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十一章,还想再一次带您飞翔

第五十一章,还想再一次带您飞翔

  “‘阴’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低声吼道。

  黑影却冷冷一笑说道:“我想让你看看什么才是人‘性’。”

  我一怔,后方的人都是一怔,随后黑影猛地冲着整个凤凰古城的人们喊了起来:“被困在这片黑暗中的人们,我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这些厉鬼都是我放出来的。”

  它如此坦‘荡’的承认,让我吃惊,更对它的用意不明白。

  躲在房子里的人们没有声响,一切都很安静。

  “如果我要杀你们,或许你们眼前这个男人能够拯救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亦或者是三个人。但是他救不了你们全部,厉鬼们听从我的号令,会在一瞬间撕碎你们的身体。”黑影高声说着,我听见四周房子里躲避的人们发出了恐惧的议论声。

  “可是我并不是一个绝对冷酷者,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黑影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双黑‘色’的爪子抓住了中间的黑木,黑木身子剧烈颤抖了起来,而我手臂上黒木的鬼纹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了,它已经虚弱到了极限。

  “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我双手中的这个家伙,也是一头厉鬼,但是它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而去帮助一个人类。今日,我将对其进行处决,你们只要拦住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处决结束后,你们所有人都会获得自由,离开这里,我不会伤害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放弃这一次机会,而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够保护你们,选择权就在你们的手中,这一次,由你们自己来决定自己的未来!”

  ‘阴’冥的大戏终于上演了,它在蛊‘惑’人群,让他们走到我的对立面,而我心中很明白,这里的每个人类,都会走到我的对立面,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士,他们不会相信我和我手中的剑,他们相信的是那个能够掌控自己生死的人。

  人群的议论开始响了起来,我不敢妄动,此时黑蛋和阿呆开始向前方游走,准备趁‘乱’上去救下黑木。人们的议论声很吵杂,钻入了我的耳朵里。

  “看起来那个拿剑的像是好人啊。”“这可怎么办?我可不想死啊!”“妈妈,我不想死,不想死。”

  孩子的声音,男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老人的声音,我知道时间拖的越久就越有可能出变故,黑蛋和阿呆已经走到了人群边上,正准备腾空而起的一刻,忽然有人喊道:“快看那个大个子,像不像今天早上遇见的那个僵尸!”

  有人这么一喊,所有人都看向了阿呆,很快就有人叫道:“是的,是的,就是那个僵尸。原来那个拿剑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和僵尸为伍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大家上去阻止他们,天上那个是厉鬼,杀了就杀了,我们活命要紧。”

  终于有人喊出了心里话,所有在阳光下披着的伪善的外表,所有那些被称为礼貌和文明的东西都在这片黑暗中,在‘阴’风阵阵的凤凰古城中被人们自己撕碎了。

  他们看见了僵尸,就认为僵尸一定是坏人,他们听见黑木是厉鬼,就认为厉鬼该死。

  当第一个人从房子里走出来后,越来越多的人从房子内走了出来,人群很‘乱’,人数众多,他们挡在了我的面前,将我,阿呆和黑蛋团团围住,我飞在空中,握着剑,听见人们大喊:“你快动手杀了那个厉鬼。”“不就是一个厉鬼吗,救厉鬼干什么,快点杀了!”

  天空中的‘阴’冥冰冷地说道:“看见了吗?这就是人‘性’,端木森,你明白吗?只要我的几句话,只要我的几个计谋,

  就会让这里所有的人都听从我的话,而你呢?你能对这些无辜的人下手吗?你能从他们中间杀开一条血路然后来救走你的鬼纹吗?这个鬼纹是叫黑木是吧,可惜了,若是它此刻还在‘阴’间游‘荡’,或许还能存在下去,只是可惜它做了你的鬼纹。好了,我的时间有限,我数十个数,十下之后,这个叫黑木的鬼纹就会被撕碎,你应该明白的,厉鬼被撕碎了,就彻底消失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黑木,地面上黑蛋和阿呆一直在压抑自己心中的杀机,它们被人群抓着,根本就飞不起来。

  人群开始向我涌来,有的人爬上房屋顶上,然后用石头砸我,他们想将我从天上拉下来,白起和莫良在我身边,杀神冷酷地说道:“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立刻开杀戒,宰了他们!”

  我嘴巴微张,正要说话的时候,天上的黑木却忽然大声对我喊:“主人,不要!”

  我一怔,莫良,白起,阿呆和黑蛋全都是一愣,我没说话,黑木却在空中飘浮着,魂体越来越虚弱的它早已不复当年的冷酷,此时的黑木更多的像是一个人,却不是一头厉鬼。

  天空中的黒木淡笑着说道:“主人,其实当年清灵子牺牲自己的时候我就在想,也许有一天就轮到我了吧。我知道您对我们很好,您养着我这么多年,其实我对您来说已经没用了。我还记得三年多前,我努力让自己适应您的成长,最终得以在您鬼纹极变后,化作您背后的黑‘色’翅膀。每一次我变成黑‘色’翅膀,带着您飞翔的时候,其实我心里都很开心,因为我知道自己对您还有用。至少我能带您去您想去的地方,只是,您的成长还是比我想的要快,很快您就自由地在这片天空中飞行,而我则一直在黑暗中沉睡,期待您下一次的召唤,其实不只是我,白起和莫良两位前辈也一直在等待您的召唤,只是我们都明白,如今的我们对您来说,只是累赘了。”

  黑木伤感地说着,我想开口却听见黑木喊道:“您别说话,请听我说完,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对您说话了。”

  我闭上了嘴,只是双拳已然紧握。

  “当年的您只是一个‘阴’阳代理人,可是我已经知道,总有一天您会成为天下一等一的大人物,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您的确站在了华夏大地的巅峰。只是可惜,我赶不上您的脚步,所以当我被抓住的时候,其实心里反而‘挺’开心的。因为,这也许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我可以像清灵子那样死去,而不是变成一个依附在您身上的寄生虫。您说有一天您会成为‘阴’间之王,当年我在心里暗暗地笑您,但是今日您却已经有能力踩在‘阴’间之上了,只是黑木陪不了您了……”

  黑木是厉鬼,它不该哭泣,它更不应该微笑,可是此刻我的眼中,在那片绿光下的黑木,微笑了……

  最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黑木沉闷的声音随风飘散,轻诵如同诗词一般。

  “真希望有一天还能变成翅膀带您飞翔,真希望有一天还能被您召唤为您而战,真希望我能更强大。主人,能成为您的鬼纹,是我这数百年的时间里最明亮的时光……”

  当最后一句话传来的时候,我看见黑木的魂体上散发出了大量的红光,这红光如此明亮,刺痛了每个人的眼睛,映照在我的脸上,如血一般,即便黑木早已不会流血了……

  “黑木,别犯傻!”“它在逆转召唤,它在强行启动对自己的血纹极变!”

  白起和莫良大声喊了起来,直冲上天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黑木的身子在红光中渐渐消失,我感觉到来自黑木最后自行启动的血纹极变的力量灌注,这是它最后留给我的。

  而我的手臂上,代表黑木的鬼纹,终究消失了,一丝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