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杀心难抑 感谢书迷 背叛 打赏玉佩!

第一百一十九章,杀心难抑 感谢书迷 背叛 打赏玉佩!

  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杀人的?

  慕容飞鸟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看见自己的父亲死在病床上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告诉自己,不能杀人,因为人死了会有人伤心。

  虽然她知道在这个人心险恶的江湖里,像她这么幼稚,是肯定无法一个人生存下去的。

  不过还好,她的身边有一个永远照顾她的大哥哥,罗焱。

  当年的罗焱不过只是那个喜欢在山村门口的大槐树上睡觉的孩子,而当年的慕容飞鸟则是那个孝顺的,人人都夸奖的邻家小女孩。

  她喜欢在阳光明媚的天气下,去村口的大树下叫罗焱起床,然后陪她去山上采草药,每一次在山上遇到蛇,罗焱就会抓回去给她爸泡酒。

  从小时候开始,似乎这位后来的逆天者,就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东西,大山仿佛是他的家,而他仿佛是大山的主人。

  她还记得另一个世界千年前的罗焱,拉着她的手,说他能够看见一座别人看不见的仙山,还告诉她山上有神药能够救她爸爸的命。

  所有村子里的人都在笑话他,说他是个大骗子,可是唯有慕容飞鸟自己知道,她的罗焱哥哥从来不说谎。

  于是两个孩子,就这么手拉着手,带着干粮上了路。

  那一天也是阳光明媚,他们手拉着手在山林间穿行,慕容飞鸟还唱着好听的山歌,她的嗓子很好听,如同这山林里的清脆鸟鸣一般,她唱着歌,罗焱每一次都会说好听。

  那一天也不例外,可是谁都不曾料到,他们这一去就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花园的天空中,慕容飞鸟一直抱着自己的脑袋,她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一点沉,好像不断地有人在说话,说一些让她感觉很奇怪的话,让她杀人,让她将这里看见的所有人全部都撕碎。

  混乱的记忆中,她仿佛能够想起了当年第一次杀人的场景,那是从山上下来后的第一年,罗焱和她在秘境中走散了。

  阴差阳错之下,她先一步自己离开了秘境,却没想到外面会有人等着她,战斗打响后,对方不断地围攻,一直避让的慕容飞鸟最终出了手,而这一次出手,不知轻重的她,却将对方当场打死。

  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如此强大,因为她一直压抑自己,看着地上的鲜血,她整个人都傻了,直到罗焱从秘境中出来已经是一天后了,他看见的慕容飞鸟,跌坐在地上,满手都是血污,整个人如同灵魂出窍了一般。

  他轻柔地抱着慕容飞鸟,直到这一刻,她才缓过劲来,大声地哭泣,那一年的她也不过二十来岁,还是青春美好之时,还有一颗纯洁的心。

  此时慕容飞鸟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响了,打断了她的回忆,她摇着头,咬紧了牙关,她心里的杀机越来越强烈,就快要压制不住了。

  “杀,杀,我要杀人,我要杀人……”

  她开始呢喃,脑海中的声音配合着她的话,低声说道:“是的,杀戮吧,杀戮吧,你从未享受过杀戮的快感,从未有过如今天这般的机会,杀光他们,他们都是敌人,将我染红,将我染成血红色!”

  此时四周留下来围观的人群已经发现了天上慕容飞鸟的不对劲,有聪明的家伙已经开始从边缘地带往外走,但是也有傻乎乎的人还在看着黑气的变化。

  就在这时候,一个盯着黑气的人突然感觉腹部微微发凉,随后他低下头这么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他看见自己的腹部被一道白色的丝带刺穿,整个腹部已经被掏空了。

  他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然而,杀戮这才是只是刚刚开始,慕容飞鸟收回了白色的丝带,四周的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她低下头,脑中闪过最后一段回忆。

  那也是一个晴天,她站在一个山坡后面,远远地能够听见四周的灵异人士的喊声,那时候她和罗焱还是籍籍无名之辈,虽然本事不弱,可是在江湖中还没有闯出自己的名声。

  她听见很多人喊着:“来了,都听说他今天会从这里经过,看来是真的,这么多人。”“是啊,他可是大人物,是真正的大人物,据说如今天下没有人能够在他手下走过百招。”“真的假的,这有点神了,不过他是如今天下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倒是真的。”

  人们在迎接天下第一的到来,慕容飞鸟却只是为了来看个热闹,她听见身边的罗焱低声说:“什么狗屁的天下第一,多半都是虚名,慕容妹妹,我们还是走吧,没意思。”

  一直以来都很听话的慕容飞鸟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鬼使神差,却摇摇头道:“来都来了,也该看看这个天下第一到底是谁吧,我们别走了,看看吧。”

  罗焱却双手抱着后脑勺,无所谓地喊道:“那我去前面的小村子等你,这种天下第一,江湖上每一年都在换,我没兴趣。”

  罗焱走远了,而道路两边的人群还在等待着,就在这时候,前面的天空中有一朵白云缓缓飘落下来,云朵上似乎站着一个人。

  人们喊了起来:“来了,来了,断情人来了!天下第一来了!”

  喊声高涨,慕容飞鸟探出头去看,却被人群挤到了后面,她有一些懊恼,伸手在脚下一圈,便有一股微风裹挟着她的双脚托住了她的身子,将她举到了空中,微微高出四周的人一头。

  而就在这时候,白云已经从空中落下,慕容飞鸟看见一个男子站在白云上,修长挺拔的身材,身上是一件黑白两色的道袍,手上拿着一把红色的扇子,腰间别着一块古怪的玉,而最奇怪的是他的脸,戴着半边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断情人往前飞去,对于四周的周遭,这些欢呼呐喊的人们,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在他眼中,这些人和地上的石头,路边的野草一样,不过只是东西罢了。

  他的眼睛随意地扫过四周,却落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一个比四周的人醒目太多,美丽太多的女子。

  那是慕容飞鸟和断情人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的慕容飞鸟纯洁的比白玉还要透彻,比天空还要干净,那时候的断情人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生,都将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最后一段回忆,又被无情的打断了。

  一声巨响,慕容飞鸟从空中直落而下,双脚踩碎了地面,身上爆发出惊人的杀机,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心,杀戒已开。

  白色的丝带翻飞而出,此时的我被黑气包裹,并没有看见这一幕,但是慕容飞鸟的屠杀却已经拉开了帷幕。

  而在远方,一处偏僻的山洞里,断情人正默默地坐着,通天教主看着他,摇摇头说道:“你的成长远远不够,你斩不断你命中的那个情字,永远都无法踏入圣人境界。”

  断情人冷哼一声,却没有还嘴,他自己的问题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命中的两个情字,一个落在了罗焱身上,那是友情。一个落在了慕容飞鸟身上,那是爱情。

  “如果你真的想要变强,就该放下她。”

  老子沉声说道。

  断情人却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内一片坚定,往洞外走,通天教主想要拦住他,却被老子拉住了。

  “情丝难断,他这是要去做个了结。”

  老子的声音里有一丝无奈。

  断情人走出山洞后,猛地飞上天空,眼中寒芒乍现,他要见她一面,不仅仅是为他自己,更为了这个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