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二十二章,误导我

第一百二十二章,误导我

  天空被一整块乌云遮蔽,没有一点光线,血液的气味飘‘荡’在我的鼻前,显得那么地刺‘激’。.最快更新访问:。

  这里死了十几个人,对于任何异常灵异世界的大战来说,死去十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大事,然而,对于慕容飞鸟和我来说,这一刻,我眼前的慕容飞鸟已经彻底变了。

  并且,我敏锐地注意到了她身上那件满是血迹的衣服,问题,一定就在于她的衣服上。

  “你要杀我?”

  我没打算直接动手,说实话,我心里已经有七成把握,慕容飞鸟身上的衣服一定有问题,大道规则变化无穷,可以像我手中的闪电,也可以像行痴身上的黑气,变成一件衣服也并非什么不可能之事。

  “是的,不,应该是我们要杀你。”

  慕容飞鸟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甚至能够看见她脸颊上有血丝在跳动,蔓延,似乎停止杀戮之后,她竟然在吞噬自己的身体。

  “你们?”

  我反问了一声,眉头微微皱起。

  慕容飞鸟却挥动两条红‘色’的丝带,原地旋转了一圈,接着微笑说道:“是的,我们,我和我的朋友,是它告诉我,要杀戮,要解放自己。所以你看,我就杀了他们,真是弱小啊,我从来都没想到过,原来这些人这么弱小。”

  她挥动手上的丝带,缠绕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随后往上一拉,地上尸体的脑袋落在了她的手上,带着鲜血的脑袋在她的手上不断地被挥动,暗红‘色’的血液滴在她的脸上,让人看着心里发‘毛’。

  “你的朋友?是谁?他在暗处?”

  我知道她说的是衣服,但是依然故意问道。

  却没想到,此时慕容飞鸟颇为妩媚地一笑,又转了一圈之后说道:“是我的衣服,我身上这件红‘色’的长裙。好看吗?过去我讨厌大红‘色’,觉得太‘艳’丽了,可是如今我却感觉这颜‘色’真漂亮,真是太适合我了,不过还不够‘艳’丽,我希望更多的鲜血来将它变的更加美丽。你的鲜血,就很不错。”

  她说话间整个人飞了起来,动作并不快,可是两条红‘色’的丝带却有着惊人的速度,快速地向我冲来,一下子捆住了我的双手。

  我感觉丝带上有尖利的倒刺刺穿了我的手臂,似乎有一个可怕的怪物贴在了我的身上,开始吸允我的鲜血。

  “吸我的血?你有这个本事吗?”

  我冷冷说道,却见吸了我血液之后的丝带竟然快速变成黄‘色’,明亮的黄‘色’,并且不仅是丝带,随着吸食我的血液越来越多,慕容飞鸟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明黄‘色’,这种变化,让慕容飞鸟惊讶,接着惊讶变成了惊慌和恐惧。

  “不!”

  她大喊了一声,想要将丝带收回去,我却手臂一卷,硬是拉住了丝带的这一端。

  “我说过了,我的血可没那么好吸!你不是想要将自己变的更加‘艳’丽吗?我觉得红‘色’里配上一点黄‘色’也是不错的选择,血液太暗沉,这片明黄‘色’不是更耀眼吗?”

  我喝了一声,慕容飞鸟去当机立断,双手狠狠一震,两条连接我和她的丝带瞬间断裂,被黄‘色’,红‘色’共同沾染的丝带落在了地上,已经残破了,没一会儿就化作一片白雾消失不见。

  反观慕容飞鸟本体,不再吸食我的血液后,身体上的两种力量不断地‘交’锋,互相攻击,斗争,黄‘色’和红‘色’互相吞噬,但是毕竟吸食的血液比较少,一番争斗之后,红‘色’依然吞噬了黄‘色’,但是此时的慕容飞鸟却显得异常疲惫,不断地喘着气,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虚弱,她的皮肤也在此时变回了白‘色’,眼中的红芒暗淡了很多。

  我并没有急着攻过去,对方显然是遭到了重创,可如果此时的慕容飞鸟和行痴是一样的状态,都是被大道规则控制,那么我要对付的就是今日第二个大道规则,而且看来是一个比刚刚的黑气更加疯狂的家伙。

  “虽然大道变化无穷,规则也有无数,但是能成为大道规则的都是顶级规则,只是我却未曾料到这大道规则我遇上的个个都是疯子。好了,你既然已经彻底控制了慕容飞鸟的身体,就不要再用慕容飞鸟的口气和身份来对我说话。”

  我冰冷开口,对面的慕容飞鸟听后慢慢低下头,连续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不出片刻竟然自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点头说道:“真是没想到,你居然看穿了我。不过也是,你身上可是有惩罚之力,而且还有一些让我们害怕的东西。”

  我微微皱眉,正要开口询问,对方却抢过话语继续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能够吞噬大道规则的家伙,当然,伟大的鸿元大人除外。黑‘色’的闪电,居然变成了你的仆从,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不过你要是把我和你刚刚打败的那团黑气相提并论,那就大错特错了,我比它更早成为规则,我总是会附着在那些压抑自己的人或者妖怪身上,然后不断地‘诱’导他们,让他们开启杀戒,其实,我还附着在你的身上过。”

  我一怔,瞬间明白了它的意思,规则是无处不在的,凡人可以将它们理解成是一种心情,一种品质,思想,念头......

  但是它们却真实地存在,而我曾经开过杀戒,且不止一次,我杀过的人很多,如果眼前化作红‘色’长裙的规则主管杀戮,那么我当初多次开杀戒的时候,它一定就在我的身边。

  “端木森,不要感觉不可思议,我看见过你杀人的样子,说实话,你是我从过去到现在,看见过最适合杀人的人。特别是当你愤怒的时候,你下手绝不留情,甚至从不听别人对你的哀求。你可还记得那些在你开启杀戒之后杀过之人的脸吗?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吗?还记得他们在被你屠杀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是不是都不记得了?”

  慕容飞鸟的身体围着我转悠,我知道这是它想扰‘乱’我的心智,不为所动,我冷眼望着它,此时的沉默远远要胜过强辩。

  “很聪明,懂得何时该闭嘴。那么现在问题就放在我们的面前,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呢?我看过你开杀戒的样子,人都是需要释放的,我控制的这个‘女’人,这个叫做慕容飞鸟的‘女’人。她的悲壮不比你少,她的痛苦承载了千年,为什么不让她释放一下呢?为什么要压抑她呢?”

  我一愣,眉头皱的更紧了,对方的话开始误导我,而我选择保持继续沉默。

  “我是大道规则,我可以控制人心,我可以‘诱’导他们去杀人,但是最终做出选择的还是他们自己,我不过只是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就像我多年前给过你选择的机会一样。你可以选择逃走,或者是继续压抑,但是你选择了爆发。那么,我现在也只是给这个‘女’子一个爆发的机会,杀掉十几个和你素不相识之人,我吞噬他们的血液和灵魂,这个‘女’人得到了释放,其实我在保护她,你说呢?”

  它继续误导我,我却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刚刚想杀我。”

  对方立刻双眼圆睁喊道:“那不过只是一个误会,你知道的,我没有杀死你的力量。而且我保证,只要我吞噬够了,我立刻会离开这个‘女’人的身体,不会停留。所以,你能不能放我们一马呢?”

  慕容飞鸟用期许的眼神看着我,我却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笑容更冷了,低声说道:“现在你能不能走,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他说了算......”

  我伸手一指天空,断情人此刻已经站在了蓝天之上,身上散发出森冷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