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一十七章,疯狂

第一百一十七章,疯狂

  “大道,真是难以预料的力量,我从未想过,我的身体,我的双手可以以这样的形式存在下去,可是我依然活着不是吗?我的灵魂已然存在,只是你感觉不到。我的声音依然能够传递出来,我能够思考,甚至能够杀死你!”

  行痴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他的声音异常‘激’动,不断地冲我冷笑,大声地喊叫,我微微皱眉,低声说:“行痴,你已经走错路了。你没有踏上第三条路,因为我在道佛之路上并没有看见你。你,已经变成了一头怪物。”

  我话音刚落,行痴的身子快速飘来,我也没有后退,天字纹飞出,烈焰在我四周环绕,代表了毁灭的逆天之力澎湃涌出。

  “你杀不死我,端木森,你杀不死我!”

  行痴大喊了一句,身子在天空中连续飘‘荡’,随后借助‘阴’影罩下,想要吞噬我。

  我站在黑暗中,微微摇头,就在这一大团黑气落下的一刻,我头顶上的逆天之力猛地爆开,火焰化作火柱向着天空喷出,黑气正好和火焰撞上,我听见行痴的声音从黑气中传出来,那是惨叫的声音,没一会儿黑气就向后倒卷,接着在远处重新凝聚成了行痴的模样,他的手臂上满是火焰,脸上一片惊恐,急忙用手去拍灭天字纹的烈焰。

  我看着他,低声说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强大?哼,真是贻笑大方!”

  说话间,我抬起脚向着对面的行痴走去,脸‘色’冰冷,黑暗随我而动,我带着如同末日一般的压迫感向不远处的行痴走去,行痴不断后退。

  他心中的害怕,恰似站在黑‘色’山峰中,封闭的黑暗山‘洞’中一样。

  这是他答应元始天尊之后的第二天,他被元始天尊带进了这一处山‘洞’内,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太安静了,安静的让这位高僧都感觉不安定。

  而这不是最诡异的地方,最诡异的地方是他每一次想要放出佛法,他的佛法就立刻被佛光吞噬,他的所有法术在这个山‘洞’中都没有用。

  而每一次,他想要入定打坐,脑子里都会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一开始他听不真切,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发现这些声音是一些细碎的嘲笑的声音。

  但是每一次他睁开眼睛,四周就立刻变回了原来安静的样子。

  连续试了几次后,他发现了这个山‘洞’的不寻常之处,企图找出嘲笑声音的来源,可是山‘洞’不大,即便是在黑暗中‘摸’索,也很快就发现这里什么人都没有,更没有鬼魂。

  那笑声是哪里来的呢?

  可是,当带着疑问的行痴坐下打坐,想要再一次引出笑声的时候,这一回,却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开口说话,一开始说话声很模糊,可是没过一会儿,说话的声音就变的清晰起来。

  “行痴,行痴,行痴……”

  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他微微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黑暗,声音消失了。

  他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呼唤他的声音又从黑暗中传入他的耳朵里,他微微皱眉,缓缓开口说道:“谁在呼唤我?”

  他回应了那个声音,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清晰,不断地喊着:“行痴,行痴,行痴……”

  行痴有一些恼了,猛地一拍地面喝道:“到底是谁?”

  只是,这一次当他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黑暗中有气流钻入了他的耳朵里,嘴里,鼻子里,甚至顺着他的眼睛钻入他的大脑中。

  他喊不出声音,想要反抗,可是佛法却释放不出来,他倒在地上,不断地捶打地面,却能够感觉有一股‘阴’冷,强悍的能量在身体内游走

  。

  而当时站在山‘洞’外的慕容飞鸟却听见了一声声沉重的敲击声,还有一些行痴自己听不见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她的脸一瞬间变的非常难看,望着身边的元始天尊,行礼问道:“师尊,行痴,在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元始天尊却微微一笑,抓住慕容飞鸟的手,随后白光覆盖在了慕容飞鸟的身上,低声说道:“你再看。”

  慕容飞鸟一愣,回头这么一望,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山‘洞’的四周覆盖着很多刚刚她明明没有看见的黑气,这些黑气漂浮在空中,竟然不断地往里面钻,从山‘洞’的边缘,裂缝,还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渗透进去。

  这不是普通的黑气,慕容飞鸟能够感觉到从这些黑气里透‘露’出来的巨大的威胁,她甚至相信,这些黑气能够在一眨眼的时间内将自己杀死。

  “师尊,这些黑气,是什么?”

  她低声问道,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不愿意和这些黑气接触。

  元始天尊却冷笑道:“这便是我招来的大道规则,大道变化无数,不过能够成为大道规则的规则还在少数,而且都已通灵,它们如同‘精’灵一般俯瞰整个世界,唯一能够控制它们的人只有鸿元,只是鸿元被封印后,它们就分散开来。其中不少都拥有非常强烈的攻击‘性’,这黑‘色’的气体就是大道规则之一。而且,属于其中异常‘阴’冷的一条。”

  慕容飞鸟心中震惊,急忙喊道:“那么行痴会怎么样?会死吗……”

  她说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很轻,每一次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会让这个‘女’人感觉异常的恐惧,这种恐惧在她心里滋生了很多年,即便是如今都无法释怀。

  “哼,那就看行痴的造化了。不过……”

  说到这里,元始天尊忽然停顿了一下,慕容飞鸟一愣,因为她看见元始天尊的眼睛落在了她的身上,自己的师尊从来没有这样看过自己,就好像将自己当成了第二件试验品一般。

  “不过,我感觉试验品只有一件并不好,如果能够多几件试验品,那就最好了,让我了解更多的大道规则,让我接触更多的力量。所以,我也赐予你机会,让你变强的机会。”

  慕容飞鸟脸上的惊恐已经无以复加,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尊居然会将自己当做和行痴这样的试验品,她想要挣脱元始天尊的手,可是她的力量如此弱小,又怎么可能做到的到呢?

  一道白光将其吞噬,慕容飞鸟被白光拉入了黑暗中,跌倒在地,等她睁开眼睛的一刻,却看见自己同样身处于一片黑暗中,四周也是一样的安静,但是没有行痴,更听不见惨叫声,这就说明她不是和行痴身处同一个山‘洞’内。

  她站起身来,试着向自己的师尊求饶,大声喊道:“师尊,我毕竟跟了您这么多年,请您一定不要杀我,我不愿成为强者,我只求能够活下去。”

  就在这时候,背后的黑暗中忽然有白‘色’的光亮了起来,慕容飞鸟的脸上‘露’出了一片喜悦,她以为是自己的师尊网开一面,准备放她出去,猛地回头,脸上的惊喜却瞬间凝固,背后的白光并不是自己的师尊发出的,而是一件衣服,一件白裙发出的白光。

  光芒很刺眼,落在她身上的时候让她感觉有一点痛,她往后退了几步,这白裙出现的太诡异了,大道规则都是通灵的,如果眼前的白裙就是大道规则呢?

  “你,你别过来,我不愿意和你接触……”

  慕容飞鸟低声说道,不断向后退,可是很快就退到了山‘洞’的边缘,身上的灵气释放不出来,此时的她和任何一个普通的‘女’子一样,虚弱,无力,无助。

  白裙一点点飘近她,猛然间在白裙的中部,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嘴巴,一张诡异的,狰狞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