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四十三章,重生的破魔长剑

第一百四十三章,重生的破魔长剑


  有一位老朋友跟了我一路,当年它是华夏名剑,赤霄之名让灵异人士们疯狂,趋之若鹜。。.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它曾经陪伴我经历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屠杀,我依然记得它红‘色’的剑身在我眼前挥舞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永远都不会变一般。

  有一把魔剑,经历了两个世界,它曾经在罗焱手中绽放出夺目的光芒,它是第一把将仙气和魔气融合的仙魔剑,它以魔魂重生在这个世界中,其名桎梏,应该成为神剑!

  多年前,我将桎梏和赤霄神剑相融,最终化作了一把并不被太多人所知道的神器,我叫它破魔。

  如今,我以破魔之主的名义,唤醒它潜藏的剑魂。

  寒风之中,我仰着头,黑暗内,我慢慢‘露’出了笑容,双眼慢慢闭上,耳边一片安静,但是能够听见一个轻微的声音似乎在回应我。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兴奋,好像如同被父亲召唤的孩子,它在归来,我身边的妖怪们开始围拢过来,不断地靠近我,天机眼横扫四周的妖族,杀戮还在继续,我的灵气不断地外泄,但是更多的灵气却从天地间不断地汇聚过来。

  我双手抬起头,轻轻转动,天空中的逆天之力缓缓转动,烈焰开始顺时针旋转,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炉,正在等待着破魔的归来。

  “来吧,回来吧,你将在烈火中历练,你将在烈焰中重新锻造,将会获得新的生命!”

  我笑着说道。

  此刻,司马天的身边的空间微微一震,裂开了一道口子,三‘色’光芒从他身边突破,飞速向着前方冲去,他微微皱起眉头,片刻后听见白绝之王低声说道:“古老的唤魂之法,神器和主人之间若是还有灵魂层面的联系,神器就会接受主人的召唤,重新回到主人的身边。端木森,正在召唤它的归来,它本就是端木森之物。”

  司马天点点头,眼中‘露’出一片暗芒,却没有说话。

  时空‘交’接处,许佛看见三‘色’光芒从远处而来,随后快速地冲入了时空‘交’接处内,消失不见。

  虽然这三‘色’光芒只是一闪而逝,但是他依然看清了这三‘色’光芒的本体,破魔长剑。

  “端木森,唤回了破魔长剑,就说明这小子在另一个世界肯定又开了杀戒,是不是杀戒开的太多了点呢?”

  许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伸出手掐指一算,随后眼睛里‘露’出一片不可思议的神‘色’,低声对老子说道:“看来,我们要错过一场好戏了。罗焱归来,破魔重铸,‘女’娲变疯,只是,端木森,你在这场大变之中能够获得什么呢?”

  我依然在等待,依然闭着眼睛,如同等待友人归来的普通人,脸上满带着笑容,没有走出一步,可是靠近我的妖族一个接着一个被天机眼与黑‘色’闪电灭杀,鲜血喷洒出来,甚至连妖怪们都开始习惯了身边的妖族被打爆的瞬间。

  只是,这已经无法阻止它们的疯狂,唯有将眼前的敌人毁灭,杀死端木森就能够获得成就无上妖道的机会。

  伏羲看着我,虽然四周的妖族一直没有发现他的身份,可是他深知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空间微微震动,随后抬头眺望,却看见了三‘色’光芒破空而来,在空中划出长长的光芒,直冲战场而来。

  我也在此时睁开了眼睛,低声说道:“终于来了。”

  三‘色’光芒猛地钻入了逆天之力的烈焰之中,整个逆天之力猛地一震,随后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我感觉到破魔剑魂的不断惨叫,但是每一次剑魂被撕裂后,都会伴随着气势的惊人提升。

  它在烈焰之中毁灭,也在烈焰之中升华,一次次地毁灭,一次次的重生,最终,将会以神器的姿态归来。

  逆天之力开始不稳定,似乎有东西想要冲出来,我却双手一合,逆天之力加大力量,镇压了已经想要破封而出的破魔长剑。

  “还不行,还需要一些东西来让你变的更强。”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轻轻一招,黑暗覆盖之中的天空,在此时有了惊人的变化。

  所有的血雨,在此时,全部都停止了!

  杀过的所有妖族的鲜血全部都悬浮在空中,天空虽然没有放晴,可是地上的人们还是被眼前奇怪的一幕所震惊,接着随着我的双臂一点点抬起,先是所有在天空中悬浮的妖族血液猛地冲进了逆天之力内,逆天之力的火焰也因为大量妖族血液的加入而变的渐渐泛起了红光。

  还不止这些,地面上的血液,潜入地面的,人们头发上的,沟壑内的红‘色’血液居然一点点倒卷,开始慢慢地漂浮到了空中,我双手分开,猛地一抬,所有的血珠直冲天际,地面重新变回了原来的颜‘色’,明明已经被染成红‘色’的大地,房屋,树木,转眼间就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而所有这些血珠又一次钻入了逆天之力内,逆天之力的火焰,一刹那间变成了红‘色’,妖异的,看着令人心惊的红‘色’火焰跳动着。

  “以逆天之力煅烧剑魂,又以万妖之血淬炼剑身,端木森,你所图太大了!”

  伏羲吃惊地低声自语。

  逆天之力上血‘色’的火焰并不外散,破魔长剑的震动渐渐平息下来,过了不多时,我双手一挥,逆天之力被我撤回,天字纹重新回到了我的手臂上,可是天空中的血‘色’火焰却依然存在,它们之所以没有跟着逆天之力一起回归,是因为这些血‘色’的火焰已经不再属于逆天之力,而是属于破魔长剑!

  没有了三‘色’之光,没有了看起来诡异的剑身,一把赤‘色’的长剑悬浮在空中,虽然包裹着红‘色’的烈焰,可是看起来却一点都没有诡异的感觉,反而非常霸道蛮狠,透‘露’出一股杀意。

  “还欠一些火候,不过已经够了,等饮下了这剩下的千万妖族大军之血后,我相信你一定会再次蜕变,饮血而生,饮血而狂,破魔你已经得到了重生。”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重生的破魔长剑裹挟着血‘色’的烈焰猛地落在了我的手上,入手一片冰凉,血‘色’的烈焰明明落在了我的手臂上,我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热量,很快这些血红‘色’的火焰,就围绕着我的手臂旋转,渐渐烙印在了我的手臂上,化作了一条又一条的血纹。

  红‘色’的纹路缠绕在我的右手小臂上,当所有的血‘色’火焰消失之后,真正重生的破魔长剑,带着血光的剑身,满含杀意的剑魂,真正出现在了我和妖族的面前,我能感觉到它剑魂对于鲜血和杀戮的渴望。

  “比起轩辕神剑,也许你更适合我。我不再是光明照耀之下的孩子,而是站在黑暗之中的君主,我并非身披金甲的逆天英雄,我只是想要打败鸿元的一介狂徒,这才是如今的我,而重生后的你或许还不如轩辕神剑,但是,却更合我的心意。那么,我将以一场彻彻底底的杀戮,来欢迎你的归来!”

  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狞笑,我的身影在空中飞驰,转眼间冲入了敌群之中,妖族们这一次是真的慌了手脚,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我会先发制人。

  血红‘色’的神剑横扫,带起一片血‘色’剑芒,剑芒之中又有逆天烈焰燃烧,被血芒击中的妖族,会瞬间化作飞灰,甚至连一滴鲜血都不会流出。

  所有的血液全部都落入了破魔长剑之中,我仿佛握着一个恶魔,一个已经‘露’出獠牙的魔王……