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十六章,果然是阴冥 感谢书迷 雪玫瑰 打赏玉佩!

第四十六章,果然是阴冥 感谢书迷 雪玫瑰 打赏玉佩!

  奉命行事,我自然知道这家伙只是一个小喽喽,不过至少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并没有被控制,换句话说,我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更多的情报。

  “为什么要跟着我?还有你是怎么控制四周那些镇民的?”

  我开口问道,对方显然是害怕的很,估‘摸’着是怕我杀了他,立刻开口道:“真的不是我自愿的,我原本是湘西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之前出山历练,偶然间进入了一片黑暗之地,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认为或许会有什么宝贝在这块地方,所以就走了进去,结果一进去才发现,那里一片你黑暗,还有一股极强的邪气。我想离开,却已经来不及了,当时就被控制了。一个人影当时出现在我的面前,不,不应该被称为是人影,而应该被称为是黑影。它说它可以放了我,还能教会我一种控制别人心神的法术,不过前提是要我帮它做一件事,就是跟着你,并且想办法控制你经过之处四周的人。我就只是帮它做这些而已,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他一通解释,我听在耳朵里,却没‘露’声‘色’,过了一会儿沉声说道:“你所到的那一片黑暗之地是什么样子的,你形容来听听。”

  对方一怔,想了想后说道:“那是一片黑‘色’的大湖,湖面很平静,湖水很粘稠如同墨汁一般,四周很安静,没有一个生灵,我只记得这些了,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他形容的地方很明显,就是污泞之海。

  我来回踱步了几圈,随后开口说道:“你当时被那个黑影给控制了?”

  对方点了点头,随后狐疑地看着我,此时的我微微低下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摇摇头说道:“堂堂污泞之海主人,在最初的时代可以与鸿元争雄的大能,居然和我这么一个小辈开这样的玩笑,我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听见了我这番话,对面的人一脸‘迷’茫地看着我,颇为吃惊地说道:“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我笑着摇摇头道:“既然都被我看穿了,这样装下去还有一丝吗?污泞之海主人如此霸道,会控制了一个人之后还让他拥有自己的意识吗?”

  听到了我这番话,对面的男子往后退了几步,用左手捂着脸,低沉地笑了起来:“哈哈,你果然有些聪明,居然通过这么小的地方发现了我的身份,的确是我。”

  对方的左手在脸上这么一划拉,立刻‘露’出了一张黑‘色’的脸,这张脸上没有任何五官,黑乎乎的一片,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彻底变成了‘阴’冥的气息。

  “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操’纵?”

  我冷冷问道,‘阴’冥笑罢,抬起头来望着我,当然我看不见它的眼睛,却能感受到它双眼看着我的时候带来的凝望。

  “可以说是我‘操’纵的,不过还只是刚刚拉开了序幕,之后还有更多的好戏会登场。”

  它承认了!

  “你说要夺走我身上已经被遗弃的东西,是什么?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接着追问道,‘阴’冥却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发出了冷漠的笑声,随后低声说道:“这一切谜底很快就会揭开的,你不要急,而且此时你要着急的也不应该是我,而是你的师傅蒋天心。”

  我一怔,猛地冲过去一把抓住了‘阴’冥此时的身体喝道:“你别对我的师傅出手,不然我一定让你好看!”

  ‘阴’冥却毫不在意我的威胁,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随后沉声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敢正面向你挑战,难道手上就没有什么能够打败你的底牌吗?我是从最初的时代幸存下来的,我和你过去所接触到的那些

  对手全都不同,他们以为掌握了能够打败你的力量,其实这些力量都只是自欺欺人,而我不同,我知道你有多强,我也知道你的弱点,所以,和我对战你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准备好接受‘阴’冥的挑战,而且他对我下战书确实也在我的预料之外,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喝道:“‘阴’冥,我知道你的老窝在哪里,所以,一旦你越过我的底线,我会将你整片污泞之海填平,你当年能对付鸿元,可不一定能对付的了如今的我。”

  互相放了几句狠话,但是我心里清楚,对方既然已经这么嚣张地对我放了话,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要和我一战,所以此时这几句狠话,意义不大。

  “我很期待你在未来还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下次再见,哦,对了,你最好这几天做好心理准备,悲伤很快就会到来的。”

  污泞之海主人说话间消失不见,徒留下一具已经没气了的尸体。

  我低下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心中却是一片冰冷,正如‘阴’冥自己所说的,它是我所面对的最困难的对手,不是因为它是我遇到过最强的对手,而是因为它是我遇到过最为狡猾的对手。

  此时在凤凰古城另一边,老仙娘的房子里,站着三个人,一个是白绝之王,一个是卢念心,还有一个就是刚刚经历了大战的大叔。

  外面天‘色’‘阴’沉,房子的‘门’锁被打坏了,房子里很朴素,除了一些施法的工具之外还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

  “你说你对她下了蛊,却没有发动,但是蒋天心看见这~~‘精’彩免费小,说*@@个仙娘是死于蛊术发作,那也就是说在遇见你之后,她还遇见了其他的蛊婆或者是蛊师,你自己也是蛊婆,知道最近有其他的蛊婆或者是蛊师来过凤凰古城吗?”

  白绝之王头脑非常清楚,说话也很冷静,卢念心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蛊婆之间也没什么来往,平时更少会面,再说了我们蛊婆本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职业,不用别人帮忙。凤凰古城却是整个湘西数一数二的灵异大城,来个把蛊婆蛊师也是正常的很,这老仙娘保不齐就是撞见了其他的蛊婆,被下蛊杀死的。”

  虽然卢念心这番话有帮自己洗清嫌疑的嫌疑,但是毋庸置疑她的话说的没错,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大叔一言不发地在房间里转悠,卢念心看着他,心里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刚刚在屋子外面的大战她可都看在眼里,大叔对于她来说,就是一棵面前的大树,一棵也许能够让她安定下来的大树。

  “那个,你,你在找什么啊?”

  卢念心问道,大叔没抬头却说道:“我在找仙娘们用来斗法的一种类似丝带的玩意儿,这是一种法器,仙娘虽然多半生活在民间,可也有时候免不了要和人动手,动手的时候就会用上这种丝带状的法宝,法宝飘过去后,会捆住对方,让对方动弹不得。当然,这种丝带状的法宝如今不多见,可是老仙娘既然在这个行当干了这么多年,应该肯定有一条这样的丝带状法宝,只是,我现在翻了半天都没找到。这一点,很不合理。”

  大叔的话引起了卢念心和白绝之王的注意,两个人也加入了寻找中,但是翻遍了整个房子都没见到相似的物件。

  “你刚刚说如今这种丝带状的法宝不多见了?”

  白绝之王忽然问道。

  大叔点了点头,白绝之王沉思了片刻后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杀了这个仙娘的不是蛊婆或者蛊师,而根本就是另一个仙娘,你们想想是不是也有这种可能‘性’?”

  白绝之王此话一出,当场震惊了卢念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