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七十一章,梦道之术突破!

第七十一章,梦道之术突破!

  光芒越来越亮,甚至带有了剧烈的灼烧感,黑暗在我的面前停住了,阴冥之魂所化的黑风此时满是吃惊,大吼道:“这不可能,这光芒,这力量,不可能,端木森,你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在梦境空间里到底做了什么!”

  我望着眼前的黑暗,心中却忽然轻松了很多,明明危机就在眼前,可是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其实我没做什么,只是一个人一天天的长大,总会有一些莫名的悲伤,莫名的寂寞,只是我的悲伤和寂寞比普通人要强上了不少罢了。而你,也只是趁虚而入了而已。不过,依然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的梦道之术也不会有所突破。”

  我笑着说道,打了个响指,黑暗在面前消散,顷刻间,强光爆裂,阴冥之魂所化的黑风被强光驱散,我回头看了一眼这片梦境,笑着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一刻,我回到了自己的梦境空间内。

  “醒了?”

  斑斓蝴蝶在天空中翩翩飞舞,慢慢地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眼前一片黑暗的梦境空间,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即便我的梦道之术有所突破,足以自保,但和眼前的阴冥之魂对战,还是不足。我有个计划……”

  说话间,我对着庄子所化的蝴蝶低声说了一番,蝴蝶听后微微沉吟,随后轻声应了一声,一点点飞起,最后消失在了我的身边。

  此时在大地上,站在黑色天字纹之上,占据绝对优势的阴冥忽然脸色一沉,甚至连脚下的黑色天字纹都停止了转动。

  许佛的身边,蝴蝶悄然出现,飞旋在他的耳朵边上,片刻后许佛微微点头道:“只能这么办了,虽然冒险,但是却也是反败为胜的绝佳机会!”

  梦境空间内,我周身被强光环绕,站在黑风之前,双眼渐渐冰冷下来,一直消退的战意终于重新提起,高声喊道:“阴冥,你占着我的身体也好长一段时间了,不嫌累得慌吗?是不是该把身体还给我了!”

  黑风中,一张和阴冥一模一样的脸来回飘动,时隐时现,不时地发出冷笑声,暴喝道:“梦道之术有了突破?就算如此,你想夺回身体,和我抗衡,那还早的很!”

  说话间,黑风呼啸而来,我心念一动,强光再次爆发,阴冥却大吼道:“同样的招数对我没用,这里不允许有光的出现!”

  黑风一瞬间裹住了面前的强光,再一转,强光刹那间被吞噬,黑风到我面前之后,立刻化作黑色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我!

  之前和阴冥大战,梦道之术虽说看似无敌,能够在梦境空间内主宰一切,可一碰到阴冥魂魄所变成的黑风,立刻就败下阵来。

  阴冥本是盘古吐息的浊气所化,说是天下间最污秽之物也不为过,它的魂魄修炼千万年,更是了得,即便是我的梦道之术所变化出的万千神器,都在这黑风中顷刻间就被摧毁,我也是因此而被压制的非常惨,好几次都差点被阴冥吞是,

  但是现在,情况随着我的梦道之术的突破,而有了巨大的变化!

  黑风变成的大手抓住我后,不断地挤压,阴冥狰狞地吼叫:“今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要将你拧碎,彻彻底底地撕烂!”

  我却非常平静,手掌一翻,手心里白光亮起,没一会儿,一道道剧烈的光芒就释放了出来,随后化作了一把白色的神剑,此剑外形和轩辕神剑一般无二,但是却是我以梦道之术所化,在梦境空间内,此剑的威力,更在轩辕神剑之上!

  “斩!”

  大吼一声,持剑对着阴冥的黑色大手狠狠一斩,阴冥顿时痛苦地嚎叫起来,紧握着双手,一个劲地怒吼,黑气被我劈断,阴冥大喊着往后退去,黑气如同潮水一般向后散开。

  “阴冥,你要杀我,可没这么容易!此时的你,就算有千般变化,也奈何不了我了!”

  持剑大吼,仿佛手中所握的是真正的轩辕神剑,心中战意更是百倍提升,眼中杀机四溢,黑风不断退后,在四周盘旋,但是此时的阴冥却也不敢随便出手!

  “不,不,计划不是这样的,此时的我应该已经将你吞噬了才对,为什么你的梦道之术会越变越强,为什么会这样?不,不!”

  阴冥此时的状态非常不正常,它的计划被打乱了,如果不能彻底吞噬我的魂魄,那之前的一切准备都是徒劳的。

  我手持神剑,远远看去,黑风中阴冥的脸来回飘荡,此时猛地冲来,整张脸随着高速移动而变大,向我吞了下来,我抬起头,白色的神剑高举,低声说道:“这张脸,就和你的内心一样肮脏,看我劈碎了它!”

  白色的神剑上燃烧起灼热的光芒,这一剑落下的瞬间,重重地砍在了阴冥的鬼脸上,白光侵入阴冥的鬼脸上,鬼脸当场被劈成了两半,阴冥怪叫一声,急忙往后退,大喊道:“这是什么剑,你用梦道之术幻化出的到底是什么剑!”

  而我却没有回答它的话,因为我的目标根本就不在它身上,手臂一挥,背后长出了白色的翅膀,白光所化成的翅膀猛烈的扇动,载着我向前飞去。

  白色的翅膀,如此纯洁,只是可惜,我并非西方神话里的天使。

  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梦境空间这么大,第一次感觉自己飞的这么慢,一边飞一边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速度的远远不如黑木啊……”

  阴冥看我冲了过来,又见我手中握着那把让它连续受伤的白色神剑,此刻心生惧意,竟然往后退,我趁机加速,猛地从它的鬼脸前飞过,阴冥以为我这一次会主动攻击它,可是我却没有,下一刻,我往前直冲,我的目的并非面前的阴冥,而是那片黑暗的天空,那里是黑水压制少典血脉的地方,我真正的目的并非是利用梦道之术压制甚至是打败阴冥,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梦道之术即便有所突破也不过只是能够自保,要夺回失地,甚至打败阴冥,就必须要让我身体内最大的守卫者,彻底解放!

  这个最大的守卫者,便是我的少典血脉!

  阴冥也不傻,此时见我不攻击他,又见我举起手中白色的神剑对准了黑暗的天空狠狠劈出,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大喊道:“该死的,你想劈开我的黑水,释放少典血脉,端木森,这才是你的目的!”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阻止我了,时间已迟,我飞在天空中,高高举起手中神剑,对准了黑暗劈出了这一剑,白色的神光狠狠地冲击在了黑暗的天幕上,天幕立刻发出了剧烈的震荡,随后黑暗开始颤抖,破碎,随后黄۰色的光芒从黑暗中透出来,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转头,看向身后的阴冥,后者此时惊慌失措地喊叫了起来,大吼道:“端木森,你毁了我,你毁了我……”

  而此时的我,俯视几乎疯狂的阴冥,摇摇头道:“阴冥,有一句话你对我说的很对,你说,我累了,我疲倦了。我承认,我很累,我很疲倦,可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就是为了能够战胜这些疲倦而努力的吗?我想过放弃,但是最后我想,怎么能让过去的我对他憧憬的未来失望呢?我,并非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我至少要让自己的一生无悔。”

  阴冥咆哮着冲了上来,裹挟着黑色的狂风,而在它攻击我的一刻,我却诡异地从它面前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