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不过也是规则罢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不过也是规则罢了

  “从她的身体里给我滚出去!”

  断情人的咆哮声回‘荡’在天际。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73%68%75%68%61%68%61%2e%63%6f%6d

  慕容飞鸟猛地抬起头,天空中的乌云已经开始搅动,伴随着断情人散发出的愤怒而不断地变化,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

  愤怒,很久没有经历过的暴怒在他的心中回‘荡’,低下头,满头黑白两‘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荡’。

  我冷笑说道:“正主来了,接下来就是你们的时间了,是不是放你一马已经不是我说了算的。”

  裹挟着巨大的压迫力,当天空中的断情人缓缓落下的时候,四周的风声全部都停止了,断情人释放出的道力压迫在整个‘花’园内。

  他的实力变强了,是因为修炼吗?不,是因为他的愤怒。

  看出这一点的我不禁微笑了一下,慕容飞鸟抬起头望向天空,道力对她暂时没什么用,大道规则本就不怕道力,沉声说道:“圣人道痕所化,不过如此,我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你的存在。不过,如今的你和过去似乎有很大的区别。”

  断情人此刻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身上的气息一收一放。

  “我说过了,从她的身体里滚出去!”

  断情人大喝一声,身子在地面上疾驰,身上黑白两‘色’的道袍上下翻飞,一掌拍向了对面的慕容飞鸟,只是这满含道力的一掌还没打中慕容飞鸟却被一层鲜血给挡了下来。

  就在断情人出手的一刻,慕容飞鸟的面前一层鲜血铺开,断情人的手打入其中,就好像深陷进了血池之中一般,无法‘抽’回!

  “有一点,我要警告你,严格意义上来说,你,也应该算是一道规则!”

  慕容飞鸟的声音冰冷,芊芊‘玉’手打出,落在了断情人的‘胸’口,接着断情人整个人横飞,刚刚那一掌慕容飞鸟并没有用上太大的力气,甚至我都没有感觉到有灵气的流动,可是断情人还是飞了出去,而且不仅飞出去,还受了伤,挨了一掌后在他的后背上猛地爆开了一道血雾,我听见一声爆破的声音,随后断情人衰落在地。

  一掌,就将断情人震飞了!

  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断情人在我印象里并没有这么弱。

  而且刚刚慕容飞鸟也就是附着在她身上的大道规则说断情人也应该算是一条规则,我盯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断情人,他竟然是一条规则?

  “端木森,你知道为什么断情人那么恨三清吗?如果他讨厌元始天尊的虚伪,讨厌通天教主的傲慢,那么为什么他那么讨厌太上老君呢?你知道真正的理由吗?”

  慕容飞鸟笑着问我,我摇了摇头,而此时从地上爬起来的断情人却狂吼道:“不要说,不许说!”

  慕容飞鸟挥了挥手说道:“现在可由不得你!”

  她手指轻轻一抖,我虽然‘肉’眼什么都没看见,可是断情人的身上明显受到了重压,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喷出的鲜血更多,背部更是被压下去一大块。

  “你是用什么力量镇压他的?我没有看见一丝灵气流动的痕迹。”

  我低声问道。

  慕容飞鸟却冷冷一笑说道:“这是上位规则对下位规则的压迫,是一种意志,我知道你心里有不少疑问,那我们就慢慢道来。”

  我看了看断情人,他双拳紧握,脸上‘露’出不甘的表情。

  “道痕是什么?道痕其实也是一种规则,是一种由得道之人留下的规则,一般的道痕都很粗浅,这种创造出来的规则都很低劣,当然也有比我们大道规则更高级的规则,有两条,其一是命运,也就是‘操’控一切的规则,其二便是鸿元大人的道痕,如今这道痕在元始天尊手上。我们眼前的断情人,是当年三清联手用道痕融合所化,他由道痕而来,道痕本身便是规则,所以我才会说断情人也不过是一条规则罢了。”

  不得不说,慕容飞鸟此时说出的真相让我大吃一惊。

  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站在我的面前居然是一条规则,慕容飞鸟停顿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当然,三清都是圣人也都不弱,他们的道痕融合在一起的确是形成了很强的规则,只是依然在我们大道规则之下,而且因为它是规则,所以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圣人。即便形成了人类的身体,甚至是人类的灵魂,但是,他本体依然是规则,是一条无形的,在任何一处,又不在任何一处的规则。只是,他本不应该这么弱,正如他刚刚诞生的时候,他的实力以每天翻新的速度不断地提升,甚至我们很多大道规则认为他会创造奇迹,他会成为第一个幻化‘成’人之后还能成为大道规则的另类。但是,可惜,太可惜了,他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也就是我这具身体的‘女’人。于是,断情人不再断情,规则产生了人类的情感。这种状态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忽然喜欢上了吸食鸦片,感情,特别是爱情,对我们规则来说是绝对的毒‘药’。他,却偏偏触碰了禁区。所以,越来越弱。还在用冰冷的外表来伪装自己变弱的事实,可是,已经被超过了,被很多人都超过了……”

  她说完之后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地上的断情人,断情人没有再说话,只是怒火已经在他的‘胸’口开始燃烧,更多更强烈的杀意从他的身体内涌出来。

  “想杀我吗?只是,凭现在的你能杀的了我吗?要不你求求端木森,看看他愿不愿意帮忙。我必须承认,我打不过他,你要是求他对我出手,说不定能够将我打退!只是……”

  此时慕容飞鸟停顿了一下,随后冷笑声更重了,冷漠地说道:“只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你的骄傲不是会彻底丧失了吗?断情人,你的骄傲是你的生命,如果没有了骄傲,就意味着你要承认自己的弱小,承认自己的失败,承认自己已经是个弱者了,你能做到吗?”

  这一刻,断情人沉默了,没有说话,紧紧攥着的拳头也慢慢地松开了,整张脸都埋入了泥土中,没有再说话。

  大道规则对他的压制,不是他摘下面具,或是怒吼几声就能够解开的。

  “哈哈,真是可笑,我在人间游‘荡’的时候可是听过你说的那句话的,哈哈,让我想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对了,千年之后,我还是我,天下无敌,哈哈,真是可笑。天下无敌?圣人你打不过,端木森你打不过,鸿元,你更是打不过。甚至如今的你是不是比的上空净,比的上刚刚被端木森杀死的行痴都是问题,更别说过去无法和你比肩的司马天和蒋天心了。你的骄傲,你所谓的天下无敌,不是一个笑话吗?你居然还怨恨三清让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怨恨他们让你变的无情。哈哈,真是可笑!”

  慕容飞鸟的话说的很难听,虽然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识,但是依然深深地刺‘激’着赶来救援的断情人。

  当骄傲不在,当无敌不在,当无法拯救所爱之人,当曾经的天下第一变成了如今的弱者,这样的打击,无比沉重。

  杀气渐渐消失了,断情人第一次选择了放弃,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我,透过面具之后的眼睛,我能够看见他眼神里的绝望。

  我却走了过去,低声说道:“我不会帮你,因为你不需要我的帮忙。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别让罗焱看不起你。如今的你,会让他失望的。”

  说完之后,我慢慢退到了一边,留下了满脸震惊的断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