手,他懒得与其争辩,挥了挥手说道:“上路吧,老祖。”

  按照之前仙娘身上找到的一些线索和地址,大叔和白绝之王到了凤凰古城的东边一片比较偏僻的地方,这是一处人员不多,很是空落落的地方。

  凤凰古城本身是旅游胜地,但是即便是旅游胜地,到了如今的深夜路上也是人员稀少,疲惫的游客都进入了梦乡,而当地的老百姓也都早已回家。

  加上东边的老百姓当中闹的沸沸扬扬的蛊婆害人事件,让这片区域如今看来更加空旷。

  “前面第三幢房子看起来有一些异样,我先过去看看。”

  大叔一边说着一边抬脚往前走,走到房子前,却看见房子的‘门’口放着三根稻草。

  在寻常人看来,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上不干净,有几根草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是这几根草落在了大叔的眼睛里,那可就不是几根寻常的草。

  这是一个简单的法阵!

  法阵的布置本就不拘泥于地方,这三根稻草并非普通稻草,而是被下了蛊术,类似诅咒,可是人中了诅咒之后这诅咒何时发动并非下咒之人控制的,可是蛊术不同,中了蛊术后,何时发动蛊术,蛊术的情况如何,这都是蛊婆所控制,因此蛊术比诅咒更毒。

  这三根稻草被下了蛊术,踩上去的人便会中蛊,蛊婆若是害人之心不重,也就算了,若是有杀人之心,还真可能让中蛊之人身死。

  大叔冷哼一声,一挥手仙气将这三根稻草给打碎了,房子里面立刻有了反应,灯火瞬间熄灭,随后传来一声后‘门’被打开的声音,黑暗中能够看见一个身影猛地从房子后方蹿了出去。

  “想跑?哼!”

  大叔一声冷哼,另一只手一抬,一个身穿白‘色’盔甲的仙族英烈之魂被召唤出来,一把将逃出房子的蛊婆给按在了地面上,对方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下一秒就被制服了。

  大叔缓步走去,脸上带着几分冷峻,杀人害命,这蛊婆的手段可谓毒辣残忍,老仙娘之死还历历在目,他倒是要看看这蛊婆的到底长什么样!

  走到了房子后方,见到一个身穿黑‘色’布衣,‘蒙’着脸的‘女’子被仙族英烈之魂抓着,此时拼命想要反抗,但是她的蛊术却根本伤不了仙族英烈之魂,束手无策的她只能乖乖就范。

  “为什么抓我!你放开我!”

  一个‘女’人的生意传来,声音听起来还‘挺’脆的,不像是大叔想象中的声音。

  他原本认为蛊婆就应该是一副老太婆的样子,就算不是一个歪眼斜鼻的老‘女’人,也应该长相丑陋或者老态龙钟。

  可是似乎眼前的这个蛊婆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nbs

  p;另一边,回到了维也纳庄园的我一身都是疲惫,和许佛说了在方诸山内发生的事情后,许佛并没有表态,老子让我们去寻找修复道法石‘门’的材料,却又不说哪里能够找到,要想取他的心头血看来还要费上一番工夫。

  正在我和许佛说话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白绝之王呢?怎么没看见他?”

  另一边正在喝红酒的该隐冷冷一笑道:“他啊,此时应该已经到凤凰古城了吧。”

  我一愣‘迷’‘惑’地看着该隐,随后他将第二把钥匙的事情对我这么一说,我起初没在意,可是细细一想顿时感觉有问题。

  “这应该是个陷阱吧,可是对方为什么要设计陷阱让白绝之王来钻呢?”

  我一边看着莉莉安娜拿来的探子当时的报告,一边说道,没人回答我的问题,正在此刻,莉莉安娜接了个电话,随后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凤凰古城那边好像出事了。似乎出现了一些怪物,从黑‘色’的‘阴’影里浮现出来,而且,好像有人目睹了这些怪物并且发现这些怪物似乎都是过去死去的人被复活之后形成的。”

  听见莉莉安娜这么一说,我心中更加觉得这凤凰古城内有大文章!

  凤凰古城之中,在房子外等着的白绝之王并不着急,虽然大叔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后代的不能再后代的小辈而已,但是至少这个小辈还是自己人,而且他的灵觉只解放了三成,要是真的遇到强敌还得依靠大叔来对付,所以虽然嘴上挖苦嘲讽大叔,但是实际上他还是需要依靠大叔的。

  重新拿出了那块小‘花’布,他对这块‘花’布很在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或者是地方让这个探子如此在意,甚至还藏了一块‘花’布在自己的口袋里,难道这是他藏匿第二把钥匙的地方所做的记号?

  再拿出了大叔之前从老仙娘身上找到的一片金属片,这片金属片也很稀奇,这不是普通的金属,而是一片法宝的碎片。

  在如今的通灵坊市内,特别是低级通灵坊市里是有不少人会出售一些碎裂的法宝,这些法宝并非完全不能用,只是有些残破,威力和功能都大大地下降,而遭人遗弃。或者是古代修士斗法的时候被打破的法器。

  这些法器被以低劣的价格出售,给一些散客或者是一些小‘门’派的弟子。老仙娘虽然在老百姓眼里看起来很神,但其实在圈子里也并非头面人物,算是在底部‘混’迹的散客之一。她在一些低级的通灵坊市内淘来一些破碎的法宝,用来当施法的法器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如果眼前的这片金属碎片是残破的法宝上掉落下来的碎片,或者是老仙娘从低级通灵坊市买来的残次品上的碎片,虽然听起来合情合理,可是只要看一眼这碎片就会立刻明白,这不可能是老仙娘的东西。

  因为,眼前这一块看似是非常普通的法宝碎片,实际上却是一块晶石碎片,能以晶石打造法宝的都是高手,而且都是大人物。即便是一些残破的晶石法宝在市面上也能卖出大价钱,不可能是老仙娘能够买的起的!

  而且就算她运气好,在凤凰古城得到了一把晶石法宝,可这法宝去哪里了?只是一块碎片吗?

  所以,白绝之王分析下来认为,这碎片不是老仙娘的,至于是从哪里来的,暂时还不知道。

  此时,站在房子后面的大叔已经走到了这个蛊婆的面前,伸出手拉住了蛊婆遮着脸的黑布,冷笑道:“哼,害人终害己,看我揭开你的真面目。”

  他伸手扯下了蛊婆的面罩,但是下一秒却是一张清秀的美‘女’脸庞落入了他的眼中,这个蛊婆非但不是歪眼斜鼻的老太婆,居然还是一个大美‘女’。

  皮肤白皙,大眼高鼻,看起来大约25岁左右的美丽‘女’子,她被揭开了面罩后立刻眉头紧皱,怒喝道:“你最好放了我,不然很快就会惹上大麻烦的。”

  只是看着眼前美‘女’的大叔却双眼发愣,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娟儿,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